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耽美剧本

遗梦成殇

时间:2014-10-19 00:17:40   作者:饭宝宝   来源:人神魔   阅读:3233   评论:2
内容摘要:人设:凤宇轩:华丽帝王音,凤天王朝的三殿下。司徒锦尚:清冷公子音,凤天前丞相之子。清痕:童音(7-10),司徒锦尚的徒弟。司徒南明:中年音(30-40)司徒锦尚之父执行官:(30-40)中年音(幼年)凤宇轩:童音(7-10)(幼年)司徒锦尚:童音(7-10)方丈:老年音(60-7...

人设:

凤宇轩:华丽帝王音,凤天王朝的三殿下。

司徒锦尚:清冷公子音,凤天前丞相之子。

清痕:童音(7-10),司徒锦尚的徒弟。

司徒南明:中年音(30-40)司徒锦尚之父

执行官:(30-40)中年音

(幼年)凤宇轩:童音(7-10

(幼年)司徒锦尚:童音(7-10

方丈:老年音(60-70)慈爱

琳琅:少御音,产下念尚之前(17-20),产下念尚之后(20-30

李岩:中年音(30-40)凤天将军

司徒玉娆:少御音(20-24)司徒锦尚的姐姐。

凤天阳:老年音(60-70)凤天皇帝

念尚:童音(7-10)凤宇轩的儿子

清痕(成年):公子音(17-20

 

第一n

{皇宫}

【梦中】

凤宇轩:(深情,郑重)桃枝为约,天地为媒,我凤宇轩此生此时只爱司徒锦尚一人,此情上至碧落下黄泉,永生不变。

司徒锦尚:桃枝为约,天地为媒,我司徒锦尚此生只爱凤宇轩一人,此情上至碧落下黄泉,永世不悔。

司徒锦尚:(悲伤,微怒)别叫我的名字,凤宇轩,我只问你一句,你当真不肯救我父亲么?好,凤宇轩,从此你我犹如这袍子,恩断义绝

【梦境结束】

凤宇轩:(思念,凄凉)阿尚!【下床,脚步声,开窗声】阿尚,十年了,这十年里我没有一日不在思念你,你可曾有想起过我?

{桃林}

清痕:(认真)桃花坞里桃花庵, 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 ,又折花3当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须花下眠 。花前花后日复日,酒醉酒醒年复年。不愿,不愿……

凤宇轩:(微笑)不愿鞠躬车马前 ,但愿老死花酒间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清痕:(好奇)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凤宇轩:在下凤宇轩,特来此地拜访酒仙司徒先生。

清痕:不见不见,师父谁都不见,你快点走,我还要背诗呢。

【脚步声】

司徒锦尚:(清冷)清痕不得无礼。

清痕:(委屈)师父,是他先莫名其妙闯进来的。

司徒锦尚:为师让你背的诗可记住了?

清痕:(怯懦)还没

司徒锦尚:罢了,去玩儿会儿吧,晚饭之前回来。

清痕:(开心)是,师父【跑开】

司徒锦尚:坐吧【倒酒声】

凤宇轩:(恭敬)在下凤宇轩,多有叨扰,还请司徒先生见谅。

司徒锦尚:(嘲讽)凤宇轩,凤天王朝的三皇子,我司徒锦尚不过一介布衣,怎敢受的起三皇子这一声先生。【倒酒声】

凤宇轩:先生说笑了,今天坐在这里的是凤宇轩,并不是什么三皇子。

司徒锦尚:哦?那凤公子今日来此所为何事呢?

凤宇轩i无关天下,只论风月。

司徒锦尚:(冷笑)哈哈,好一个无关天下,只论风月,干。

凤宇轩:干【酒杯碰撞的声音】

【脚步声,推开木栅栏门声】

清痕: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记得五陵豪杰墓,无酒无花锄作田。嘻嘻,终于背下来啦!(惊呼)师父!你这个坏人抱着我师父干嘛?快放下。

凤宇轩:(温柔)嘘!没看他睡着了么?我正要抱他回房间。

清痕:(气愤)放下,放下,谁允许你抱我师父的?

凤宇轩:哦?小家伙,我放下,你抱他回去么?你抱的动么?

清痕:(尴尬)我,我……

凤宇轩:还是说你想让你师父在外面睡一晚,那样可是会生病的哦!

清痕:哼【离开脚步声】

凤宇轩:(无奈)臭小子

司徒锦尚:(迷糊)好7,怎么了?

凤宇轩:(安抚)没什么,我送你回去睡觉。

司徒锦尚:嗯。

凤宇轩:(内心,混响)难道只有在喝醉的时候你才会如此温顺么?阿尚,十年了,回到我身边吧!

【回忆】十年前……

凤宇轩:阿尚

司徒锦尚:(担忧)轩,我父亲是无辜的,他是无辜的,你一定要救救他,求你救救他,求你。

凤宇轩:(无奈)阿尚,如今证据确凿,恐怕……

司徒锦尚:(不可思议)你不相信我父亲?

凤宇轩:(无力)阿尚,我没有。只是,如今的情况孜艺娴奈蘖回天,除非有奇迹出现。

司徒锦尚:(冷笑)呵祝凤宇轩,我司徒家代代忠良,当年先皇打天下,我司徒家一十三口追随先皇,只剩我父一人生还,如今先皇仙逝,就要拿我司徒家开刀了么?

凤宇轩:阿尚!

司徒锦尚:(冷淡)别叫我的名字,凤宇轩,我只问你一句,你当真不肯救我父亲么?(停顿片刻)好,凤宇轩,从今以后你我犹如这袍子,恩断义绝【匕首划破衣袍的声音】

{法场}

【路人唏嘘声】

司徒锦尚:(悲痛)父亲,尚儿无能,不能救你性命。

司徒南明:(安抚)尚儿,君要臣死臣不得不龋但为父一生光明磊落,答应为父,好好活着,一定要看到司徒家沉冤得雪的那一天。

司徒锦尚:孩儿谨记父亲教诲。

执行官:(严肃)时辰已到,斩。

【斩头的声音】

执行官: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罪臣司徒南明之子司徒锦尚,朕念在司徒家曾有恩于我凤天,今囚于藏音寺中五年服役,五年之期未满不得出寺,违令,杀无赦。钦此!

【脚步声,推开寺庙院门声】

【清扫落叶声】

凤宇轩:(温柔)阿尚,我来接你回家了。

司徒锦尚:(冷淡)家?哈哈,三年前的今日我便已无家,哪来的家可以归。

凤宇轩:(安抚)阿尚,我知道你怪我父皇,可如今真相已经大白,司徒丞相已经沉冤得雪,旧人已故你又何苦如此固执。

司徒锦尚:(冷笑)呵呵,旧人已故,好个旧人已故。你走吧!五年之期未满,罪臣怎敢出寺。劝三皇子哪来的回哪去!

【寺院大门关闭声】

 

第二幕

【早晨鸟叫声】

凤宇轩:(宠溺)醒了?

司徒锦尚:(迷糊)0!(惊讶)你怎么在这儿?

凤宇轩:你昨晚喝醉了,自然是把你送回房间。

司徒锦尚:(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凤,宇,轩。

凤宇轩:在,不知司徒先生有何指教!

司徒锦尚:你明知我指的是何事!

凤宇轩:(装傻)在下愚钝,还请先生直言。

司徒锦尚:(气愤)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床上!

凤宇轩:原来先生说的是这件事啊!昨日天色已晚,只能寄宿于此。

司徒锦尚:滚。

凤宇轩:(温柔)等我找到我的阿尚自然会离开。

司徒锦尚:你,哼!【下床,脚步声,开门声】

【转场音效】

清痕:(恭敬)师父i

司徒锦尚:嗯,早课做了么?

清痕:(关心)做了。师父你没事吧!

司徒锦尚:没事,昨日那首诗可记得?

清痕:记得

司徒锦尚:花前花后日复c,酒醉酒醒年复年。

清痕:不愿鞠躬车马前 ,但愿老死花酒间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司徒锦尚:凤公子可听清我这徒儿说的什么?若是登辶耍清痕送客!

清痕:(疏远)是,师父。凤公子,这边请。

凤宇轩:我何曾说过我要走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 ,桃花依旧笑春风。不找到我的阿尚我是不会回去的。

清痕:(嘟囔,不满)脸皮还真是够厚的。

司徒锦尚:清痕,我们走。

【离开脚步声】

清痕:(疑惑)哎,我说你干嘛要赖在这里啊!好好当你的皇子不挺p么!

凤宇轩:(回忆)你还小,很多事你还不懂。

清痕:不说算了。【离开脚步声】

凤宇轩:做什么去?

清痕:买些香和纸钱,师父每年今天都要去祭拜!

凤宇轩:(呢喃,回忆)祭拜么?一晃十年了,我竟然忘了是什么日子!

{郊外}

【风吹动桃花树声】

【脚步声】

司徒锦尚:(清冷)你来做什么?

凤宇轩:(哀痛,深情)做我该做的,十年来却从来没做过的。

司徒锦尚:没有什么需要你做的,你可以走了。

凤宇轩:(祈求原谅)阿尚,十年了,你还是不肯原谅么?人死不能复生,你又何阅兀

司徒锦尚:既然知道人死不能复生,那你又凭什么求得我的原谅呢?

凤宇轩:那以命换命如何【剑出鞘的声音】

司徒锦尚:疯子【离开脚步声】

凤宇轩:(闷哼)唔!

司徒锦尚:(惊呼)凤宇轩,你疯了么?

凤宇轩:(深情)我没疯,只不过是中毒了。15年前你在我心里种的蛊,10年前它开始滋长,如今不过是毒发罢了。

司徒锦尚:想死?可以,别死在我家门前。

凤宇轩:(虚弱)呵呵,当然,我,我的阿尚是不会,不会让我死的。

司徒锦尚:哼。

凤宇轩:(轻咳)咳咳,阿尚,你当真还是不能,原谅么?(晕)

【敲门声】

司徒锦尚:进来

【推门声,脚步声】

清痕:(关心)师父,凤公子还没醒么?

司徒锦尚:还没,大概要再睡一阵子,有事么?

清痕:师父,您已经守了一个晚上了,还是让清痕替师父一会儿吧!

司徒锦尚:(蹙眉)不必了,你去准备早饭吧!为师有些饿了。

清痕:是,师父【脚步声,关门声】

司徒锦尚:(无奈)凤宇轩,我该拿你怎么办?

【回忆】

(幼年)凤宇轩:大胆,你是谁,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从树上跳下】

(幼年)司徒锦尚:你才鬼鬼祟祟的,会不会说话啊,还三皇子呢!

(幼年)凤宇轩:(疑惑)你知道我是三皇子,你不怕我?

(幼年)司徒锦尚:我为什么要怕你,你又不是怪物,再说你应该怕我才对。

(幼年)凤宇轩:为什么?

(幼年)司徒锦尚:(骄傲)因为我是你老师司徒南明的独子,司徒锦尚。我会跟我父亲告状,让他打你屁股。

(幼年)凤宇轩:(开心)哈哈,哈哈,哈哈。

(幼年)司徒锦尚:(不解)你笑什么?

(幼年)凤宇轩:(停止笑声)没什么,那以后我就叫你阿尚,你叫我轩。等我长大了就娶你。

(幼年)司徒锦尚:娶我?不是都是男人娶女人么,你怎么可能娶我啊!

(幼年)凤宇轩:我说能就能,(挑衅)你嫁不嫁,还是说你不敢?

(幼年)司徒锦尚:哼,有什么不敢的,你敢娶我就敢嫁。

(幼年)凤宇轩:那好,一言既出

(幼年)司徒锦尚:驷马难追。

【回忆结束】

 

第三幕

【推门声,脚步声】

清痕:(开心)你醒啦!

凤宇轩:你师父呢?

清痕:(直言)不知道,师父临走时让你把药喝了,饭吃了,等他回来。

凤宇轩:好(内心,混响)阿尚,我等你。

{藏音寺}

【钟声】

司徒锦尚:方丈,多e不见了。

方丈:(慈爱)原来是司徒施主,我佛慈悲,施主身体可还好?

司徒锦尚:借方丈吉言,修身养性倒是活过了十年之期。

方丈:(感叹)哎!当面若不是司徒家出事,你也未必会患次不治之症。

司徒锦尚:方丈言重了,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早已放下,能多活一日,便是上天又给了我一天的时间,不敢再>奢求。

方丈:(欣慰)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既然施主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不知施主此次前来有何要事?

司徒锦尚:弟子恳请方丈指点迷津。

方丈:红尘万丈,大千世界施涸缫芽雌疲却唯独被一个情字所困,既然心里早已有了答案,又何必来问老衲呢?

【离开脚步声,风吹动树上桃花声】

司徒锦尚:(呢喃)答案么?十年了,明知与他无关,却互相折磨!(释怀)也许真的该放下重开始。毕竟老天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毕竟我的心依然爱你。

【回忆】

{皇宫,花园}

司徒锦尚:(气愤)凤宇轩,你给我出来。

凤宇轩:(微笑)怎么了?我的阿尚,出去这几年脾气倒是长了不少啊!

司徒锦尚:说,你是不是要纳妃了?

凤宇轩:(调笑)不错,消息还听灵通的,怎么吃醋了?

司徒锦尚:哼,我吃谁的醋都不会吃你这烂人的醋。【转身欲走】

凤宇轩:(无奈)不想听听我的解释么?阿尚,我们都已经成年了,娶妻生子是必然的,你总有一天也是要成亲的。

司徒锦尚:(激动)可是你说过要娶我的啊!你说过的,难道只是童言无忌么?呵呵,我真傻,真傻。

凤宇轩:(惊喜)阿尚,你记得?你是认真的?

司徒锦尚:是不是认真的,如今已无所谓了吧!反正傻的只有我一个人罢了!

凤宇轩:阿尚

司徒锦尚:放手。

凤宇轩:不放,阿尚,我爱你!

【巴掌声】

司徒锦尚:(凄凉的笑)你爱我?你爱我你会跟别的女人成亲?你爱我,你会不记得小时候的誓言?你还敢说你爱我,凤宇轩,你还能再可笑点么?

凤宇轩:跟我来

【奔跑声】

凤宇轩:还记得这棵桃树么?当初我就是从这上面跳下来,吓了你一跳。

司徒锦尚:(不解)那又如何?

【拉扯司徒锦尚,两人双膝跪地】

司徒锦尚:凤宇轩,你到底要干嘛?

凤宇轩:(庄重)桃枝为约,天地为媒,我凤宇轩此生此时只爱司徒锦尚一人,此情上至碧落下黄泉,永生不变。

司徒锦尚:(不可思议)你说的是真的?你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凤宇轩:(认真)从来没有,阿尚,就算我骗尽天下人,我也不会骗你。

司徒锦尚:桃枝为约,天地为媒,我司徒锦尚此生只爱凤宇轩一人,此情上至碧落下黄泉,永世不a。

【回忆结束】

【推开栅栏门声】

清痕:师父,你回来啦!

司徒锦尚:嗯,有没有乖乖的。

清痕:有

司徒锦尚:那我交给你的任务呢?

清痕:当然有好好完成,我看"他把药喝了,没让他倒掉哦!那么大的人了,还怕苦。

【脚步声】

凤宇轩:(尴尬,解释)咳咳,是那个药实在太苦了,真的。

司徒锦尚:(柔和)我知道。好点了?

凤宇轩;

司徒锦尚:那去劈柴吧!一会儿做晚饭要用!【离开脚步声】

凤宇轩:(微笑)知道了。

 

第三幕

【斧>劈柴声】

清痕:哎,问你个事。

凤宇轩:哦?想问什么?

清痕:你昏迷的时候师父明明很关心你,为什么你病还没好就叫你出来劈柴呢?

【放下斧头声】

凤宇轩:(微笑)因为啊,你师父爱我。

清痕:(不相信)才怪,师父也爱我,m是也没让我劈柴啊!

凤宇轩:傻小子,等你长大遇到心上人就懂了,哈哈。

【脚步声】

琳琅:(恭敬)三少爷,主子有请,您该回去了。

凤宇轩:清痕,找你师父去吧,我这儿有点事情要处理。

清痕:哦哦,那你快点哦,一会儿要吃午饭了。

凤宇轩:去吧!乖。

【离开脚步声】

凤宇轩:(冰冷)我说了,从此袖手天下,把酒东篱,你主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么?

琳琅:三少爷【跪地声】(恳求)主子年事已高自知大少爷之死错怪您,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二少爷谋反在即,您若不回去这天下必乱啊!

凤宇轩:这天下与我何干?回去吧!

琳琅:(哀求)三少爷!

司徒锦尚:我跟你回去!

琳琅:(惊讶)司徒少爷!

凤宇轩:锦尚!

司徒锦尚:(陈述)这是家父的遗愿,希望天下太平,百姓安乐,虽然家父已死,但是他的心愿将由我来守护。我去收拾一下,你在这里等我!

【离开脚步声】

【推开竹屋门声,脚步声】

凤宇轩:阿尚,其实,你没必要回去的。

司徒锦尚:我意已决。【收拾东西的声音】

【衣料摩擦声,从背后抱住司徒锦尚】

凤宇轩:(期盼)阿尚,等这件事一结束,我们带着清痕浪迹天涯可好?

司徒锦尚:好。

凤宇轩:阿尚,我爱你,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

司徒锦尚:(温柔)我知道。

【马蹄声[三匹马]

【下马,急促脚步声】

凤宇轩:(威严)李将军情况怎么样?

李岩: 殿下,(惊讶)锦尚?

司徒锦尚:李将军,好久不见,不过 在貌似不是叙旧的时候。

凤宇轩:李将军,阿尚不是外 ,什么情况说就是了。

李岩:(恭敬)是,据现在的情 ,二殿下可能不是幕后主使,而真正的主使者可能是前丞相司徒的女儿,司徒玉娆。

司徒锦尚:(不敢相信)什么?你说我姐姐没死?

凤宇轩:说下去

李岩:是,当年发配边疆后,司徒玉娆偷逃后,改头换面,也就是如今的格尔<雅,邻国格尔将军的义女,后来两国联姻嫁给了二殿下。

司<锦尚:(震惊,接受)你是说,我姐姐联合邻国要灭了凤天?

李岩:是。

凤宇轩:(安慰)锦尚,现在还是推断,也许,这并不是事情的真相,玉娆姐性情贤淑,也许有什么迫不得已。

司徒锦尚:不用了,事已如此,我不会袒护家姐,但求抓到家姐后,能交给我处置。

凤宇轩:好。

0野外风声】

【踩在草地上的脚步声】

凤宇轩:想什么呢?外面风大,回去吧!

司徒锦尚:已经部署好了?

凤宇轩:嗯,明早攻城!如果你不想去的话,我会告诉将士们将玉娆姐平安的带回来。

司徒锦尚:不,我要去,我要亲自接她回家。

凤宇轩:好,不过你也要相信我,我会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司徒锦尚:我信你。

【号角声,攻城声,宫殿大门推开声,脚步声】

司徒玉娆:(激动)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司徒锦尚:姐,是我!

司徒玉娆:(开心)锦尚,你没死,你真的没死。

司徒锦尚:是,我没死,我还活着。

司徒玉娆:(痴癫)活着,哈哈,活着真好,真好。

司徒锦尚:姐,收手吧,如今城门已破,格尔将军的计谋也已被揭穿,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了。

司徒玉娆:(温柔)阿尚,姐姐早就知道,早就知道那个将军的靠不住,我只不过是要寻个身份,回来杀了这个狗皇帝。

凤天阳:(苍老,慈爱)小娆,咳咳,没想到,你这么恨朕。

司徒玉娆:(冷笑)恨你,呵呵,我恨不得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要不是你司徒家怎会妻离子散,要不是你我怎会流落边关,要不是你,我和阿尚怎会姐弟分离十年之久,你 是死一百次也不足解我心头之恨。

凤天阳:如果我的死 消除,咳咳,你们姐弟,咳咳,对凤天的恨,我愿意死在你的剑下。

司徒玉娆:好,那我就亲自送你到地府给家父赔罪。

司徒锦尚:(缓缓开口)姐,父亲是自愿的。

司徒o娆:你说什么,怎么可能?自愿的?哈哈,阿尚,你骗姐姐是不是?你为什么要替这个昏君说话?

凤天阳:尚儿。

司徒玉娆:闭嘴,我弟弟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司徒锦尚:a陈述,心隐隐作痛)姐,我没有必要骗你,我也不希望这是真的,但这就是事情的真相。先皇去世,新帝登基,不少老臣手握重权,各个虎视眈眈的看着这皇位。为了保全新帝,父亲自愿牺牲自我,为皇上树立权威,保全先皇血脉。保全皇室。

司徒玉娆:不,不,你骗我,这不是真的,不是,不是。

司徒锦尚:你被流放后,本来皇上授意官兵在半路把你偷偷带回凤天送到藏音寺与我团聚,谁知你中途逃s,这一走,也使我们姐弟错过了十年。

司徒玉娆:(疯s)不,不,怎么可能,哈哈,怎么可能【剑掉落声】哈哈,那我做的这些究竟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噗,咳咳。

【急促脚步声】

司徒锦尚:(担忧)姐,姐,你怎么了。

凤天阳:咳咳,她中毒了。快宣太医。

司徒玉娆:(坦然,释怀)没用的,毒已入骨,无药可医。咳咳n只可惜我们姐弟才刚刚见面。阿尚,让姐姐再好好看看你好么。

司徒锦尚:好,好。

司徒玉娆:姐姐这一生罪孽太重,恐怕也无颜去地府再见父亲了,但愿若有来世,只盼,只盼能与你和父亲母亲再次相遇,咳咳,哪怕只是路人也好。

司徒锦尚:(温柔,安抚)不会的,不会的,若真的有来世,我们一定还会是一家人,然后永永远远在一起,再不分离。

司徒玉娆:真,真的么,那,那,那样就,就太好了。(死)

司徒锦尚:(呢喃,流泪)姐姐,姐姐!

 

第四幕

凤宇轩:(关心)你还好么?

司徒锦尚:我没事。谢谢你陪我这三天,还帮我料理好姐姐的后事。

凤宇轩:阿尚,这是我应该的。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司徒锦尚:那就下辈子继续还吧!

凤宇轩:(允诺)好。

司徒锦尚:话说你有什么打算?如今二殿下因谋反被囚禁,太子已故,四殿下又仅有五岁,这个皇位非你莫属。

凤宇轩:(气愤)你不信我?

司徒锦尚:(平静)我只是就事论事。

凤宇轩:(承诺)我说过陪你浪迹天涯,就一定会做到。这天下干我何事,我求的不过只你一人,既然你想这天下太平,我便如你所愿, 若为了这天下放弃你,想都不要想,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你都是我凤宇轩的。

司徒锦尚:我爱你

凤宇轩:(兴奋)什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阿尚,再说一遍可以么?

送浇跎校何野你

凤宇轩:【衣料摩擦声,拥住司徒锦尚】我也爱你。

【回忆,三天前】

【脚步声】

司徒锦尚:草民司徒锦尚,参见吾皇万岁万岁。

凤天阳:(回忆)尚儿,你来啦,起来吧!何必如此拘谨,记得你小时候还经常让我背你呢!

司徒锦尚:往事如烟,草民早已不记得许多。

凤天阳:尚儿,朕知道,轩儿爱你,如若你是女儿身,你们这桩婚事必为传世<话,可是

司徒锦尚:皇上这话还是对三皇子说吧,如若没有<他事情,草民就告辞了。

凤天阳:(愧疚)尚儿,朕知<朕欠你们司徒家的,可如今朕命不久矣,如果轩儿离开凤天,那凤天必将大乱!百姓会再次陷入水深火热之中。尚儿,你难道忘记你父亲的遗愿了么?

司徒锦尚:(忍痛)我知道了,三日后,我自会离开。

【回忆止】

司徒锦尚:(内心,混响)最后一晚了,倘若你知道实情,可会怪我擅作主张?(混响关)轩,今晚,你抱着我睡好么?我好累,想好好睡一觉。

凤宇轩:好

司徒锦尚:(内心,混响)这一夜,我彻夜未眠,看着他的眉眼,刻在心里,刻在脑海,然后在我于数不多的日子里,慢慢回忆,直到离开人世。轩,忘记我吧,然后找一个配的上你的女子,陪你共赏盛世繁华。

【脚步声,开门声,关门声】

【转场音乐】

凤宇轩:阿尚,早。(惊怒)怎么是你?

琳琅:(羞涩)三殿下。

凤宇轩:滚,谁允许你爬上我的床了?

琳琅:(惊恐)是,【下床声,跪地声】

凤宇轩:说,阿尚呢?

琳琅:(怯懦)琳琅不 ,昨夜司徒公子半夜来访,叫,叫琳琅侍寝。

凤宇轩:【捶打木床声】该死,他还说了什么?

琳琅:未曾,不过,不过留下了这个。

凤宇轩:昔年曾作五陵游,午夜清歌月满楼。

银烛树前长似昼,露桃花下不知秋。

西园公子名无忌,南国佳人字莫愁。

今日乱离俱是梦,夕阳惟见水东流。

哈哈,哈哈哈,好个今日乱离俱是梦,夕阳惟见水东流。哈哈哈,哈哈哈。

琳琅:三太子

凤宇轩:(懊恼)滚,都给我滚,我想一个人静静。

琳琅:是

【敲钟声】

方丈:施主可想清楚了?

司徒锦尚:是,我意已决,一心遁入空门,还请方丈成全。

方丈:哎!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施主尘缘未了,恕老衲无能为力。

司徒锦尚:方丈!

方丈:阿弥陀佛,施主若是执意如此,那就在此代发修行吧!

司徒锦尚:谢方丈收留。

【敲动寺门声】

凤宇轩:(激动)阿尚,我知道你在这里,阿尚,你出来啊,出来见我啊!

司徒锦尚:见与不见有何区别,司徒锦尚已死,如今贫僧法号无妄,施主请回吧!

凤宇轩:(愤怒)阿尚,你开门啊!你若不开,我必踏平这藏音寺。

司徒锦尚:三太子,你忘记昔日你我二人的誓言了么?

凤宇轩:(悲凉)t尚,没有你,我要那誓言何用?

司徒锦尚:你不要,可是我要,我要这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凤宇轩:(承诺)我知道了,阿尚,给我十年时间,十年后,我必还你一个太平盛世,但你f要答应我,陪我袖手天下,浪迹天涯。

司徒锦尚:好!

 

第五幕

旁白: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n无处话凄凉。凤天三年,皇帝驾崩,其三子凤宇轩即为,立后琳琅,次年三月诞下一子,名为念尚。此后十年南征北战,最终平定四方。

念尚:(兴奋)母后,母后,父皇是不是快要回来了。

琳琅:(慈爱)是啊。

念尚:那母后为何愁眉不展,是念儿不乖么?

琳琅:(微笑,凄凉)没有,念儿很乖,只不过,十年之约已到他,不会回来了吧。

念尚:母后在说什么?为什么念儿听不懂?

琳琅:没事,走,母后带念儿去吃糕点!

念尚:嗯。

{藏音寺}

【悲凉的箫声】

【寺院门推开s】

【脚步声】

凤宇轩:阿尚!

清痕:皇上!

凤宇轩 (欣慰)原来是你啊!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清痕,你师父呢?

清痕:(陈述) 世了,就在您回来的前一天。

凤宇轩:呵呵,你骗我的,是阿尚让你这么说的对 对?

清痕:草民不敢欺骗皇上,师父的尸体现在就在寺内后堂内,方丈正在为他 经。

凤宇轩:(痴狂)不,不。阿尚一向言而有信,十年之约,他不会失信于我 。

清痕:师父在离开藏音寺时已患上绝症,方丈大师说他最多活不过十年,如今 多活了十年,师父说他此生足矣。唯一的遗憾,就是未能信守与您的十年之约。

宇轩:(痴笑)怎么会这样,哈哈,怎么会这样?

清痕:师父希望可以把他的尸骨葬回桃花林,还请陛下成全。让我完成家师遗愿。

逵钚:(呢喃)遗愿,遗愿,遗愿……

旁白:凤天十四年,凤宇轩病逝,由其弟凤宇寮涛唬其子凤念尚封为太子。隐士清痕为太子老师。

念尚:桃花坞里桃花庵,桃邂窒绿一ㄏ伞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折花枝当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须花下眠。

花前花后日复日,酒醉酒醒年复年。

不愿鞠躬车马前,但愿老死花酒间 。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记得五陵豪杰墓,无酒无花锄作田。

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啊?老师,您怎么哭了?

清痕:我没事。背的很好,玩去吧!

念尚:谢谢老师【跑开】

清痕:(内心)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师父,皇上,你们在另一个世界还好么?可否有想起清痕?

【凄凉的箫声】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