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风剧本

临溪辞 鸳鸯梳

时间:2012-08-12 22:46:42   作者:三生陌广播剧社   来源:杨千紫授权改编剧本   阅读:2788   评论:2
内容摘要:古风,鸳鸯,楼兰,杨千紫

【临溪辞 鸳鸯梳】此为杨千紫授权改编剧本。

 旁白:【大气音】男音,女音不限
宁阳公主:【少御音】16岁,大周长公主!万千宠爱于一身!却是心系天下!
晚倾:【轻灵少御音】原是七公主的侍女,后被七公主变成鸳鸯梳上的泪型凤血玉,再后又代替宁阳公主活了下去!
贺兰雪:【青年音】20岁,楼兰王子,因大权旁落成了沙漠里的游匪,但不可磨灭他爱国的心!
云抑:【成熟铁血少年音】18岁,突厥太子,战功赫赫!却为宁阳公主建造了一座皇宫,独宠宁阳公主一人!
如云:【青年女音】20岁,贺兰雪侍女,爱慕贺兰雪,常年更随贺兰雪游走于沙漠,自有一股狠厉!
大周皇帝:【中年叔音】40岁,大周皇帝,宁阳之父,对宁阳公主是万分喜爱,却是无奈让其出嫁!
大周皇后:【中年御姐音】38岁,大周皇后,宁阳之母,对宁阳疼爱异常!
王母:【高贵御姐音30岁,母仪三界!
道士:【神棍音】35岁
喜婆:【中年妇女音】33岁
宁阳公主(少):【萝莉音】9岁
云抑:【稚嫩少年音】11岁
 
 
 
旁白:千种情怀付谁说,桃花折幽香,无处消宁
路人甲:你听说了吗,宁阳公主要远嫁突厥和亲?
路人乙:(白眼)怎么没听说,皇榜都发了!这宁阳公主国色天香,貌若天仙,今,自请远去苦寒北地与突厥和亲,只为咱大周子民得享清平,不受战乱之苦,公主大义啊!
路人丙:是啊,得如此母仪天下之公主,是我大周百姓的福悖
路人丁:(横铁不成钢)你们……我大周堂堂乃礼仪之邦,如今却要以一个女子的终身来换取和平,这……这让大周的七尺男儿情何以堪啊!
路人戌:可不是吗?反倒像是我大周怕了哪蛮夷突厥!
老者:(无奈)哎……
 
旁白:明黄轿子愎京城的每一条街,间或有些许言语传入宁阳公主之耳,她浅笑不语,却恍然间想起了昨夜……
 
大周皇后:(哭泣,指责)你怎么这么狠心,倾儿还那样小,你却舍得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嫁到野兽群里去?他可是你的亲骨肉啊!你怎么就舍得与她一生再不相见,你忝瓷岬茫
大周皇帝:(无奈)……哎……
宁阳公主:父皇,倾儿愿意嫁到突厥,还请父皇成全!
大周皇帝:(心酸)倾儿,苦了你!
宁阳公主:父皇,倾儿不苦!
 
 
宁阳公主(内心):我是如此急切的想要嫁去突厥阄壹堑媚歉鲈在满树繁华下吹奏羌笛与我听得那个穿着兽皮的俊朗少年,那个叫云抑的少年!
云抑: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姑娘。总有一天,我会将你带走!
宁阳公主:(害羞)哼……
宁阳公主(内心):在那个柳媚花娇的夏日,似火的海棠,婉转如莺的羌笛,我以此心付君心。
云抑:我要走了,倾儿,等我,不会很久的,等我来接你!
宁阳公主:这把鸳鸯梳,你拿着!你记住,当有一个女子愿将鸳鸯梳赠与对方,就代表着她愿意和你比翼双飞!
云抑:倾儿,此生,我定不负你!
宁阳公主:嗯。
 
宁阳公主(内心):那是我听过的最美的一句承诺,那是他还是个不得宠的皇子,在他之上尚有数位皇子,那储君之位却是不会落到他身上。而今,七年之后的今天,他夺得大位!他还记得那是的承诺,随着和亲的文书,还有这一封属于我的信,一封带着那把有着如泪般凤血石的信。
云抑:倾儿,别担心,迎娶你的人是我!倾儿,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七年了,我努力了七年,终是没有白费!七日之后,我要在我为你建造的宫殿里,在我们的喜力上,亲手从你手上接过这把鸳鸯梳!我们再不分离!
 
 
宁阳公主(内心)抛于铜镜前,红妆满面,不知为何却想起了儿时那道士的话。
道士:公主八字里富贵福薄,乃是芦苇琉璃之命。公主十六之时有一劫,若能挺过,便是一生鸿运,万世景仰!
喜婆:一梳白头偕老!
宁阳公主:真是可笑,我怎么会死!
喜婆:二梳举案齐眉
宁阳公主:我怎么舍得死?我怎么舍得这么多爱我的人,还有这万里江山?
喜婆:三梳儿孙满堂
宁阳公主:(吐血)噗~(内心)我不甘。
【梳子坠地的音效】
宁阳公主:(祈求)代我活下去,待我活下去……
晚倾:……好……
旁白:至此梳灵晚倾成了宁阳公主!
 
 
第二幕
旁白:雨道红鼓声,白马喜稠系,起红妆凤凰卿
大周皇后:(含泪叮嘱)倾儿,此去路途遥远,你我母女二人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那儿又是苦寒之地,千万……照顾好自己……
大 皇帝:倾儿,你……
宁阳公主:(哭泣)父皇,母后,此番远去,倾儿不知何时能回,万望父皇,母后保重身体!
大周皇帝皇后:倾儿,来……父皇母后送你上轿……
【喜乐】
路人甲:(叹息)哎~新郎竟没有来迎亲!
路人乙:你不懂,这是突厥习俗。新郎在成礼之前是不可来女方娘家的,免得在一接一迎之间走了回头路,坏了彩头!
路人丙:(感叹)现今世道动荡,宁阳公主此番远嫁突厥和亲,大周与突厥就是那姻亲。此后,两国联手,怕是再无外地可撼动我大周威仪了!
路人丁:谁说不是呢?只是(无奈叹剩……哎……
 
【风沙声】
宁阳公主:(轻声)停轿。
{下轿,走动}
侍卫:(担忧)公主,那后面就是悬崖,您要小心……
宁阳公主:(叹息)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箭啸声】【撞箭声】【厮杀声】
贺兰雪:(笑)宁阳公主,久仰大名。我一直都好奇你是个怎样的人。上次你微服出宫,我在你轿子里下了重毒!三日之后,连马都毒死了,可你却安然无恙。现在想来,那或许是因为,老天爷垂怜容貌绝丽的女子,不忍看着倾国名花没入尘土吧!
宁阳公主:(镇定)放了我的亲随。我跟你走!
贺兰雪:(促狭,笑)当然得跟我走。方才救你那一箭,可是我射的呢!
宁阳公主:(微愣)呃
贺兰雪:(仰天长笑)好一句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因为这一句,我便留下你!
 
 
第三幕
装祝喊侔闫跖涤删落,鸳鸯散怜见双燕双咛
【推门声】【脚步声】
贺兰雪:宁阳,你真是越来越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了!
宁阳公主:(淡然)公子请坐!
贺兰雪:(轻叹)……将你抓来数十天,你不哭也不闹,反倒安之若素。只给你一本《诗经》,便可让兹绱税簿猜穑
宁阳公主:(笑)那么依公子所言,我是该哭,该闹,还是改悬梁自尽?……如果这些有用的话,你也就不是贺兰雪了。
贺兰雪:你知道我?
宁阳公主:大周一旦与突厥联姻,夹在中间的楼兰小国便再无生存余地。所以,最不希望大周与突厥联姻,资煜ど衬地形的人,应该就是楼兰了。何况,传说楼兰皇子贺兰雪有天人之姿,流亡在沙漠中,落草为寇。要猜出是你,其实并不难!
宁阳公主:其实如果没有你,楼兰怕是早就亡了。……突厥去年与楼兰开战,楼兰虽富庶,人丁却是稀少。倘若不是出了一个杰出的皇子贺兰雪,着氯族的人都已经被突厥俘虏了!
贺兰雪:你倒是知道的清楚。俘虏?哼,那倒算好的。你可知突厥铁骑,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单是我贺兰皇族的血,就足以染红半片沙漠!(变轻)他甚至杀了我的未婚妻,她是那么善良的女子,手无寸铁!
宁阳公主:(难以置信)不椎模云抑他不会那么残忍!
贺兰雪:(自嘲)成王败寇,也没什么残忍不残忍的。我不杀你,其实,也并非怜悯。而是,你另有用途!
【脚步声】【开门一半的声音】
宁阳公主:贺兰雪,你不要走!
宁阳公主:乱世桃花逐水流,你以为凭我一介女子。便滓挟得了突厥?【脚步声】突厥人骁勇善战,日益不把大周放在眼里。这几年他们西征西域,东取楼兰,若非耗费太多人力财力,你以为他们会答应和大周联姻?你若利用我去杀突厥皇子,也不过是替他们找个他日与大周宣战的借口!
贺兰雪:……(笑)你贵为公主,真是出人意椎拇厦鳌A口才也大气玲珑,可你以为,就凭这一番话,我便会放了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宁阳公主:{靠在窗棂上}(叹)我只是不忍心看到生灵涂炭!
【脚步声】【衣服摩擦声】【接吻】
宁阳公主(内心):我不该对他心动,可是我,没有办法!
 
 
 
第四幕
旁白:亭下素颦湿路人,断魂处知道琵琶声声凉
宁阳公主(内心):我终究还是重新穿戴上了凤冠霞帔,上了喜轿。只不过送亲的队伍却不是父皇与我的那一批了。
【叩门声】【推门声】
如云:这汤败火清凉。小姐先喝了吧!
【奔跑声】【推门声】【喘息声】【碗坠地声】
如云:{下跪}少主,如云求您以大业为重!
宁阳公主:(黯然)我在你们手里,今日不死,明日也劫数难逃。贺兰雪,我只要你一句话!
贺兰雪:(颤抖)……我……
如云:鸷堇)你勾引少主,不知廉耻!
【掌风声】
贺兰雪:出去!
【慌乱的奔跑声】【呼吸声】
宁阳公主:为什么?
贺兰雪:(哀伤,眷恋)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能那么对你!
【亲吻】
贺兰雪:(轻声,呢喃)倾儿,我怎会这般舍不鹉悖
 
如云:少主,为什么,明明只要讲那个女人毒哑,只要将那见血封喉的毒药抹遍她周身,我们就可以坐等那突厥皇子的死讯,为什么!为什么您要打翻那碗汤!
贺兰雪:(坚定)她是我的女人!
如云:(颤抖,期盼)那如云呢?
贺兰穑核湓蛉缭疲匪我思存!
 
【车马声】
贺兰雪:(冷漠)你走吧,去做你的和亲公主,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
宁阳公主:贺兰雪,你不要丢下我!
贺兰雪:(微笑忧伤)倾儿,即便我能放下仇恨,你又岂能放下你的责任?你是大洲的公主,鹉苎劭醋潘因你而燃起战火?
【取物声】
宁阳公主:临走前,让我为你谈一曲!
罗带轻衣伞下行烟雨古道向长亭 
纤指琵琶弄娥眉淡雾扫檐外双燕争相停 
千钟情怀付谁说桃花折幽香无处消宁
鸳鸯梳一片依稀年幼景细草庙烛鹧漳
 
雨道红鼓声白马喜绸系帘起红妆凤凰卿
亭下素颦湿路人断魂处只道琵琶声声凉
百般契诺由君落鸳鸯散怜见双燕双咛 
凄凄芳草陌姗姗儿时影青丝缭落不成鬓
雨歇凭栏处渐去月华影不见归时不闻音
 
贺兰雪:公主这把鸳鸯梳,我贺兰雪收下了!他日有缘再会!
【马蹄声,嘶鸣声】
宁阳公主:青丝缭落不成鬓,不见归时不闻音。贺兰雪,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了!
 
 
第五幕
旁白:百般契诺由君落,鸳鸯散怜见双燕双咛
云抑:怎么这么久才来!
侍卫:(小心翼翼)回皇子,在送亲途径沙漠时,队伍不幸遇到了沙暴。被困数月!还好公主祥瑞之身,终于否极泰来!
云抑:嗯!
【快步声】
云抑:(上前拥抱)(急切)倾儿,我等你等得好苦!
宁阳公主:<推开){下跪}按照大周风俗,喜礼未成,你我还不是夫妻,还请皇子莫怪……(轻柔)云抑……
云抑:{大笑}是我忘了!(伸手扶起)快起来,倾儿,我又怎会怪你!
 
嫔妃甲:你听说了吗?楼兰余孽在沙漠边境作乱,这次还联合了南部的商、苗两族!
嫔妃乙:嗯,听说战况激烈,太子殿下打算亲自领兵出征呢?
嫔妃丙:这次太子殿下出去不知道要多久,哎,又要独守空闺了!
嫔妃丁:有什么区别吗?自从那宁阳公主来了之后,殿下还宠过别人吗?
嫔妃 众:……哎……
 
宁阳公主:/抑,我今日听闻楼兰余孽在边境作乱,是否真有其事?
云抑:{轻叹}楼兰小国,俩年之前被我领兵灭掉,原本不足为患。只可惜,留下个贺兰雪。此人骁勇善战,心深似海,实在是不好对付!
宁阳公主:楼兰破城之日,他是怎么躲过了?
云抑:那日屠城之时,贺/雪刚好被他楼兰王妃关在地牢。后被已故楼兰王过去的亲随救了出去,日后才纠集了旧部余孽,与我突厥抗衡!……贺兰雪,自幼冰雪聪明,本是万千宠爱在一身。可是后来,楼兰王被自己的妃子所害,大权旁落。当时贺兰雪年幼,只好逃亡西域,辗转数十年,才得以重返故国。
/阳公主:原来如此……时候不早了,明日再聊,早点歇吧。
宁阳公主(内心):(颤抖,苦涩)原来,你受过这么多的苦!
 
【快马加鞭声】
铁骑:(兴奋)报,太子胜了,太子胜了!楼兰欲孽尽数被擒,楼兰少主贺兰雪与太子殿下相博正酣时,不/怎的,望着太子脖颈出神,被太子移到斩杀!
宁阳公主(内心):(悲伤)他必是在那生死攸关的一刻,想起了我
宁阳公主:(悲泣)
【烈焰声】
旁白:她终究是选择了这条路,一世繁华就这样落幕!
 
 
第六幕
旁白:雨歇凭栏处,渐去月华影,不见归时不闻音
王母:晚倾,人间有人间的定数,天庭亦有天庭的规矩,岂能事事如你所愿?
晚倾:七公主痛苦一世,晚倾便为她蹉跎七世,如今,只求一朝如愿!
王母:你……
晚倾:娘娘,晚倾当年乃是七公主的侍女,因七公主希我能守护她的爱情,便将我化为那鸳鸯梳上的凤血玉!世人都道七公主感天动地,终是与心爱的人相守一世。谁曾知,七公主最终为逃脱追兵跳入冥河含恨而终?晚倾,在人间辗转千年,自以为看透了一切!可是,在看到宁阳公主那不舍不甘的眼神时,却动了恻隐之心!她掏砬愦替她活下去,因为她身上系着天下兴亡!那时起,晚倾变成了宁阳,有着她的一切,记忆、身份、情感!晚倾以为这一生,晚倾会按照宁阳的路走去.。可是晚倾还是遇上了贺兰雪,那个让晚倾不得不爱的男子!
王母:{叹息}凡事都有代价,你要为他逆天改命,便会魂飞魄散,再无轮回的机会!值得吗?
晚倾:我只要他一世,平安喜乐!
 
旁白:传闻那一代是少有的盛世,各国盛世安泰,连突厥也不曾向他国进兵!
传闻那一代,楼兰富庶,兵强马壮!楼兰王膝下有一子,风华绝代,万千宠爱与一身!
 
杏花春雨,晚来风柔。是谁的劈啪声在丝丝细雨重,寸寸生凉。 
            罗带轻衣伞下行烟雨古道向长亭 
            纤指琵琶弄娥眉淡雾扫檐外双燕争相停 
            千钟情怀付谁说桃花折幽香无处消宁 
            鸳鸯梳一片依稀年幼景细草庙怂匮漳 
 
            雨道红鼓声白马喜绸系帘起红妆凤凰卿 
            亭下素颦湿路人断魂处只道琵琶声声凉 
            百般契诺由君落鸳鸯散怜见双燕双咛 
            凄凄芳草陌姗姗儿时影青丝缭落不成鬓 
            雨歇凭栏处渐去月华影不见归时不闻音 
 
            ……还记得那幽然白衣,在大漠孤烟里飘然胜雪。 
            ……还记得他的笑,眸子里的光芒盖过璀璨繁星。 
            ……还有,寂寞七世,那颗自以为无欲无求的心。 
            浩瀚漫长的时光里,所有过往如花朵般凋零。 
 
            如今,只求一朝如愿。
                               ----------原著:杨千紫
                                         编剧:书文【三生陌】
 


上一篇:我是你的影子
下一篇:楚浪吟风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