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耽美剧本

【蝉语出品】《过期男妓》第三期剧本

时间:2014-08-03 17:59:56   作者:人神魔网更新组   来源:原创   阅读:6493   评论:0
内容摘要:蝉语出品瑞者原著古风DM广播剧《过期男妓》第三期剧本出场人物:主角:李慕星、尚香、配角:尚红、阮醉娘、钱季礼、黄九爷、贾秉珍、宋陵、周浩锦、龙套:尚琦、官差、小柳儿、郑鸨头、伙计、茶客A、茶客B、店家第一幕:做账出场人物:李慕星、钱季礼、尚香【大街,市集热闹伲李慕星行走】李慕星...
 蝉语出品瑞者原著古风DM广播剧《过期男妓》第三期剧本

出场人物:
主角:李慕星、尚香、
配角:尚红、阮醉娘、钱季礼、黄九爷、贾秉珍、宋陵、周浩锦、
龙套:尚琦、官差、小柳儿、郑鸨头、伙计、茶客A、茶客B、店家


第一幕:做账
出场人物:李慕星、钱季礼、尚香

【大街,市集热闹声,李慕星行走】
李慕星:【OS】(努力说服自己)连尚香都说得出这门亲事的好处,这门亲事,没什么不好,没什么不好……(恼)该死,怎么又想起尚香来。
【李慕星失神的走进店内,头撞到门框上】
李慕星:(痛呼)哎哟!
钱季礼:【赶紧迎上去】(关心)爷,你这是在想什么呢?怎么走个路都撞门框上去了!(了然,笑)莫不是爷想着就快成亲了,给高兴的?哈哈哈,对了,这下个月十八成亲的话,时间可紧着呢,备彩礼、请媒人、下聘,还要布置新居,发帖请客,爷可有什么想法?
李慕星:这下聘的事,钱老你看着办吧,我也不懂……
钱季礼:那行,我就先帮爷看着办了,要是有什么问题,爷你再提出来。近日天了,爷前段时间受寒闹了好一阵子才好,现在可得注意了,万一到成亲时又受了寒可就不好了。
李慕星:【OS】(关心)是啊!最近越来越冷了,尚香那屋子里连个暖炉都没有。
【南馆,尚香处】
【尚香舀水浇花声,风声】
尚香:【OS】天越来越冷,这花已经快开败了(叹息,继续浇花)我也真是老了,便如那败落的残菊,用不了多久,便会尘归尘,土归土,可叹的是这世上只怕连个记得我的人也没有了……李慕星……李慕星……你可还会一时兴起,还是从此就忘记了我?
(李慕星从远走近声,浇花声停住)
尚香:【OS】(喜悦)他又来了。(有些感伤)李慕星,我不奢求,只想在花落之前,敞开了心,让你能记得我,念着我,仅此而已,以心换心,这可算过分?(喊,笑,真诚)李爷……
李慕星:(呆住)好美……【心跳力跳动几下】从没见过尚香这样真正欢愉的笑容……
尚香:(戏笑)今儿个吹了什么风,居然让李大老板再次光临,蓬毕生辉,蓬毕生辉啊。
李慕星:(松口气)【OS】这才是熟悉的尚香呢。
尚香:快进来,外面冷着呢,李大老板。【拉住】(惊声哎哟!您的手好冷,来,奴家给您捂一捂。
李慕星:(沉脸)你又来了……明明是你自己的手冷的跟冰一般。【怀中拿出暖手炉,递给尚香】(恨声)原本今日是想带个暖炉过来,可是去得晚了,已经卖完了,就给你捎了只暖手炉,加了炭,还热着,你揣在怀里捂一,就不会冷了。(顿)我日后不会再来,你……好自为之吧。
尚香:【拉住】李大老板干什么着急走呢,您特地为尚香送来一只暖手炉,可把人家的心也给暖了,来来来,今儿个就让尚香好好伺候您一回。
李慕星:(生气)你怎么又这样了,快放开我。
尚香:不放。
【两人拉扯,暖手炉落地声】
尚香:(惊呼,着急)手炉!【蹲地捡】
李慕星:【扯回尚香】(怒,紧张,关心)你干什么?!那里面装的是烧热的炭,有你这样用手去捡的么!看看,手都已经起水泡了!
尚香:(喊)李爷……李爷……
【尚香边笑边捡起地上暖炉,温馨BGM过渡。过一会,李慕星快步进屋声】

尚香:(委屈)李爷,奴家还以为你走了。
李慕星:(沉声)过来,擦药。
【两人坐下,擦药声】
尚香:(轻笑)
李慕星:(骂)你疯了,还笑,难道手就不知道疼?!
尚香:(可怜)哎呀,您不提奴家都忘了,自然是疼着呢。
李慕星:(生气)忘了?疼不疼还能忘?
尚香:以前觉着疼的时候都要在地上打滚,有时候连打滚的力气也没有。
李慕星:(心痛)你挨过打?!
尚香:(轻笑)馆里哪个小倌没有挨过打,李大老板难道还不知道欢场中这点子事么?
李慕星:(叹气)你现在年纪大了,在南馆这样的地方也过不下日子了,为什么不干脆离开,到外面谋个生计,也好过混喝等死?若是没钱赎身,我也可先借你,你出去后再慢慢挣银子还。
尚香:【靠在李慕星身上】可是奴家唯一会的就是怎么样讨男人欢心呢。李大老板是要奴家独立门户吗?这要是在十年前奴家风华正茂的时候还成,现在啊……奴家也只能等着像您这样的好心人垂怜……
李慕星:【猛然坐起,推开尚香】(气怒)b、你太不争气!【来回踱步】(顿,思索)不能提不能挑,字总识得写得吧?
尚香:少年时学过些文章诗词,兴许还认得几个字。
李慕星:你既能识会写,我便教你些做帐的本事,日后离了这地方,总还有口饭吃。
尚香:(轻笑)李大老板,您说得可真是轻巧,b本事哪是一日、两日能学会的,您难道还能天天来不成?
李慕星:(气)我既为你谋了这法子,自是日日都来,教会为止。
尚香:(喜,连声答应)好,那我便学。
李慕星:这段时间你也不要去给客人陪酒了,待会我就去和郑鸨头说。从明日开始,我便拿些账本b来教你做账。
【白天,南馆,尚香处】
【李慕星拿着账本走近】
尚香:【急忙奔过去】(喜)李爷,你可算来了,尚香想死你了,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
李慕星:店里有些事,便来晚了些。你一直在外面等么?今日天气不好,冷的很,赶紧进屋去吧。
【两人进屋声】
尚香:我看到了这个时辰爷还没来,便以为爷不来了。
李慕星:我既说过日日都来,便不会失信与你。昨日教你的那些帐,你可会了?
尚香:昨晚自己弄了半夜,也不知道到底对不对。
李慕星:你拿过来我看看。【尚香拿过账本,打开,李慕星翻看】(夸奖,微笑)不错,做的挺好,你很聪明,学得很快。
尚香:(轻笑)那是爷教的好,爷,尚香今日特地准备了几样小菜,还有一壶酒,感谢您对尚香的照顾,【倒酒声】来,这一杯尚香敬您。
李慕星:【喝酒】原来你还知道我对你的照顾,可怎地前总是喜欢戏弄我。
尚香:【倒酒】李大老板大人大量,又何必跟尚香计较,来,这杯酒,就当我为以前的事赔罪。
李慕星:【喝酒】我自不与你计较,只是不是人人都像我这般宽仁,若换了别人,少不得要教训你一番。
尚香:尚香多谢李大老板的关心,来,再您一杯,您可一定要喝啊。【倒酒】
李慕星:(无奈)你……你灌我这么多酒做什么?
尚香:(无辜,委屈)尚香只是感谢李爷,难道李爷不接受尚香谢意?
李慕星:(无奈)好吧。【喝酒】不过你要真想谢我,就早些学会了做账,离开这地方,出后自力更生。
尚香:【倒酒】(感动)从未有人对尚香这般好过,李爷你是头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了。尚香会把你的这些好永远记在心里的。【放下酒壶,靠近李慕星】(轻柔,诱惑)李爷……今晚就让尚香伺候您可好?
【尚香吻李慕星】
李慕星:心跳擂鼓声】(惊,结巴,有些生气,有些不明白的情绪,矛盾心里)你、你……【OS】(自我说服)心怎么突然跳的这么快?难道是酒喝多了,一定是的,一定…【起身,快步逃离】
【开门,风声吹进】
尚香:(晃了晃酒壶)这么多酒喝下去,居然醉……

第二幕:酒宴
出场人物:李慕星、尚香、小柳儿、钱季礼、贾秉珍、尚琦、宋陵、周浩锦

【宝来商号】
【李慕星整理翻动旧账本声,起身准备离去声,钱季礼进屋声】
钱季礼:爷,你最近都拿着这些旧账本去哪儿呢?刚才鉴玉斋的周爷、寒水楼的贾爷、还有对门钱庄的宋爷,派人给您递了帖子,约您今晚到上和南馆聚一聚。
李慕星:(楞一下,奇怪)他们三个什么时候好起男风来?
钱季礼:(斟酌)他们三位爷倒未必是好上男风,想来……是听了些外头的传,有些误会罢。
李慕星:传言?什么传言?
钱季礼:(假咳)咳咳……
李慕星:钱老,你嗓子不舒服么?那您今天就早些回家歇着,我这就去赴约,先走了。【快步离去】
钱季礼:(叹气)唉!爷这天天往南馆里跑,外面风言风语的,要是到醉娘那里去该怎么办,眼看的就要成亲了,可别闹出个什么事儿啊。
【上和南馆,尚香处】
【李慕星进屋,把一堆旧账本放在桌上】
尚香:(笑)李大老板今天预备着教什么?这么一大堆的帐目,尚香看着眼花呢。
李慕星:今儿我与几个朋友有约,这帐目你自己先看着,有不明白的地方记下来,明儿个我再来教你。
尚香:(不舍,哀怜)爷……
李慕星:我走了。【离去声】
尚香:(叹息)我并非真的想你留下,只是想试探这十多日来,我在你心中是否能有那么一丁点的份量……(着帐本,自嘲笑)那一夜,你为什么不醉呢?【OS】也罢,我这种人的心,本来就不值钱。

小柳儿:【走近尚香门前】(喊)喂,尚香老头儿,发什么呆呢,快跟我来。今儿客人特别多,尚琦相公那里缺个斟酒的,让你去搭个手儿。
尚香:这等好事怎么便宜了我
小柳儿:就是啊,那几位客人出手大方,把馆里的三大红牌白宁相公、尚琦相公、玉琉相公都包下了,大家都挤着脑袋想去伺候,可尚琦相公一个也瞧不上,偏就指着你的名去,到底是你调教出来的,倒是顾念着你,有好处也不忘你。(催促)快点,别磨蹭,那边可等不急了。
尚香:【OS】(冷笑)尚琦这小狼患儿,可不会无缘无故把这好事落我身上,只怕是没存着好心,哼,本事还没学全呢,就敢算计起师傅来。
【宣华楼,丝竹声,尚香跟小柳上楼声,帘外】
贾秉珍:怎么为李兄斟酒的小倌还没来?如此怠慢,难道也是南馆的作风么?
尚琦:(安抚)贾爷莫急、莫急,就快来了。
李慕星:咳……贾兄何必费心,我这边自斟自饮便好……
尚香:【OS】(惊)李慕星!(冷嘲)原来这就是他的有约在身,想来这十多日,对着我这张老脸,看也看厌了,自然不比三大红牌磕昵崦裁馈!景蔚敉奉危披散头发】
小柳儿:(奇怪)尚香老头儿,你干嘛……(呆住)你……你这样子披着头发,可……可真好看。
尚香:(边走边缓慢念)红豆生南国……悠悠事已昔,……相思何曾属……欲亦无所思(屋内琴声停,一片寂静,尚香掀起珠帘,走进)……醉卧阑珊夜,灯彩漫然……惟守得酒杯中,滥滥风情一片(拿起酒壶喝,放下,轻笑)……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留得相思何处用,羯绰藏不示人……春来又看红豆开,却竟无人采……漫天烟花流星竟,只留那风流真情不在……
宋陵:【拍手】(赞叹)好词……好曲……好嗓音……
尚香:(恭敬)尚香前来为各位爷斟酒
宋陵:(喃喃)妙人、妙人,青丝半遮面,露红唇一点,未想南馆中竟有如此妙人……
尚香:(低眉顺目)暮柳之姿,不敢当妙人之称,无福侍客,唯能执壶,已是尚香的荣幸。不知这位爷怎么称呼?
宋陵:叫一声宋爷便可。【转向李慕星】李兄,舻苷獗叩雷锪耍可否将这斟酒之人,你我换上一换?【顿,无人回答】(哈哈大笑)李兄,你不说话,我可当你是默许了。尚香,过来。
【尚香走近宋陵,挨着坐下】
李慕星:【OS】(不可思议)这是尚香?这竟是尚香?(怒)为什么要你来侍酒?为什么如此不知自爱?舻勒庑┤兆永次业娜案婺阋痪湟参刺入耳中?
尚香:【OS】李慕星,你为什么在生气?可有一丁点是为我陪侍别人?(自嘲,感伤)呵,我又在做梦吧。
贾秉珍:(笑)宋兄,你好不仗义,明明是李兄的人,竟让你横刀夺爱了,罚酒,一定要罚酒。
周浩锦:(附簦┦羌是极,定要罚上三大杯,李兄虽向来心软,这回可也不能轻饶了他。
宋陵:罚便罚罢,为这妙人,值了。尚香,斟酒。
【尚香吹灯声】
贾秉珍、周浩锦、宋陵:(奇怪吹灯发出的语气词)欸?
贾秉珍:(好奇)美人儿何故吹灯?
尚香:【艟粕】(轻笑)花要在明处赏,酒要在暗处品,各位爷不妨试上一试,包管滋味不同。
宋陵:哦,这品酒还有这么一说?
尚香:酒中自有千锺粟,酒中自有黄金屋,酒中自有颜如玉,宋爷不妨多饮几杯,待眼一闭,便能见着那锦绣繁华,一世无忧。
宋陵:(笑出簦┕哈哈……好个有意思的尚香,你这是要宋爷我效仿古人,酒中博那黄粱一梦吗?
贾秉珍:(大笑)千锺粟、黄金屋、颜如玉,宋兄还用得着黄粱中寻吗。美人儿啊美人儿,他可是人在家中坐,财从天上来的主,还不快快斟酒,宋兄随便给个赏赐,便教你一辈子衣粑抻恰
李慕星:(冷哼,不屑)靡烂不堪,说什么酒中自有千锺粟,酒中自有黄金屋,酒中自有顏如玉,岂不知酒醒梦消,该是什么仍是什么。
宋陵:(一怔)李兄……
李慕星:人生而有双手,不是为人斟酒,而是用来博那千锺粟、黄金屋、颜如玉羧糁灰晃犊咳耸┥幔自甘堕落,最教人不齿,我李慕星……平生最瞧不起的便是这种人……
周浩锦:(不高兴)李兄你这话可就打倒一大片了,我们四人中,也只得你一个是靠自己双手打出一片天下,我这才知道,敢情你一直瞧不起我们这些承庇祖荫的羰雷妫
贾秉珍:(劝)周兄莫气,李兄怕是喝多了吧。
李慕星:(顺着台阶下,压住不快)今儿确是喝多了,头有点晕,刚才你们说到哪儿了?
(尚香低声叹气)
宋陵:三杯罚酒已饮,接下来,是不是该喝上一杯喜酒了?
贾秉珍:是了,差点就袅耍今儿约了李兄来,就是要恭喜李兄即将娶得美娇娘,这杯恭贺酒,李兄一定要喝。
李慕星:【顿,突然站起来】(大声)是,我李慕星马上就要成亲,周兄,宋兄,贾兄,醉娘不喜欢男人上勾栏楚馆寻欢,所以成亲之后,我再也不会来这地方,今天是我们最后一聚。这几年来粑淮我如手足,我今日仅以杯酒相敬,来,喝干它!【大口灌酒入喉声,和尚香相望,世界静止,只剩两人对望,这里看怎么渲染一下,李叹息一声,酒壶抛地碎裂声】(一字一顿)今日……往后……再不相见……好自为之….【目光在尚香所坐的地方一停,四目相对,是一瞬间的风止声静,仿佛天地间再无一物,只有彼此的目光交织。摇摇头,李慕星蓦地闭上眼,手一抛,酒壶落地,在尚香的脚前,碎成片片。】【转身掀帘,大步离去】
贾秉珍:(奇怪,喃喃)他今儿是吃错什么药了?什么从今往后,再不相见,上城就这么大,生意场上应酬多,这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么?
宋陵:(笑)他这话可不是对着我们说的,成了,今天就到这里,童儿,点灯。【对尚香】(低声,笑意)你若不上粉,定然比现下好看百倍。听得外间谣传,李兄在南馆包下一小倌,本来不信,现下……倒不虚此行……我是丰通钱庄的宋陵,记住了。


标签:过期  男妓  第三期  剧本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