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恐怖剧本

荒坟

时间:2012-05-28 16:56:25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网络   阅读:3192   评论:0
内容摘要:荒坟 【人物:安踪 白翌 旁白 老板 船夫 水魅 大爷】旁白:千目入龟寻荒冢, 四龙入水截阴魄。 八方聚气魂不散,, 北尊龙鼋【yu醤】镇玄璜。

{第一场 冬夜 安踪白翌同居的宿舍是温暖的啊}
旁白:冬夜的天空就像是打翻了墨汁的水墨画,暗得看不太清楚远处的景象,只有淡淡一个轮廓。安踪歪了歪酸疼的脖子,看着窗户外面点点的雪花,悄然无声的融入了黑暗之中。他眨了眨眼睛,又立马埋头扎进满桌的地图当中。
白翌【兴奋】:找到了!就是这里。
安踪【激动】:老白,有你的呀,居然找到了!
旁白:白翌抓起边上那张借寿婆给他们的纸片晃了晃——
白翌:老太婆真够狠的,居然最关键的地方用一笔带过,害得我们这几天绕了多少弯子才查到这鬼地方。
安踪(独白):前阵子去鬼市真是把八辈子的胆都给吓没了,我现在看到穿黑棉袄的老太就莫名的恐惧。虽说我们安全的回来了,但是那鬼老太却给了我们出了一个难题,要我们去找那个不知名的坟墓。
旁白:纸片上面歪歪扭扭画着个湖,当中是一个乌龟形状的岛屿,四周有山脉围绕,感觉是个内陆的淡水湖。但是更加进一步的东西完全没有,只有一首意义含糊的诗:千目入龟寻荒冢,四龙入水截阴魄。八方聚气魂不散,北尊龙鼋镇玄璜。
安踪【担心】:老白你怎么就确定那东西一定在这个湖?
白翌:轮廓很相似,而且这湖叫芊慕湖,芊慕、千觯八九不离十了。
安踪【独白】:我拿起了地图,照着纸条仔细比对,的确当中那个不显眼的岛屿形同乌龟一般,一头探入水中。也就符合了诗中千目入龟的含义,而我们要去找的就是那座荒废的坟墓。安踪:既然如此,还等什么?兵贵神速啊!
白翌:这几天都在下大雪雎范疾环奖悖我看我们还是再等等吧。
旁白:安踪皱了眉头看了看天,心里虽然是十万火急,生怕去晚了,那鬼老太又回来转悠,但是看着窗户外面那层厚厚的积雪也实在无奈。
白翌:其实那湖也不远,估计过去也就几天时间,现在又是寒假,我们都闲着没事。但是……


安踪:老白,有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白翌【郑重】:估计你舍不得那特快火车费啊!
安踪:你别看死老子舍不得花钱!不就是特快么!去就去,比起钱,命重要多了!安踪(内心):所谓长志气不长财气,我再这样下去估计就要被白翌这小子看死了。
白翌:小安,我这不是想开个玩笑么,让我们都放松下心态,别往心里去。咱们现在就去准备准备,我去定车票。既然那老太那么着急,这事看来的确有些玄乎。
安踪:你看我们这次需要带什么东西去?那老太说的地方肯定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说不定那荒坟根本就是个鬼#
白翌:她虽然是鬼婆子,但是好歹是接近半神的存在,不会让我们平白无故去送死,而且明显那个地方并非是了无人烟的荒山野岭,就算玄乎一点应该也不至于威胁到我们的生命。
安踪:那么好歹要带些防身的东西啊,否则这心里太不踏实了。
白翌【轻笑】:0舶。就算给了你一把刀或者是抢,遇见那些物理攻击无效的东西,那和废铜烂铁有什么区别?(物理攻击不行其实可以用技能攻击啊~~)

{第二场 芊慕湖}
旁白:第二天下午,两人就坐上了去芊慕湖的特快列车。安踪无聊得打了个呵欠,索性裹了裹衣服,把头埋在了羽7中,低头打起瞌睡来。
安踪(独白):迷糊中我似乎看到了个山洞,那里有一个布满了灰的铜盒子,也看不出年份。我慢慢走过去,盒子的缝隙中却开始流出血来,我害怕地想要转身就走,身后站着的白翌却对我露出了诡异的笑脸,渐渐的他的脸变得模糊,血从他的眼角和嘴角A顺隼础—
旁白:安踪吓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一睁眼依然是在列车上,白翌坐在他对面,估计也累了,正低着头打瞌睡。安踪起身去列车的洗手间洗了把脸,冰冷的水沾到脸上头脑倒也清醒了几分。
安踪(内心):居然做恶梦了——
旁白:安踪再次回到自己的座I鲜保白翌已经醒了。
白翌:你脸色不怎么好,不会是感冒了吧。
安踪:没事,估计是车给颠的。下车吹下风就好了。
旁白:几个小时后就到了芊慕湖,两人一下车,就被吹来的冷风冻得打了一个颤。虽然说南方的气候比北方要暖和,但是到了冬天,这种潮湿阴5母芯踉兑比气温低更加熬人。
白翌:先去落脚的宾馆,明天我们再去芊慕湖。
旁白:这里是个古镇,周围的旅游业十分发达,所以找个小宾馆并不难,走出火车站就可以看到许多旅馆招牌。两人去了一家离湖比较近的小旅社,老板是当地人,干活很利索,很快就给他们E藕昧朔考洹
安踪(独白):安顿好以后,正赶上晚饭,我们下楼随便点了几个菜,看到老板一个人坐在柜台边的一张桌子上吃饭,就索性过去搭了个桌子和他聊天,顺便也能问问芊慕湖的事。
白翌【状似不经意】:我刚才看到附近有个湖,中间还有岛,看起来景色也不!
老板:这个季节不是去湖的好日子,因为天冷,而且湖水的暗流多,很多的船家都只肯绕着岸带你们转一圈。那岛上不是旅游开发的景点,也没人去看。【压低嗓音】而且据说那岛上闹鬼,可邪乎了,一般连船家都不去那里打鱼。
白翌:哦?这话又怎么说了?
0澹壕菟的抢镆恢狈船,前些时候还死过人,也许是暗流特别的多,现在大伙主要靠旅游业,也不怎么去打渔了。
旁白:两人互看了一眼,也不再多问什么,只随便扯些闲话。饭后回到自己房间,白翌开始整理着明天出发要用的行李。
安踪:老白,你看这次去到底有多危#看来那地方真的很邪乎啊。
白翌【叹气】说:见机行事。

{第三场 上岛}
旁白:第二天两人起了个大早就直奔湖边,大冬天来湖边闲逛的人不多,租船的生意也都十分清淡,船家看他们两个一身旅者打扮立马就上来搭话,但是一听他们是要去湖中央的小岛就又8龈霰艿迷对兜摹
安踪(独白):就这样我们逛了一上午,腿都走哆嗦了,还是没有人肯载我们过去,我们望着湖中央的那个模糊的小岛只有摇头兴叹。
旁白:两人渐渐走出了旅游景点的区域,到了一块浅滩,突然发现在不远处的石头后面居然有一个乌篷。安踪拉着白翌<泵Τ那里走去。那里有一艘观光用的小船,安踪四下看了看,却没有见到船夫,一时有些发急。这个时候一个船夫模样打扮的人领着三个游客走了过来。

安踪(内心):这倒是来得巧了。
白翌:师傅,你看你能不能带我们去湖中央的那座小岛?
船夫【憨厚地笑】:成,正好你们给我开张。
旁白:船老大是一个健壮的中年人,皮肤是那中常年日晒后产生的红黑色,方正的脸看上去很朴实的样子,相貌普通得很,只是额头左侧有一块硬币大小的伤疤,这人一看就是常年在湖上打渔为生的渔民。跟在他身后游客打扮的三个年轻人,是两男一Γ冲安踪和白翌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接着就先进了船舱。
安踪(内心):还有其他人要去那里?都已经下午了,那个地方应该不算旅游景点吧。
旁白:船很快离了岸,船夫是个老手,虽然湖面上风很大,但船仍然十分稳当。
(船舱内。)
安踪(独白Γ河胛液桶滓罡糇抛雷佣宰的三个年轻人非常安静,只看着船外的景色也不说话。我转头看看身边的白翌,发现白翌似乎受到了他们的感染也一直看着湖面周围的景色。安踪【嘀咕】:我们这也不是来旅游的,你倒真是悠闲。
旁白:没人说话,安踪只好跟着看窗外的景色。这里风Φ故遣淮恚周围山峦成叠,即使是冬季,也依然有一种萧瑟的美感。
白翌:四龙入水拦阴魄。八方聚气魂不散……
安踪:老白,你怎么了?
白翌【低声】:我明白了这句诗是什么意思了!你看这湖四面环山,就像四条巨龙,包围住这湖一般。这样在风水学中就形α艘恢志垡醯男翁,阴气散不出去。但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里早该出事了,为什么还能如此安稳呢?实在是太奇怪了。
安踪(内心):的确这里山的形式就像是诗中四龙入水之局,如果真的是如此险恶的风水局,就不会单单就这岛附近有问题,而是整个湖周围都是阴气积聚Φ匕 
旁白:就在这个时候,船明显地摇晃了起来——
安踪【紧张】:怎么了?
船夫【轻松】:没什么只不过是遇到个小暗流,这里的暗流很多。但是我在这里掌了大半辈子的舵,早就习以为常了。这里以前叫千目湖,就是因为越是靠近湖中央的地方暗流越多。来改革开放了,要搞旅游业,觉得叫那个名字不够吉利,于是才改名字的。
旁白:那三个人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恐慌,没事人一样的看着四周,一点也不担心暗流的事。


安踪这才发现,他们衣服穿得很单薄,感觉就是秋天的衣服,而且在他们的脚下有一滩水,大概是在雪地里走,衣裤上沾了雪的关系,现在船舱里温度略高,雪都化了开来。
安踪【抽了口冷气】:嘶——不冷么?
船夫:要到哩,我会在太阳下山前来接你们。

{第四场 你们中的一个人是鬼}
旁白:几人下了船,船夫摇着桨,没多久就行出了很远,阴诺奶炷芗度自然不好,很快就看不到小船了。
安踪(独白):白翌打开地图合着纸片一起对照,然后我跟着他朝山顶的方向走去,而那三个人就走在我们前面,他们并不是并排而行,而是一个接着一个,低着头,走得非常缓慢,像是诡异的朝圣者。
白翌:快到了,估计坟旁谏蕉ィ我们加把劲爬上去。
安踪(独白):我望向山顶,那里静得出奇,就连鸟叫声也没有,那三个怪人就缓慢地向山顶爬去,即使被石头树根绊倒也浑然不觉。我看的有些发怵了,这样的三个还能叫活人么?安踪【小声】:你看那三个人太奇怪了。
白翌【茫然】:这琶挥衅渌人…… 安踪(内心):什么?没有其他人,那么那三个是什么?安踪:前面那三个人……你……你看不见?
白翌:不,这里只有我们。
安踪(独白):突然我感觉四周冷的降至冰点,血液也象被凝固了一样。
旁白:安踪抬头看着那三个人,发现其中那个女人在回头看他,女人动了动嘴唇,竟是在说:你们中的一个人是鬼……
安踪(内心):我们中的一个人是鬼,难道说,其实我们在前面暗流中就已经遇难了?当中有一个人已经死了?
旁白:四周诡异的安静,那三个人依然在爬,但是他们怎么都没有爬到山顶,就像是不龅脑地踏步一样。


{第五场 尼玛的依赖啊}
旁白:安踪想起白翌原来说过,有些人因为一瞬间死亡,所以会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事实,
安踪(内心):难道是我死了?不对,刚才船明显只是晃了晃,根本没有翻,船夫和白翌明明都看得到我。那么难道死鍪前滓睿坎豢赡堋…人家说鬼话连篇,走在我们前面的三个,如此单薄的秋装,潮湿的衣服,他们才更不像人,或者就是原来落水死的,那我为什么要相信他们的话?可是即使是鬼,白翌原来不是也看得到么?为什么这次他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旁白:白翌发现安踪脸色不好,伸鱿胍来拉他,安踪却发现白翌的裤脚上也是湿的,车上做的那个梦不期然地又撞进了脑子里,诡异的感觉让他心头一凉,下意识的向边上避了避。
安踪【哆嗦】:这里不只有我们……还有三个人,他们和我们一起坐船来到了这里!
白翌:你说除了我们外,这里有其他三个觯
安踪(独白):我点了点头,正当我要开口的时候,突然发现白翌的身后伸出了一双手,一双肥胖臃肿的手,指甲都是紫黑色的,皮肤白好像透明的一般。
旁白:渐渐的从白翌的背后探出了那个女人的脑袋,安踪一转身,发现另外两个男人就站在了他的背后。他们头发龆际撬,脑袋大的出奇。好像是被水泡的时间太长了的……尸体!安踪连忙倒退,碰到了白翌,本能地拉着他就往山顶奔去。
安踪(独白):我握住他的手,他的手都是湿的,似乎略微有些肿……我颤抖的抓着白翌,回头小心地看了他一眼,幸好他和往常一样,只是眉头皱的很紧鲆恢倍⒆派蕉タ矗眼中闪着奇怪的光,嘴里念叨什么。我尽量不让自己去怀疑白翌,只是咬着嘴唇拼命地爬。


标签:恐怖剧本荒坟老太婆水墨画天空  
上一篇:校园一夜
下一篇:七个房间2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