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耽美剧本

《坏道》第二期广播剧剧本《琥珀》

时间:2013-05-04 00:22:34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阅读:2103   评论:0
内容摘要:开篇吴 琚:别怕,一点都不疼……一下子就过去了,就一下。金 秋:啊!不要!我求你求你……金秋妈:秋,别怕别怕这是在家,别怕金 秋:妈……他……他回来了…&...

开篇

琚:别怕,一点都不疼……一下子就过去了,就一下。

秋:啊!不要!<求你求你……

金秋妈:秋,别怕别怕这是在家,别怕

秋:妈……他……他回来了……

旁白:春色惊鸿制作·priest作品《坏道》第二期·《琥珀》

1

场景:警署

蔓:困啊……

遥:怎么了杨大美女,周一一大早这么无精打采的。

沈夜熙:还能有什么,准是昨晚又让她妈逼着相亲去了,~真作孽。

相亲是干什么的?

沈夜熙(一口茶呛住 咳嗽)

苏君子:相亲是一种活动,就是不认识的单身男女在别人的安排下,彼此认识或者相处一,决定是否确定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关系。

湖:哦~就吃顿饭,相处一会?那杨姐你怎么累成这样?

蔓:因为光昨天一晚上我就见了四个相亲对象。妈呀,昨天那第四位还是个黑白颠倒的夜猫子,半夜十二点约我在酒吧见面,说是个作家,夜色能给他灵感。盛公子,让奴家用你的味道和温度慰藉一下受伤的小心肝。

:哈哈~质量呢?质量怎么样?

蔓:质量?那哥们儿挺有精神的,半夜十二点,从尼采的人生哲学扯到新小说创作,喝高了以后在那念现代诗,你说他要长;帅点也行了,结果这脸长得,跟让门拍了没缓过来似的

遥:现代版的美女与野兽。

湖:我昨天才看过这故事。真的,我昨天趁周末去参加了一个网上发起的儿童医院志愿者活动,在他们活动室里看见的。

安怡宁:别聊了,来活了!

沈夜熙:怎么了?

安怡宁:刚才老头子墨迹完又下了一堆任务,呐这些,浆糊,把帘子拉上{姜湖:哦!好!}你们还记不记得咱们组刚成立的时候,抓住过一个人,琥珀杀手吴琚?

苏君子:那个虐待狂?

沈夜熙:小姜,怡宁说的是三年前一个变态虐待狂,侵害并杀死了六个年轻的男孩和女孩。

:嗯,我知道的。

遥:吴琚喜欢那种长头发、长相甜美的女孩儿,或者高挑干净的年轻男子,每杀死一个人,就把他们的内脏挖出来并且吃下去,然后把他们的身体缝好泡在福尔马林里保存,相信这样就能把他们永远地留下来。这变态怎么了?

安怡宁:照片上这四个女孩在过去一年里先后被报出失踪,当地的派出所民警备了案,一直帮忙寻找,但是一直没有线索,直到几天前,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在一处废旧仓库发现几个大玻璃缸,里面泡着的都是人的尸体。(停顿 不适)内脏被挖走,身体被缝好了泡在福尔马林里……你们来看这些照片……

蔓:尸体的腹部f着一排细密、甚至称得上完美的缝痕,简直和当年吴琚作案的手法一模一样。

苏君子:但是,吴琚两年前执行死刑

沈夜熙:好了,盛遥,君子,你们俩辛苦辛苦,往市南监狱走一趟,看看吴琚他老人家蹲号子的时候和什么人联系a,杨姐,你和怡宁先留在局里,把当年的案件回顾一下,再收集这些新的受害者的资料,交叉对比一下。姜湖,废旧仓库,咱俩走着。

湖:啊?哦!

2

场景:废旧仓库

警员1:沈队,姜医生!你们来了。

沈夜熙:嗯,情况怎么样?

警员1:大家都在整理证物,张法t正着手验尸,这仓库废弃太久了,环境状况很恶劣。

沈夜熙:好。姜湖,跟上。

沈夜熙:张法医。

张法医:沈队来啦。

沈夜熙:嗯,这位是队里新调来的心理医生姜湖,姜湖,这位就是张法医。

湖:张法医您好。

张法医:行啊小伙子,新兵上任就跟着沈队进这么劲爆的犯罪现场,看你也没什么不良反应,心理素质不错。

湖:对了,听说前几年抓吴琚的时候就是您验的尸?

张法医:唉,是啊。还以为枪毙了那个神经病就没事了呢,你看看,才几年啊,又出来这么一位,你说说,这变态还传染怎么的?

湖:那个……后浪推前浪吧?

法医:哈哈,还真是,前浪已经 在沙滩上了小伙子挺幽默,别说,年纪轻轻的,还真有点泰山崩于前而神不动意思,好好跟你们沈队学学,将来有前途。

湖:呵呵,谢谢您,不过泰山在我面前崩塌的话,如果我神色不动,那可能是晕过去了。

沈夜熙这祸害,纯粹是现眼来的吧?小姜你过来,怎样,你有什么感受么?

:女尸都浮在福尔马林里,就像是一件一件被展出的艺术品。

沈夜熙:怎么的,脸色这么差,恶心着啦?

湖:没有。(略痛苦地回忆)我记得三年前琥珀杀手的案子,媒体披露出了不少内幕,听说那些受害人都是在活着的时候被剖开肚子的,所以表情都很惊恐。

沈夜熙:没错,吴琚似乎很享受生剖人腹的过程,他就像一个收藏者,收集各种各样惊恐的表情。

湖:可你看,她们的表情太过安静,橄袷撬着了一样,其实昨天我除了看了《美女与野兽》,还看了《睡美人》和《蓝胡子》,觉得童话有时候也挺邪恶的

沈夜熙:得,您这归纳联想和挖掘潜在文的能力还真是有才。

沈夜熙:我接个电话,喂?杨姐,怎么了……

3

场景:吴琚

秋:……别关着我,别关着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琚:看到了么?看看他们的表情还有神态……

秋:放了我……求求你……

琚:你不喜欢么?当我用手术刀这样剜下去的时候——

4

场景:金秋

苏君子:多谢你们提供了这么多资料。

警:苏哥别客气,这些探监的登记记录都是现成的,举手之劳而已。

苏君子:给你们添麻烦了,那我们先走了。盛遥,上车!

遥:啧~没想到这位琥珀杀手吴琚同志,生前还挺得人心,真有那么几个人在他等死f间来监狱看过他,还有送东西的。

苏君子:是啊f除了他母亲和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吴志达以外,还有几个疯疯癫癫的艺校学生。

遥:来访者都有详细记录,我刚才已经把那几名艺校学生的资料交给怡宁和杨姐了,让她俩先查查这几个人的背景资料。

{转场:警局}

安怡宁:你们可回来了!

遥:怎么了安大美女,才一会儿不见就想我啦?

安怡宁:行了别贫了,知道谁来局里了么?

苏君子:谁啊?

安怡宁:三年前我们抓琥珀杀手的时候,有一个幸存者,就是咱们再去晚点就没命了的那姑娘,叫金秋的。

遥:她?她现在在局里?

安怡宁:嗯,她的状态不太好,整个人萎顿得不行,不过她确实挺可怜的,当时被救出来的时候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现在杨姐正安慰着t,走,一起去看看。

秋:盛警官,苏警官。

苏君子:金秋,你怎么来了,发生什么事了么?来,坐下说。

苏君子:这姑娘才二十来岁的年纪,可神态却像个老妇人,她的一辈子就被这么毁掉了,唉。

秋:苏警官,是真的么?他……

苏君子:媒体报道往往夸大其词,你别太在意了。

秋:苏警官,你相信世界上有鬼么?

安怡宁:没有的事,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就算真的有鬼,天上还有各路的神仙呢,他们也不会放着这种变态出来祸害人间的。

秋:你们知道么,看见报纸上那个标题的时候,我吓呆了,这两天我天天梦见那个人回来,梦见我像那些女孩子一样,梦见……我……

安怡宁:金秋,那只是梦,你别胡思乱想。

秋:不,我清清楚楚地看见我家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我尖叫起来,把我家p都吵醒了,他们冲进我的房间,可是那个人已经不见了,他们在那里找到了一个鞋印!

蔓:多大的鞋印?

秋:大概四十一或者四十二码……真的,你们相信我,他当年没能杀了我,现在……现在是回来杀我的!我没有疯,没有疯!

苏君子:琥珀杀手吴琚就是穿四十二码的鞋。

曼:我打电话通知沈队。

苏君子:我送你回家,我们会派人保护你的,放心。

秋:你们保护不了我的,他回来了,你们谁也保护不了。(笑得神经质)我迟早是要死的,临死告诉你们这些,希望对你们有帮助,真的,我不难过,其实>几年,我活着和死了也没什么区别。

【苏 金离开】

安怡宁:真他奶奶的作孽,我觉得这姑娘都疯了。

遥:神仙姐姐,你骂起人来的样子好可爱,看得我心都软了。

安怡宁:滚,你没事干了是吧?

遥:我去艺术馆找那几个艺术小青年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安美女要是没事-晚上等我一起吃晚饭吧?

安怡宁:行啊,剥你的皮,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4

场景:艺术馆·舒久

遥t这里就是那个什么艺术区了吧~

蔓:{混响}当年去看过吴琚的艺术青年有三个,其中一个已经出国,另外一个去年嗑药喝酒之后驾车,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里高位截瘫只剩下一个人,叫封晓彬,据说还弄了个艺名叫封神,现在在艺术区办了个小画廊。

遥:啧啧,封神,还真是高雅啊。

小青年:啊帅哥站住!

遥:啊?叫我?

小青年:帅哥!你愿不愿意做的裸体模特!一个下午就好!拜托!

遥:咳,警察,办案!

人:舒久!别跑!你站住!舒久!

久:救命!!

遥:发生了什么……唔……放开……唔……

久:亲爱的你怎么才来,就这么放心我么?

人:阿久,阿久,这不是真的……

久:梅绫,你都看见了,不是你不好,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不能喜欢女人,不能喜欢你。 而且我已经有爱人了,白首不相离的爱人。

人:舒久!混蛋!你去死吧!

久:呼~啧,刚刚没注意看,没想到你长得这么正。

遥:谢谢,我还很少被男人这么夸。

久:美男,你的眼神太性感了,要不要考虑和我上床?

遥:哦,不用了,谢谢。

久:其实我可以……

先生,警方办案,请不要妨碍执法。

久:唔,盛遥……啧,没想到这里也有这么有味道的男人。

{转场:金秋家外}

苏君子:头儿,姜湖,你们来了。

沈夜熙:嗯,现在情况怎么样?刚才仓库那边信号不好,说到一半就断了,杨姐说金秋到过局里了。

苏君子:嗯,她精神似乎受了极大的刺激,说话语无伦次的,现在在家里休息呢。杨姐和怡宁去见了吴琚的弟弟吴志达,他就穿四十二号鞋,并且昨天晚上没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现在已经被带回局里协m调查了,盛遥还在艺术馆找那几个艺术小青年,你们那边怎么样?

沈夜熙:现场惨不忍睹,线索进展缓慢。

湖:那个是什么?

沈夜熙:你问那个铁窗?那 楼层低的人家装来防盗的,省的进小偷,可能是这片地方治安不大好。

湖:小区不是有保安么?

u夜熙:这么大一小区,晚上值班的就一个保安,你是保安你保得过来呀?(笑意)怎么的,没见过?

湖:我家没这个。那……如果要是着火或者地震怎么办?

沈夜熙:不是还有门呢么。

湖:那万一门打不开呢?你知道,地震很容易引起建筑物的变形,如果门框因为变形卡住了,需要砸开窗户上的玻璃逃生,或者……呃……唔……

沈夜熙:浆糊医生,有什么话你直说,不用打报告了。

湖:嗯……那个铁窗,为什么别人家都有,她家没有?

员:沈队,姜医生还真是问着了,她家这里原来是安过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又给拆了。你说这阳台,旁边去一点就连着姑娘的卧室,她就不害怕么?

苏君子:我问了金秋的妈妈,据说是当年金秋出事回来以后,就受不了窗户上类似于铁栅栏一样的东西,说是让她想起被铁笼子关着时候的事情,睡觉的时候再冷也开着一扇窗户。

沈夜熙:还被关在过铁笼子里过,我怎么不知道?

苏君子:可能是后来想起来的,当年这姑娘精神有点不大正常。

沈夜熙:喂?嗯,好,先找人监控起来。

苏君子:怎么?

沈夜熙:是盛遥,他找到那个当年去监狱看过吴琚的小青年了,昨天晚上没有不在场证明,但是人又瘦又小,鞋码不合,而且盛遥说,他看对方的样子,有点n是吸毒的。这么着,浆糊,咱们先回去,君子你……

苏君子:我留在金秋家看着就好了。

沈夜熙:那行,我们……

湖:呃……那个……

沈夜熙:姜医生,你l想干什么?

湖:我想看看那个受害人。

{场景:金秋家}

湖:你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吗?能跟我说说吗?

秋:嗯。我……我梦见……他折磨他们,打他们,听着他们的惨叫,把他们的肚子剖开……然后……然后他一步一步地冲我走过来,我开始尖叫,尖叫……然后就醒了。

湖:在梦里,你在哪里?

秋:他把我放进一个屋子里,四处全是铁栅栏,铁栅栏封着的窗和门……

湖:铁栅栏包着的房子?

金秋妈:我求求你们了,去抓那个罪大恶极的坏人吧,别再问了,别再折磨她了!

沈夜熙:对不起,打扰了,我们这就离开——君子,你和我出来一下。

走到屋外

沈夜熙:你今天先e金家陪着他们,明天我找人来换你……如果可能,替我们多问问金秋,我觉得,她像是隐瞒了什么。

苏君子:你怀疑她什么?

沈夜熙:我觉得她有点怪,也可能是我们吓着她了,但是看上去她还是挺愿意和你说话,我多派几个人在外面守着。

苏君子:嗯没问题。

5

场景:金秋

秋:从前有一位美丽的公主,很美很美,可是突然有一天她中了咒语,昏睡过去,直到许多许多年以后,有一位王子劈开荆棘到了皇宫,亲吻了公主,就是这一吻,公主苏醒了过来……

琚:别怕,一点都不疼,一点都不疼……

秋:好黑啊好黑……不!不要!不要走!

秋:你们相信,人是会被驯化的么?

6

场景:警局·线索

曼:诶?头儿,小姜你们回来了。

沈夜熙:杨姐,怡宁,你们辛苦了,刚从审讯室出来?

安怡宁:嗯,我和杨姐轮番轰炸,软硬兼施,也没从吴志达嘴里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他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跟他哥哥吴琚简直不是一个o界的人,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会做出这种细致活的人。简单说,就是个粗人。

遥:君子呢?

安怡宁:金秋家护花呢。

沈夜熙:怎么了?

遥:不知道……金秋……有点古怪。这么着吧,我今天晚上过去陪陪君子,万一有什么事也好照应,你们继续调查,有什么发现打电话通知我,撤了!

沈夜熙:来,我们来理顺一下思路。姜医生,告诉我们这个案子中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湖:不合理的地方是有的。吴琚的受害者有男有女,对于他来说,更容易控制的女人似乎只是消遣,男人才是他的主要目标,一般来说,这种无针对性的杀人,是凶手满足自己某种精神上扭曲需求的途径。

沈夜熙:你是说现在的这个凶手是有针对性的杀人。

湖:我是说,新的凶手抄袭了吴琚的一切,而且在仓库旁边建起工地以后,因为环境的缘故,很快就‘抛弃’了他的一部分藏品,说明那些尸体对他而言没有价值。他就像是在谋杀过程中,将自己的人格附着在吴琚身上一样。同时他把受害者麻醉后才行凶,说明他对这些受害者隐隐地怀有不忍的心理。至于他的受害者类型,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是比较瘦弱的年轻女性,除此以外,她们在外型上没有任何联系,我想……恐怕是因为她们更容易‘获得’。我说完了。

沈夜熙:分析得很好。所以,现在我们有两个信息,第一,凶手是个和吴琚关系密切的人;第二,凶手要么自己身体条件受限t要么心理上是个懦夫,不敢对更强壮、更不好控制的目标下手。

蔓:那四十二码鞋呢?

沈夜熙:e是鞋,不是脚,法医说,无论是麻醉受害者所使用的药物,还是缝合的手法,都说明这个凶手可能有医学背景,我没记错的话,吴琚曾经就是外科出身,后来因为酗酒被吊销了执照,这么看来,又好像不是吴志达和封晓彬中的任何一个人。

蔓:于是你把他们都排除了,真棒,咱们可以从头来了。

安怡宁:如果我们只有这么两个嫌疑人,你们认为谁的可能性更大?

沈夜熙:封晓彬。

湖:吴志达。

湖:咳,不……其实我是想说,谁都不大像。

安怡宁:等等,封晓彬和吴志达都没有医学背景,但是有一个人有——金秋。

蔓:同志们,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胡说。当初是咱们亲自把金秋从那混蛋o里救出来的,好好的一姑娘,你们现在告诉我,她变成了杀人凶手?

沈夜熙:浆糊,你记不记得昨天你问了关于噩梦的事以后,金秋是怎么说的?

{闪回}金秋(瑟缩):嗯。我梦见……d折磨他们,打他们,听着他们的惨叫,把他们的肚子剖开……然后……然后他一步一步地冲我走过来,我开始尖叫,尖叫……然后就醒了。{闪回完}

蔓(惊):她和我们不是这么说的,她说的是——

{闪回}金秋:我……我看见阳台上站着一个人!我尖叫起来,把我家人都吵醒了,他们冲进我的房间,可是那个人已经不见了……{闪回完}

安怡宁:她为什么两次说的话不一样?

湖:我以为她当时被我吓着了,可能了一开始编的话。真的,我觉得她不大喜欢我。

蔓:所以你们的意思是,金秋在那样的情况下,为了纪念对方曾经给自己的伤害,回头继续替他杀人,还为了转移我们的视线,大老远跑到警局来,提供了这么一条假线索?我都怀疑没睡醒的是我还是你们仨了。

沈夜熙:姜湖,你还记不记得你在金秋家问过我什么?

{闪回}姜湖:那个铁窗,为什么别人家都有,她家没有?{闪回完}

湖:我想,大概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湖:苏君子说她是怕回到那样一种被栅栏包裹的环境里,而现在想起来,她那样的房间,就像是穿插在无数钢筋铁骨的保护里面,唯一肯把自己防御卸下,露出柔软内里的人——她大开门户,就像是……在期盼着某 人。

沈夜熙:马上通知盛遥和君子,快。

安怡宁:沈头,苏哥不接电话。

沈夜熙:再打,没事,别慌,调集人手,我们马上也过去!

{转盛遥这边 车上}

盛遥:知道了,已经快到了!{杨蔓:等我们到了再行动,不要擅自……}

盛遥:君子——

7

场景:仓库

苏君子:呃……  

秋:苏警官,你该醒了吧?

苏君子:金秋……你……

秋:苏警官一定很惊讶吧?我知道你不会怀疑我的,你是个好警察,你知道吗,你那么温柔的样子,让我一下子就想起他了,当时我就想,就是你了,你和他们都不一样。

苏君子:你在说什么……

秋:你们的沈队长眼睛里只有案子,一点蛛丝马迹都能让他看出些什么来,那个盛警官,他的笑容太讨厌了,表面上对人很好,其实心里不知道在转什么心思,还有……最后来问我话的姜医生,我讨厌他那,锐利那么冷的眼神。只有你,只有你才是真心对别人好的。就和他一样。至于你们那两个漂亮的女警官,我想了想,还是不要了,我已经有很多女人的标本了,再不换换样子,他会不高兴的。

苏君子:我没想到……

秋:我告诉你哦,我练习了很久很久,才准备好了回来像你们复仇的,苏警官,虽然我也很喜欢你,但是我真的很恨你们,你们杀了他。

苏君子:幸亏当初受训时接受过一定的药物训练,嗯……手指……就一下……一下……

秋:(神经质地笑声)

{转场:盛遥}

遥:小陈,小陈!醒醒!都n麻醉了……君子!君子,你到底在哪儿!冷静……冷静……茶还是温的。

【电r响起】

沈夜熙:盛遥你在哪?

遥:金秋家里,所有人都被麻醉了,救护车一会就到,金秋和君子m知去向,轮椅被推走了,走不远。

沈夜熙:姜湖!

湖:对于金秋来说,我们可以认为她的人格和感情是完全依附在吴琚身上的,她在杀害了那么多人以后,胆子大到足够来警察局设计复仇,那么她一定是把苏哥视为给吴琚最好的献礼,她现在所在的地方一定是一个仅仅0他们两个人有意义的地方。把之前吴琚的案件回顾一下,看看那时候的受害者有没有和金秋有联系的,快。

安怡宁:既然盛遥说他们走不远,会不会苏哥他们就在她家附近,比如金家车库什么的,有地方还……

湖:不可能,快找。

安怡宁:对不起,我的意思是,金秋是个自负聪明,胆子很大的人,她敢在自己家里制造虚假证据,引我们上当,就不会带苏哥去那么……

沈夜熙:为什么要追查和金秋有关系的受害人?有什么根据么?

湖:吴琚抓到一个受害者以后,一般会把受害者当成满足他欲望的工具,不会和0们相处太久,而金秋被绑架的时间很长,最后她居然还能在吴琚手上活下来,我猜想他们之间进行过一些……嗯,交换彼此需要的交易。

沈夜熙:你觉得吴琚让金秋活下来,是因为她为他提供了什么东西?比如……另一个猎物?

湖:我研究过琥珀杀手的案子,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合理解释,能打动吴琚的东西不多。

蔓:找到了,这个人叫李苏,是金秋的大学同学,住得也不远,从小就认识的朋友t在金秋失踪后半天,也相继被绑架,她的尸体后来被发现……天!怡宁,联系李苏的家人,十万火急,希望他们配合,快。

沈夜熙:盛遥别挂电话。

{切场:金秋}

秋:苏警官,你想听我和琚的故事么?

苏君子(喘息)

秋:一开始他有点吓人,我和你们一样,都以为他是个坏人。唉,你们现在都还觉得他是个坏人吧?真是愚人,只看得见表面,看不见内在,琚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懂艺术,懂得照顾人,1常有风度。

{切场:盛遥}

遥:怎么样?!

安怡宁:李苏的父亲告诉我,李苏和金秋是发小,金秋小时候性格孤僻一直受排斥,直到遇见新搬过来还没有适应环境的李苏,两个孩子那时候经常到李家楼下的一个独居的老人家里玩,后来老人去世了,子女把他的房子租了出去,但是老人把自家改成旧物仓库的车库o匙交给了金秋,于是……

沈夜熙:怡宁,那个车库的位置——

遥:收到

{切场:金秋}

秋:苏警官,我们开始吧,闭上眼睛,我再给你一针麻醉,不会让你受罪的,刚刚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遥:离他远点,举起你的手,靠墙蹲下。我再重复一遍,离开他,举起你的手,然后靠墙蹲下。金小姐,我想绅士一点,但是如果你再不照做的话,我恐怕要履行我s职责了。

秋:你看,我说过,盛警官不是什么好人,他脸上再好看的笑容也是假的,随时都可以收回去。盛警官,你知道么?对于一个学医的人来说,杀人实在太容易了,只要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的小口子,就能让人全身的血液迸出去,按都按不住,你要不要试试看?(扭曲地笑)

遥:其他人一会儿就到,他们都知道这个地方,金秋,你逃不了的,但是现在,你可以做些让你的罪行稍微轻一点的事情。

秋:逃?你说我要……逃?哈哈……哈哈哈哈,盛警官,你不明白么?我对你们都说过,那天在警察局里,还记得么?我说,我现在活着,其实还不如死了!可是我要带着礼物,才好去见我的琚,苏警官,就是我的礼物,他会喜欢的,你说是吧?

遥:我可以用自己交换他。

秋:什么?

苏君子:盛遥你……

遥:你不觉得,比起他来说,我应该更符合你家吴琚的喜好么?

秋:是啊,合他的胃口……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这些人!琚是我一个人x,一个人的!你们有什么好?他只不过把你们当成标本的材料,你们根本不值一提,(恶狠狠)没有人能替代我!

苏君子:原来她的杀人动机里,竟然还隐含着那么一股子嫉妒。

遥:这我可不同意,姑娘,别自欺欺人了,吴琚那个人有过多少男人女人,你不是亲眼见过的么?

秋(吼):你胡说……

遥:你亲眼看见他用贪婪的眼神窥视着那些人,亲眼看见他沉醉一样地抚摸他们的身体,像收藏最完美的工艺品一样把他们的尸体p心保存起来……(妖孽地笑)啊,对了,我差点忘了,你的缝合手法,还是和他学的呢。

秋:闭嘴!闭嘴!

遥:怎么了?你还亲自帮他绑架过一个人,忘了么?就在这个地方,你的闺蜜、朋友、同学。你把她骗到这个地方,把她献给吴琚。金小姐,他撕扯着李苏的身体的时候,允许你参观了么?

秋:啊!你闭嘴!闭嘴!否则我杀了他!(下刀用力的气音)

遥:君子!

苏君子:幸好你来了。

遥:刚才看见你冲我眨眼睛就知道你的药效消退了,没事就好。

秋:不可能……不可能……

遥:小心!!

遥:呃……

秋:(歇斯底里的大笑)

苏君子:盛遥!盛遥!

遥:你没事吧……

苏君子:我没事,我没事,你坚持一下。

遥:幸好……没来得太晚……

苏君子:盛遥,你为什么——

湖:之后金秋被捕,她被送上警车的时候还在微笑,也许她内心深处的那个人就是她所有快乐的源泉。君子和盛遥被送进医院。(叹气)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样的他们,沈队、盛遥、君子、怡宁、杨姐……为了彼此他们可以付出一切,而我,就像一个看客,不能置身其中……

8

场景:医院

沈夜熙:呐给你的。

湖:谢谢。

沈夜熙:君子没事了,医生说他现在药劲儿没过,有点神志不清,明天就好了,我让杨曼先回去了,怡宁在局里处理后续工作,晚一点可以和她爸一起回去,也安全。

湖:嗯。

沈夜熙:你怎么了?

湖:我不知道,是我的错么?

沈夜熙:你说什么?

湖:苏哥被绑架,盛遥被刺伤,是参我没有及时地想到金秋的问题么?我以前都是一个人,从来没有和许多人一起工作过,我就像是一个旁观者。

沈夜熙:你觉得是你没有更好的加入我们,所以影响了所有人的效率?那也应该是我们所有人一起承担责任。你还是不懂什么叫合作吧?合作呢,就是要所有人一起努力,然后一起承担各种可能的结果。我们每个人既是单独的个体,又,整体的一部分,我们工作的时候是一个人,不工作的时候是一家人,懂么?

湖:是这样么?

沈夜a:当然啦!走吧,手术还得有一会儿呢,在这等着也没什么用,咱俩先出去垫垫肚子,晚上还得陪我在这熬着呢。一家人么,总不好让女孩子在这守着,你就跟着我辛苦点吧。

湖:沈头,你或许受过创伤,可是绝对没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症状。可是据说你有一段期间的记忆出现了遗失……所以我想,那不是遗失,应该是有所隐瞒吧?放心吧,既然你想要隐瞒,我就不会再打探的,不是说一家人么?

沈夜熙:切~你们这帮搞心理的,真烦人。


标签:坏道第二期广播剧琥珀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