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恐怖剧本

人偶娃娃

时间:2012-05-28 16:59:37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网络   阅读:2855   评论:0
内容摘要:【地点:英国伦敦】 【时间:二战之后】 【人物:人偶匠查理(变态音、偏受)、伯爵的女儿艾尔(loli)、人偶由米(loli)、女佣南茜、艾尔继母兰多珈维拉】(注:读艾尔这一角色,绝不不要有很强的感情色彩,要像行尸走肉那样,漠然的,阴郁的安静但不阴鸷,声音 柔但没有温度,声音平淡但不冰冷生硬,是loli音,有些单纯,但是不要童真。囧,我知道越解释越朦胧了,好吧,那读的朦胧点也行……)

序幕:人皮娃娃

第一场:

(旁白)

(小孩子的笑声)

精美的玩偶店的角落,光线昏暗,查理坐在逼真的玩偶中间,面目狰狞……

人偶匠查理:这些人偶都不像,木头太呆滞了,棉布一点也不逼真!金属太冰冷,矿石太生硬,皮子太粗糙,这个橡胶么……还是没有灵魂!不对,不对,都不对!我的孩子们哦,你们很可爱,可是还不像真的小女孩儿,真是是让我失望了……到底该用什么材质……什么材质……才能做出和人一样的玩偶……真人……真人一样的……(有点苦恼,有点沮丧)

【风铃碰撞的声音,开门声】

由米:查理先生,下午好!(乖巧,甜美)

人偶匠查理:,是小由米哦,眼睛是蓝色的宝石,皮肤是最华美的天鹅绒,我最可爱的小人偶,呵呵。玛丽修女让你来做什么?

由米:不是玛丽修女让我来的,她……现在很忙,没时间照看我们,因为圣格兰孤儿院就要被克塞尔伯爵拆掉了……(小,哭腔)我们现在很需要钱。

人偶匠查理:天啊,过来,可怜的孩子(同情),我对此感到万分难过,可是,我也帮不上什么。不过,这是什么?这个……

由米:这个么?是八音盒。一位来孤儿院看我们的夫人送给我的。我想把它放到这里寄卖,玛丽修女很辛苦,我想帮她。这个八音盒外面包着小皮子,很柔软呢,应该会买很多钱,是么?

人偶匠查理:可是,这个是什么皮子的?竟然这么细腻光滑……(颤抖)如果用来做人偶……可惜太少了(叹气)。

喃喃自语)等一下,这个是,纳粹标志,这个是……(内心独白:纳粹党经常用犹太人的皮肤做成工艺品,难道这个是……人皮!是啊,如果用人皮……就会和真人一样……完美……)

由米:查理先生!查理先生!这个难道不值钱么?(小声询问、担心沮丧)

人偶匠查理:小由米,你的皮肤真是漂亮,和天鹅绒一样白皙光泽(甜腻的笑、阴冷)。

由米:查理先生……(害怕

人偶匠查理:哦,呵呵,我是说,跟我到里边去吧,我请你吃小甜圈儿。

由米:咽口水)是莱特夫人每次去孤儿院都会带的小甜圈儿么?可是,我还要快点回去,玛丽修女不知道我偷偷跑出来,她……

人偶匠查理:呵呵,这样很好,呃不,我是说,小甜圈儿很好吃,不要犹豫了,快跟我进n,只要一会儿,一会儿就好……我的孩子……(阴沉)

第一期:蓝瞳娃娃

第一场:一辆豪华的轿车驶过查理的人偶店。

艾尔:橱窗里的那个皮偶娃娃(愣住)……停车!(平淡)

司机:是,小姐。

【刹车声】

南茜:艾尔小姐,您要去哪?您要抱着那座挂钟去?上面的塔针太锋利了,会弄伤您的。艾尔小姐……

【开车门声、脚步声】

南茜:艾尔小姐!(叹气)

【脚步声,风铃声,开门声】

人偶匠查理:我可爱的孩子,要买人偶么?呃……(内心n白:天啊,冷灰色的眼睛,如果能做成人偶的话一定很美。)

艾尔:她在看我……我听到她在哭……为什么那样看我?

远远的哭音)

人偶匠查理:(抽气声)你竟然……(惊讶)那个玩偶是不卖的!(生气

(转身的脚步声)

艾尔:好痛……她在说好痛……她说她叫由米……(自言自语

人偶匠查理:喂,你不要瞎说,赶快离开!(害怕、大声

(停顿三秒)

艾尔:请过来谈一下!(平静)

人偶匠查理:你在跟我说话?(犹豫)

艾尔:是的,请到这边来,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脚步声】

人偶匠查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把那个人偶卖给你的,真是个奇怪的孩子……

你啊——(惨叫)

【数声利刃穿破皮肉的声音】

艾尔:我讨厌别人说我奇怪……(冷淡)(片刻)由米是想让我这么做吧,我听到了……你说要他的血,对吧……真的听的懂。你看他流了好多血……好多呢……血是黑色的呢……(淡淡笑声)

然后,让我带你走么?

人偶匠查理:(喘气声)你……魔鬼……你是魔鬼……

艾尔:您说对了呢,额……让我想想怎么惩罚你好呢……

人偶匠查理:您……你……要干……什么……

艾尔:您在害怕吗?放心我不会杀你的,至少现在不会……

(调挂钟的声音……)

听……它走了耶……滴答……滴答……

啧啧……记住等到它停了,由米就会怖础…回来……

南茜:艾尔小姐您去哪里了,您的挂钟呢?外套怎么也不见了?这个是皮偶娃娃么,您竟然会买娃娃,可是您哪来的钱啊。我的上帝,这娃娃竟然跟真的一样……

艾尔:开车材愠车剿了……(冷漠)

司机:是小姐!

南茜:小姐,我们是要赶快回去,兰多夫人吃药的时间要到了,回去晚了,又该发脾气了。

艾尔:

南茜:艾尔小姐刚来不知道,兰多夫人怀孕了,您就要有弟弟或是妹妹了,克塞尔伯爵很高兴,偶尔也会有笑脸了!您的继母兰多夫人可是个大美人呢,虽说脾气不好,可是还年轻啊,过几年也会是个慈爱的好母亲。我……

艾尔:下车。

南茜:啊?

艾尔:下车。(冷淡

南茜:什 …什么?!(吃惊)

艾尔:聒噪的让人厌恶……你也觉得这样清静些?是这样才对我笑的么,由米……(吐气。不要恶狠狠的,声音淡然,就像说天气)

(小女孩的笑声)

【刹车声,启动声,飞速开走的声音】

南茜:那样的眼睛……真是个可怕的孩子!(恐惧、哭腔)

第二场:在克塞尔伯爵家的豪宅里。

克塞尔伯爵:你就是艾尔?我是你的父亲,这是你的继母兰多珈维拉。(漠然生冷)

【脚步声】

克塞尔伯爵:站住,转过来!难道这就是你的礼仪么?你的母亲就是这样教你的么!(微怒,严肃)

兰多珈维拉:克塞尔,她不过是乡下的野孩子,哪里懂什么礼仪!(有限、嘲讽)

【泼水声、杯子摔碎的声音】

兰多珈维拉:啊!你竟然用水泼我,真是个小疯子!小……(内心独白:这……这样冷灰色的眼睛……怨恨的眼睛……太可怕了……)

艾尔:在您因为她拥有象征邪恶的冷灰色的瞳孔,而把她抛弃在乡下时,她就已经死了,要知道,死人的礼仪,是不针对活人的。(平淡的,漠然的,不失礼节的

克塞尔伯爵:你的眼睛……和你母亲的……(惊恐)

艾尔:之前不知道么?尽管邪恶之瞳这种说法已经不存在了<可你还是怕吧!毕竟做了那么亏心事,怎样都逃不过……逃不过……阴沉、冷漠,但是绝不要嘲讽意味)

【咖啡杯打翻的声音】

克塞尔伯爵:你……你……真是个可怕的孩子……跟你母亲一样……(惶恐、踉跄)

兰多珈维拉:啊!克塞尔,那个小怪物手里的人偶会笑,竟然在诡笑!(恐惧)

克塞尔伯爵:快滚回的房间,不要乱说!(恐惧,厉声)

【上楼梯的声音】

艾尔:由米,我不喜欢她们,你要抓紧我的手,我怕,我会忍不住做错事……由米,你的手真凉……(自言自语)

第三场:艾尔的卧房

南茜艾尔小姐,东西都收拾好了,您休息,我先出去了。(迫不及待冲出去)

【关门声】

艾尔:由米,她怕我呢!

你也怕我么,你的皮肤这么 白,是因为害怕么?

那么,晚安,我的由米。

我会把窗户打开……

【开窗声、关灯声】

第四场:艾尔在做梦

由米:放开我!放开我!为什么我动不了了!救我……救我……(绝望)

艾尔:睡梦中)是由米!由米……

【刀具抨击的声音】

由米:查理先生,你要做什么!刀子!您拿刀子做什么!(惊恐)求求你,不要!不要!(哭闹)

人偶匠查理:我可爱的小由米,不要害怕,你只是身体被麻醉了而已,在清醒的状态下取下的皮肤会保持弹性,它会依旧热恚有着漂亮的光泽,就像现在一样。相信我,小由米,它会很漂亮,很漂亮……(伴随小由米惊恐的哭声、喊声)

由米:啊——惨烈)

【撕裂声】

艾尔:(惊醒)啊!(喘粗气)血……银白色的刀子上……白色的布上……不对不对,哪里都是血!都是血!由米,不要尖叫了,求求你不要尖叫了,我看见了,被揭开的皮肉……白骨……那个人是个真正的魔鬼……(哭泣)魔鬼……不要害怕……不要害怕……我找人来陪你好不好……那样就不会孤独了

【风吹动窗子发出巨大响声】

艾尔:啊——血!血(尖叫)

人偶由米:艾尔,是我,你还是害怕是不是……

你知道吗?我亲眼看见皮肤被剥了下来……还有啧啧的声音……

查理说……血配上白皙的皮肤是完美的……

陪我好不好……

艾尔:由米……(惊慌)

【推门】

南茜艾尔小姐!

艾尔:别进来!

南茜艾尔……啊!血!艾尔小姐您怎么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您……啊!鬼啊!

【烛台落地的声音、开门声,下楼声】

艾尔:由米……你回来了……我帮你把裙子换了吧。

【急促脚步声、推门声】

克塞尔伯爵:到底除了什么事!南茜!南茜!你自己过来看,哪有什么鬼!我看你是想要收拾包袱滚蛋!

南茜:不是啊,伯爵大人,刚才我明明看到艾尔小姐的被>上有一大块血迹,还有……还有……那个人偶,浑身都是血啊,头发长的可以把人勒死,笑的那么凄惨,眼睛就像幽蓝的路灯……跟魔鬼一样……不不不,那就是个魔鬼……

克塞尔伯爵:够了!我不管你眼睛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还是做了什>恶事被上帝惩罚才看见那些污秽的东西,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南茜:艾尔小姐,您说话啊,您刚才也明明看到的。(哭腔)我向上帝发誓,我可没有做什么缺德事情,艾尔小姐,你快跟伯爵大人说啊!

克塞尔伯爵:如果你再胡说,现在就带着你的东西滚!真是晦气!

【摔门】

兰多珈维拉:是那个人偶么?我就知道,白天我都看见了,那一定是个妖精!

克塞尔伯爵:那是你眼花了,快回去睡觉!

【脚步声】

兰多珈维拉:克塞尔,我没有眼花!那孩子也是个怪物,我看那孩子就觉得心慌,她一定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快把她送走吧!克塞尔!克塞尔!(声音越来越远)

南茜:艾尔小姐,(哭)您为什么不跟伯爵大人说啊,您明明看见……啊!您的眼睛!白天明明是冷灰色的……啊!(逃走)

【慌张〗挪缴】

艾尔:由米,他死了吧!

由米,你的皮肤变得红润了,真漂亮……

他的血好喝吗?

由米,谢谢你答应我,人偶就算是冷灰色的瞳孔,也会很漂亮……

第二期:嗜血娃娃

第一场:伯爵家的饭厅

【慌乱的脚步声】

兰多珈维拉南茜,出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

南茜:太可怕了!真是p可怕了!兰多夫人,伯爵大人,人偶店的查理一定是做了什么亵渎神明的事情,几天前竟然活活被人掏空了!(惊恐)

【茶杯打翻】

克塞尔伯爵:掏空了?

南茜:是啊,听说整个身子都空了,只剩下一张干巴巴的皮子和空空的头颅了,连骨头都不见了。人偶店里流出了好多血,街道都给染红了。脑浆……

呕吐声

兰多珈维拉:(呕吐)快走开,不说了!(厉声)

克塞尔伯爵:难道真的有鬼怪

兰多珈维拉:我知道了!南茜,那天晚上都在小怪物房间里看到那个魔鬼一样的人偶了!一定是她们做的!一定是他们做的!怎么办我们家竟然有两个能把人掏空的魔鬼!

克塞尔伯爵:兰多!你乱说什么!这跟艾尔有什么关系!(犹疑)

【下楼梯的声音、脚步声】

兰多珈维拉:你……你怎么下来了!啊!(惊恐)你的眼睛!

克塞尔伯爵:艾尔,你的眼睛怎么变成这种邪佞的颜色!(惊恐)

【托盘落地声】

艾尔:水蓝色么?南茜,你为什么害怕呢?不是很早就见过了么?

兰多珈维拉南茜!你早就看见了!为什么不早说,还让这两个魔鬼留在家里!天啊,那是什么颜色啊,可不是水蓝色,是诡异的妖魔蓝色!一不小心就被吸进去,绞的粉碎!你快出去茨阏饽Ч恚

【闷响,瓷器破碎的声音】

南茜:啊,艾尔小姐,你额头流血了!(惊呼)

兰多珈维拉太好了,魔鬼受伤了,快把她赶出去!

克塞尔伯爵:兰多你疯了么!艾尔,快回你的房间去,不要再出来了!

【上楼的声音】

兰多珈维拉:克塞尔,你为什么还让她呆在这里,难道你都没有看见她的眼睛么!

克塞尔伯爵:兰多你不要这样疑神疑鬼!

兰多珈维拉: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气愤)

(声音越来越远)

【空荡的脚步声】

艾尔:由米,我讨厌那个女人。

由米,为什么换了眼睛还是不行?你的眼睛明明很美丽!由米……

【关门声】

第二场:

由米:放开我!放开我!为什么我动不了了!救我……救我……

艾尔:睡梦中)由米!由米……

【刀具抨击的声音】

由米:查理先生,你要做什么!刀子!您拿刀子做什么!(惊遥求求你,不要!不要!哭闹)

艾尔:不可能,查理已经死了!你已经死了!

兰多珈维拉呵呵,我不是查理!你这个小怪物!小魔鬼!我要扒下你的皮,让大家都看看你丑陋恶心原貌!

艾尔:你走开!不要!为什么这样对我们!走开!走开!

兰多珈维拉:哈哈!扒下你的皮!扒下你的皮!

艾尔:啊——(惊醒、呼气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好多的血,我流了好多的血!(哭泣)

人偶由米:你醒了?

艾尔:啊!(惊慌)你……由米!

人偶由米:你醒了?

艾尔:由米,我讨厌那个女人。

人偶由米:艾尔,我的皮肤又变得苍白了。我不喜欢。

艾尔:由米……(害怕)

人偶由米:艾尔你不是说过,同为另类的我们只有彼此?我们不能再对彼此感到恐惧。答应我的请求吧,我也会答应你的请求。

艾尔:由米……我答应……

人偶由米:谢谢你,艾尔。

【水滴声】

第三场:清晨

兰多珈维拉啊————我的眼睛!

艾尔:由米,我们也出去吧!(有气无力)

兰多珈维拉:克塞尔,你带我走吧!那个孩子太怕了,她跟她母亲一样邪恶。还有那个人偶,那个人偶就跟真的一样你知道么,会看着你笑,我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太可怕!(哭腔)

克塞尔伯爵:我只是离开几天而已

兰多珈维拉:(厉声哭喊)你不要骗我了,你也害怕了对不对!诅咒总是要有人来承受,所以你把我关在这里,你要逃跑!你要逃跑!克塞尔!克塞尔!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啊,这也许会是个小伯爵,你不能这样对我!(哀求)

克塞尔伯爵:看住夫人和小姐,不要让他们走出这里一步!

兰多珈维拉:克塞尔!克塞尔!求求你,我求求你!

克塞尔伯爵:快把手松开!松开!你去看看你自己的眼睛!冷灰色的!你让我怎么带你离开!

兰多珈维拉:冷灰色,呵呵,这不都是你女儿害的么,把我还成这样你却像一走了之!我不会让你走的,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克塞尔伯爵:你真是个疯子!来人,把她拉开!

兰多珈维拉克塞尔——克塞尔——(歇斯底里)

【下楼梯的声音】

艾尔:(虚弱的喘粗气声)由米,他走了。啊!(摔到)

南茜:艾尔小姐,您怎么下来了,您脸色这样惨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刀叉碰撞声】

兰多珈维拉:你这个小魔鬼!我杀了你!杀了你!

南茜:艾尔小姐!您快上去吧!兰多夫人,您快把叉子放下啊!啊!(跌倒声)

【缓慢上楼梯的声音、喘粗气声、由米落地的闷响】

艾尔:啊,由米……(虚弱)

兰多珈维拉:啊哈!这个人偶也是个魔鬼!

【叉子穿透人偶的声音】

艾尔:由米!不要啊!

兰多珈维拉:我插死你!插死你!让你再害人!

南茜:啊————血!

兰多珈维拉:哈哈!你们看到了么!看到了么!人偶竟然会流血!我都说过这是个魔鬼!克塞尔,我早就说过,可是你为什么不听我的……(哭泣)

连s带爬的下楼的声音、碰撞声】

艾尔:(悲痛)由米!由米!(哭泣)我讨厌那个女人,杀了她吧!

第四场:晚上

南茜:兰多夫人,水放好了,您先去沐浴吧!

兰多珈维拉:(神志不清)沐浴?对,我今天把魔鬼杀死了,明天克塞尔就会回来了,是要好好庆祝一下,嘻嘻。(顿)不对!不对!那个小怪物还没死!是你!是你!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她!你和她是一伙的对不<,南茜,我早该看出你也是魔鬼!

南茜:(慌张)兰多夫人您说什么,我不是魔鬼,您快放开我!

【各种物品碰撞的声音、倒桌子到椅子、瓶瓶罐罐的随便扔点啥吧】

兰多珈维拉别骗我了,我不能把魔鬼放开!我要杀了你!杀光了魔鬼克塞尔就会回来了!呵呵,他就回来了!

【拍门的声音】

南茜:(窒息、被扼住喉咙)您快放开我!救命!救命!

兰多珈维拉给我过来!

南茜:啊!

【乒乒乓乓乱七八糟倒了一地】

兰多珈维拉我淹死你!我掐死你!

【水里扑腾的声音】

南茜:唔~(水声)扑~(水声)啊~(水声)

兰多珈维拉魔鬼就要死了!哈哈哈!就要死掉了!

【水声越来越弱,然后消失】

【尸体从水里拽出来的水声,尸体倒地的闷响】

【迈进水里的声音】

兰多珈维拉呵呵,魔>死掉了,这下可以洗澡庆祝一下了!

【水声】

兰多珈维拉呵呵,好温暖啊!(惬意)怎么会越来越温暖呢?(停一会)这是……血……(惊恐)啊——(喊道一半被水淹没)

【激烈的水声】

第五场:艾尔卧房(这一段,艾尔声音一直虚弱)

由米:放开我!放开我!为什么我动不了了!救我……

艾尔:(睡梦中)还是由米!

【刀具抨击的声音】

由米:查理先生,你要做什么!刀子!您拿刀子做什么!(惊恐)求求你,不要!不要!(哭闹)

艾尔:由米,没有人在这里,你看清楚,只有我啊!

由米:艾尔!艾尔你要救救我!艾尔!快过来……过来……

艾尔:由米……你为什么……拿着刀子……

由米:艾尔,不要怕,过来,跟我躺在一起,来帮我……

艾尔:不,你要干什么!你不能这样!(惊醒、喘粗气)

人偶由米:你还是醒了。

艾尔:啊!(惊吓)由米!(顿一会)你已经恢复了?(小声)

人偶由米:艾尔,告诉我,你梦见了什么?

艾尔:由米,不,别那样看着我,别用冷灰色的眸子看着我!(惊恐)

人偶由米:我已经答应你的请求了,她死了,所以你不能拒绝我!

艾尔:不,我不能再把血给你海我承受不住,我会死的!(沙哑)

人偶由米:艾尔,你从未拒绝过我,你从来都是明白我的,是么?

艾尔:不可能!我会死的!会死的!你快走开!

【物品碰撞声,摔东西的声音】

人偶由米:不会的,艾尔,不会的!你的血是甜的……来吧……让我们一起……永远在一起……

【慌乱的虚浮的跑步声】

艾尔:走开!走开!

【开门声】

人偶由米:艾尔!

艾尔:走开!走开!

【跌跌撞撞的跑步声,开关门的声音】

人偶由米:艾尔!

>尔:啊!你走吧!我求求你,快离开吧!

人偶由米:艾尔……艾尔……艾尔……

艾尔:我收回我的请求,你离开吧!

人偶由米:来不及了,艾尔,来不及了>

艾尔:我为什么动不了!你把我怎么了!啊,(一声惨叫) (越来越虚弱,最后,声音消失)你不能这样,我会死的,会死的……

人偶由米:我会让你永远陪着我的,同>另类的我们只有彼此了不是么?艾尔!

落幕:永生娃娃

【汽车的响笛声、人来人往脚步声】

妇女:莎莉!莎莉!

莎莉: 妈妈,你看,那个蓝色眼睛的人偶,还有那个冷灰色眼睛的人偶,漂亮么!

妇女:天啊,简直就跟真的一样……

莎莉:妈妈,她们都要跟我回家,怎么办啊!

妇女:呵呵,鬼丫头,是你自己喜欢吧!人偶怎么会说话!

莎莉:真的,他们还对我笑了呢!

妇女:呵呵,那小莎莉就把她们领回家吧!不过,有了人偶就不可以买小狗了哦!

【风铃声、开门声】

莎莉:我好像真的听得懂你们说的呢!要跟我回家么?


标签:恐怖剧本人偶娃娃娃娃人偶  
上一篇:幽灵别墅
下一篇:校园一夜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