•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浮生梦话

【浮生梦话】主题《新年快乐》第二十一期

时间:2014-10-21 11:22:54   作者:人神魔网更新组   来源:原创   阅读:907   评论:0
内容摘要:【浮生梦话】第二十一期主题#新年快乐#原作:DANYBOY策划/后期/主播/美工:子楚GettheFlashPlayertoseethisplayer.url=http://data3.5sing.kgimg.com/T1vnATByVT1R47IVrK.mp3width=465...
【浮生梦话】第二十一期主题#新年快乐#

原作:DANYBOY                      策划/后期/主播/美工:子楚

Get the Flash Player to see this player.


新年快乐

    二零一四年最后一天的正午,北京。八零后无业青年苏三先后收到三条微信。分别来自D姑娘、F同学和C姐姐。三位姑娘分别邀请苏三参加三个新年活动:陪D姑娘去西单先锋剧场看一场安静的话剧、陪F同学去建国门外的“疯狂畜牲”酒吧去听通宵的电声摇滚音乐会、陪C姐姐去铜锣烧巷的铜锣烧咖啡馆和几位同龄抑或懔淠信青年聊天玩桌游。时间都是晚上五点,分别在西单地铁口或建国门地铁口或鼓楼地铁口见。
    冬日正午的阳光从朝南的窗子照进来,有大群的白鸟在窗外回旋飞翔。楼群间有回声,苏三辨不清是鸽哨还是风声,也不计她们白色的羽翼在自己的面庞留下明明灭灭的斑驳印记。
    新年快乐,苏三对白鸟说。

    接下来一秒,苏三要给其中一位姑娘回微信,然后给另外两位姑娘说今晚要去导师家吃饭。
毫无疑问,要陪D姑娘去看话剧。她比苏三小七岁,大学在读,九零后入门级文艺女青年,豆瓣签名档是“思想上的女流氓,生活上的好姑娘”。去见她,苏三应该穿那件无领黑色条纹衬衫,外穿藏青色大扣风衣和细条绒裤,不戴围巾。头发尽量往后梳,戴隐形眼镜,胡子不全刮,只是修一下。这样,多少会显得成熟些,不至于被人讥讽为介于大叔和盘之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同时,钱包里还要放上那家宾馆的名片。苏三一面收拾着,一面在微信上对D姑娘说,下午要不要先吃饭?
D姑娘很快回了一句,就去西单大悦城吧,五点见,吃完饭七点动身,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剧场。
   快进。五点了。西单地铁,苏三抛殴媚锏氖秩コ愿劾觥K杖说,喝白酒吧,我习惯喝白酒,量少有劲儿,看话剧特有感觉。D欣欣然同饮,酒过三两,已是六点五十。两个人热热的拉着手步行到先锋剧场,看《恋爱中的犀牛》。早在本世纪初,苏三就已经看过这部戏的VCD了,那还是郭涛和吴越那个最早的版本。苏三一直诺茫这是孟京辉最好的作品,而郭涛吴越也是最好的版本。后来的所有作品都没有超过这部戏。所以这夜他依然看的心潮澎湃,更因为旁边瞪大双眼沉浸其中的D姑娘让他觉得爱是一件远在天面近在眼前的事。他也从此一劳永逸的躲开话剧里那句著名的台词,也是大多数人都会遭遇的陷阱:“为什么你爱的人不爱你,爱你的人你不爱!”他喜欢D姑娘这种只是稍稍文艺的女孩子,因为她们有颗纯粹的心,不需要用饰品、衣服、电影、书籍、音乐等等来刻意装点自己。不像苏三这种老家伙,被文艺腐蚀的锈迹斑斑,就像披着黑色斗篷的吸血鬼,乍接触还挺有范儿,可一遇到阳光就速朽。这样想着笑着,话剧走向尾声。苏三拉着姑娘的手,说去逛街吃东西还是把你送回去还是去开房间?
姑娘眨着亮亮的眼睛,安静的说,先吃东西再说吧。
    于是从西单附近胡乱走,路线从快打烊的味多美到快打烊的仙踪林。苏三不停的卖弄着这些年他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唱片,仿佛这些是他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D姑娘一直安安静静的,只是偶尔插下嘴。姑娘尤其说,在灯下暖暖的分吃一份抹茶蛋糕就是幸福。苏三仍旧喝他最喜欢的北海道樱花奶绿,喝的暖暖的,酒劲早过了,饱暖思淫欲,上知天文下晓云雨的苏三还是决定去开房。
    快进。苏三决定和D姑娘结婚,尽管D还没有毕业,他会等两年,然后他们在城市的森林里过着忙碌的生活,他们各自上班,像森林里的猴子爬树一样在城市里爬电梯。他们仍然安安静静,也会约好去喝同一壶奶茶。只是再也不看话剧,除了偶尔看看碟。然后他们会生一个小孩……
不,不,不,这样的生活,是苏三想要的么?一眼望到头了。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后退,两倍后退,三倍后退,四倍后退。

新年快乐,苏三对白鸟说。
毫无疑问,苏三要陪F同学去听电声摇滚。刚刚过去的这一年实在是太累了,博士论文遥遥无期,找工作每次总在最终面时折戟沉沙。处女座的苏三时刻处在自己一事无成和万年Loser的不良状态中。他渴望发泄、放纵、狂热、折腾一下。见F该穿什么衣服呢?F是个奇女子,踏遍祖国的无名山川和各类民族风情街,踏遍中亚南亚东南亚乃至蒙古朝鲜,却从不去欧美。也不找工作,拿点稿费就一个人旅行花个精光,却偏偏又从不写日志写微博发微信朋友圈来炫耀,用她的话说:“凡是写下来的旅程,就不再是旅行。”她落拓不羁,视男人如男色,绝不烟视媚行扭扭捏捏。若见有些女子留恋男人“指上香烟的味道”或者男人“突兀的喉结”,她见了只会冷笑,用她的话说:“男人这种物件,只有见得少才会看得这么仔细。”见她,还是得本色一点,装老男人只有被她鄙视的份,她什么男人没见过?这般想着,苏三只好翻出那件久已不穿的淡蓝色绵衬衣,配浅灰色纯毛围巾,外面套一件黑色短大衣。穿棕色休闲鞋。不戴隐形而是普通的框架眼镜。左手腕戴从前F赠给他的那串檀木珠子,等见面时装作无意让F见到,会是一种讨喜。钱包里放上那个宾馆的名片。收拾的差不多,苏三给F发微信:晚上怎么饭?
F过了好一会才回,说谋愠缘惆桑去酒吧听音乐会要喝啤酒。
快进。七点他们在建国门地铁汇合,F姑娘的着装仍然很奇怪,说不出是什么风格,总之在千万人之中他一眼就看见了她。苏三微笑道:我来迟了。
F也笑了,说,没事儿,好久不见,你还是容颜未改呢。
二人在寒风中并排行模并不言语,好像结伴久行的旅人。
到了“疯狂畜牲”酒吧,一进去就是久违了的灯光明灭和震耳欲聋。这次的乐队是从以色列来的“嚎墙”乐队,苏三没想清楚这到底是跟“迷墙”还是“哭墙”有关,总之一如既往的迷幻火爆。F姑娘一进来就兴奋,跑到乐队最近的地方呐喊嚎叫。但苏三对这类音乐并无喜好,于是乖巧的坐在沙发里,一杯一杯的喝啤酒,觉得很放松。借着酒力也会跟着其他人一起大喊大叫几声。他心里似乎知道,F姑娘喜欢他安静的拘谨的有点生硬的样子,这会因为愈发衬托出F的狂放。不管怎样,在镏炙祷案本听不清的地方,苏三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在F姑娘每次回到他身边喝酒时,大声的对F姑娘说,我爱你——。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我爱你!!
F的酒力毕竟不如男人,凌晨一点多,她醉了。苏三搂着她出来,打车去宾馆。路上经过仙踪林,苏三买了一壶北海道樱花奶绿,给F解酒。
快进。苏三和F结婚了,因为那晚F怀孕了。酒后的生命不得不人工终结,但苏三很愧疚。于是他们竟然结婚了。结婚那天,苏三觉得让F在他身边停下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她难道不是会一直走下去么?事实是,简奥斯汀女士说的才是对的。们在这个森林一般的城市里住了下来,为青春的各种游戏买单。F常常说起那晚奶茶的抹茶味道,只是不愿意轻易去回味,彷佛触动了一种幸福也会显得伤感。他们再不去任何酒吧,只是偶尔看看碟,在父母的要求下,他们打算要一个孩子……
不,不,不,这样的生活,是苏三想要的么?一眼望到头了。终结的不仅是你,也是我。
后退,两倍后退,三倍后退,四倍后退。

新年快乐,苏三对白鸟说。
毫无疑问,苏三要去陪C姐姐去铜锣烧巷的铜锣烧咖啡馆见朋友。C姐姐只比苏三大一天,但俨然一副大姐姐的样子。她在罹┑3758幢写字楼的63437个办公室里的245586个格子里占据一个格子。她踏实靠谱,精明强干,按理说永远不会认识苏三这种学院路二逼或苏州街骗子。但他们竟然认识,是因为两年前他们在朋友的小聚会上见面的时候,苏三穿了粉红色花纹衬衣,领子整洁且有皂粉的味道,一看就是那种爱干净却不喷香水的利落男子,穿最普通但同样整洁的棕灰色牛仔裤。外穿蓝色外套。恰好那天苏三戴了隐形又怕风大于是又戴了一副粗黑框的眼镜,于是像极了办公室温文尔雅的人。那天,苏三和C姐姐相谈甚欢,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原本就是苏三的看家本领,他装有为青年装的太像了,于是他们就这样认识了。
苏三晓得,C姐姐顾家,踏实,又还算是活泼开朗。只是在她无论怎样开朗的面具下,始终有一颗家居的心。苏三见她,依然是上次的装扮,只是怕冷围上了围巾。收拾停当,苏三给C姐姐发了微信:我要不要早到一会陪你在铜锣烧巷转一转顺便吃点东西?
C姐姐很快回复:好的呀。
快进。在鼓楼大街地铁口,苏三早到了,和C姐姐约时间,他总是早到一会。因为C姐姐这般的女子,最是不能在她们面前迟到。她们会把守时与否、送不送女孩子回家与否等等事情看做男人是否靠谱的标志并美其名曰细节决定成败。尽管对任何男人r言,这其实从来都是最细枝末节可以忽略的事情,一旦结了婚这些都会反过来的。
C姐姐准时出现在地铁的电梯上,笑靥盈盈。
他们在铜锣烧巷随便逛着各种小店,苏三展示出他最为拿手的武器:细心。每家小店他都能找到别的陪女友闲逛的男人找不到的东西,或说出别人说不出的看法。偶尔还会毒舌几句,逗得C姐姐很是开心。在附近的仙踪林,苏三买了一杯北海道樱花奶绿带两个吸管,二人同饮。在C姐姐低头啜饮的那一霎那,苏三发现她的睫毛特别修长美好,而眼皮下似乎藏着的不是眼珠,是灵魂。
不声不响的,他们慢慢踱到铜锣烧咖啡店。撕玫募父雠笥讯嫉搅耍果然是男少女多。苏三一眼望去,座中的几位女子都是C姐姐的范儿,但明显C姐姐最有女人味。苏三想不清这是她的味道还是刚才奶茶的味道,总之这让他觉得她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开始玩三国杀,大家都是老手,除了苏三。于是苏三觉得很乏味,但发现C姐姐如此乐此不疲,也瞬间有了兴味。苏三对面的男子明显比他更成熟,也频频和C姐姐找话说,但C姐姐并没有更多的热情。苏三知道,这还是他们初次见面时他遗留给姐姐的种种感觉在发生作用。就像特制的香水,会永远挥发下去,很淡,却很美。
一伙大龄男女青年在咖啡馆一直愕较镒永锊衩盼湃吠。跨年钟声敲响,有姑娘说不行太困了还是回家吧晚安抱抱晚安。
苏三也顺势说散了吧我送C姐姐回家,晚安晚安抱抱新年快乐。
苏三打车送C姐姐到她家,经过世贸天阶。车窗外,那儿的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似乎很多人都打不到车,羡慕地看着车里闼杖和C姐姐。车里的空气弥漫着一种温馨的落寞。到家了,在门口,C姐姐淡淡笑着说,你呢?打车回去吗?要花你一百多呢,还未必打得到。
苏三点了点头。
留下来吧。
快进。不久,苏三和C姐姐结婚了。苏三努力保持他一贯的风格,像城市里每一个正经男人那样努力生活。C姐姐一如既往的精明强干,笑靥盈盈。他们周末会邀请不同的大龄男女,还是男多女少,一起玩桌游一起做几个菜顺便做几个媒。C姐姐玩桌游的水平越来越高,但苏三总觉的她温习的不是游戏而是那日他们在夕阳下同饮一杯奶茶的味道。
不,不,不,为什么所有的鞘露贾赶蛲一个结局?

后退,两倍后退,三倍后退,四倍后退。
新年快乐,苏三对白鸟说。


                    写于2009年1月
改于2013年6月
再改于2014年2月

PS:有人问苏三,三位姑娘的字母编号是什么意思?姓氏首字母吗?苏三说,这是虚构的故事,三个字母是随便写的,如果非要赋予字母一个意义的话,那就是罩杯吧。

标签:浮生梦话  主题  新年快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