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古风剧本

鸳鸯谱

时间:2012-08-06 08:16:30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网络采集   阅读:1638   评论:0
内容摘要:古风剧本
(婚礼上)
媒 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
龙 套:哎!看这排场,还真气派啊!
龙 套:也不看看是谁,刘家可是这的第一首富哎,知道么这可是给刘家少爷冲喜的,还不
知道这婚事明儿个一睁眼会不会变丧事呢!
龙 套:啊?以孙家寡妇那泼辣性格也肯嫁女儿?
龙 套:刘家聘礼早就下了,这么大块肥肉吃到嘴里还能吐了不成,我看她这回也只能认栽
喽!

(翌日清晨)
孙寡妇:开门!天煞的!快给老娘开门……
管 家:(哈欠)这是谁啊,一大早的……(吃惊)亲家夫人?
孙寡妇:(怒吼)谁是你家亲家!让开!!= =#
管 家:(被推开)唉!亲家夫人您这是?(追上,拦着)亲家夫人,亲家夫人,您,您这
是?
孙寡妇:叫刘璞出来!天杀的没天良的东西们,这头上没王法了!没青天了!这种断子绝孙
的缺德事儿都做的出!
刘 玄:亲家,这一大早的唱的是哪一出啊?
孙寡妇:老娘跟你们拼了!
刘 玄:哎~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嘛~~
刘老太:(怒)你这个女人好没道理。看在儿女亲家的面子上,不同你计较。你女儿本就是
我刘家的人。如今成亲又洞房天经地义。你这没老没羞的胡闹个什么?
孙寡妇:天经地义?!我呸!!你儿子定的是我女儿,如今又把我儿子拐进洞房还有脸讲!
我倒问问天下人是个什么道理!
刘夫人:亲家妹妹!这话可不能乱说啊!什么你儿子我儿子的?
孙寡妇:(口不择言)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东西们,有胆子拉屎没胆子上粪啊!我儿子还同你
儿子在房里头,这里就两眼一翻死不认帐了啊!
刘老太:(拍桌)什么体统!把这个疯女人给我拉出去!你女儿珠姨是我家名正言顺抬来拜
堂洞房的,你在这里混扯什么你儿子!
孙寡妇:哎哟~~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好,老娘就同你讲道理!天下人都知道我孙胡氏
就一男一女,我女儿珠姨现在好端端的在家!新房里的,可不就是我儿子玉郎嘛!
刘 玄:(震矗┦裁矗
刘夫人:哎!老爷……
刘老太:玄儿——

(新房的门被踹开)
刘 璞:爹?
孙 润:娘?
刘 玄:你这个孽子!
刘夫人:(吃惊)怎么会这样!
孙寡妇:(嚎啕)我的儿啊——

(十年前)
龙 套:(喘)玉郎,玉郎,你快去!你姊姊在後园同刘璞吵起来了。
孙 润:啊?(心想)一定是姐姐又仗着自己是刘家未过门的少夫人身份欺负人了,唉~
孙珠姨:瞪什麽瞪!你这小狐媚子……
裴玉蝉:你欺负人,凭什麽不准我跟璞哥哥玩?
孙珠姨:凭什麽?!哈!就凭我是璞哥哥名正言顺定下的未婚妻!你是哪根葱!?
裴玉蝉:璞哥哥,你看她欺负我~~~
孙珠姨:你看璞哥哥理你不?

裴玉蝉:(大哭)你们都欺负我,我去告诉姨母去!
孙珠姨:你敢扯璞哥哥的衣服,给我放开
刘 璞:表妹你先去前厅陪奶奶听戏去,别在这里跟没家教的吵架。
孙珠姨:璞哥哥你说哪个?!你不帮我却帮她。玉郎,出来帮姊姊评评这个理!
孙 润:啊?这……
刘 璞:孙润,跟你姐姐去前厅看戏去。
孙珠姨:事情可还没完,璞哥哥你说,是我错还是她错?!
刘 璞:(冷笑一声)切,信不信我去跟娘说把你给退了?
孙珠姨:(大哭)你去说呀,你只管去说!我不过跟她说个理儿你、你们就合伙的欺负我!
我……
孙 润:(掏出蟋蟀安慰裴玉蝉)莫哭了,这个给你玩。
裴玉蝉:(叫)啊~~~~~~~~~~~~虫!虫!啊!
孙 润:(傻了)哎?别哭啊!我不是有意吓你啊……
刘 璞:(笑抽)哈哈~~~~孙润你可真有意思,哈哈哈~~~~~~

(十年后,孙府)
孙 润:娘!我回来了!
孙寡妇:儿子,来,过来,娘给你说件事~~
孙 润:嗯?
孙寡妇:刘家那小子,我看是个不经事的主。如今儿你们在一家书院,你可要替你姐姐盯好
他!莫让他同那些不三不四的东西们去花街柳巷掏腾坏了肠子!
孙 润:刘府城东咱家城北,上下学都不同路,我怎麽看住他?就算盯上他,他若硬往秦b
楚馆里逛,我还能堵了不让进不成?
孙寡妇:你能盯的时候就盯著,他不做好事你回来同娘说,老娘有法子整治他!
孙 润:(心想)唉,娘丢给我这个差事可真是苦了我了,刘璞兄弟莫怪我啊,家母之命不
可违啊~

(很乖的去盯着)
孙 润:刘兄,昨儿个夫子吩咐要做的那篇文章,你怎麽破的题?
孙 润:刘兄,《文史注疏》的第十一章我有一句不解,可否劳烦帮小弟解释解释?
孙 润:啊刘兄,你我打小认识,又是姻亲<这样称呼也太见外了。叫我玉郎便是。我也称
你子瑜,可好?
孙 润:今日风和日丽,连在茅厕这样的腌秽之地都能听见鸟语花香,真是个好节气呀,你
说是不是,子瑜兄?
孙 润:子瑜兄,这样巧?!原来你也爱小香居的狮子头。难怪天天在这里见著你<明儿小
弟约你同来罢。
孙 润:子瑜,小香居的饭吃这么些日子也腻味了。不如换江淮那家去尝尝。
(……)
孙 润:(密报)刘璞举止言行,温雅严谨,堪称书生之楷模。


夫 子: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
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
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刘璞,你来解释一下这说的是什么?
刘 璞:是,夫子,意思就是说,修身在于使自己的内心纯正,如果心中有怨恨,有恐惧,
喜好玩乐,有忧患,都不能使内心纯正。令心中清明,专心致至,不看不听与修身无关的事物,进食的时候都不知道食物的味道,这才叫做使自己的内心纯正。
夫 子:好,回答的很好,坐~~
刘 璞:谢夫子!
孙 润:这子瑜兄,论家世学识人品样样出众,配了我姐还真是可惜了,呸呸,胳膊肘怎能
往外拐呢。
夫 子:(发现了孙润的走神)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
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孙润——孙润——
孙 润:(一脸茫然)啊?
夫 子:你来给各位同窗解释一下,什么叫自谦。
孙 润:(被噎了)……
夫 子:(怒)哼!夫子我罚你把《大同》篇抄二十遍,不抄完不准吃饭!

(抄书ING)
孙 润:好饿啊~~~
刘 璞:(轻声)玉郎~~
孙 润:(惊讶)哎子瑜?你怎么来了?
刘 璞:我来给你带饭,是聚仙楼的哦,全是你喜欢吃的……
孙 润:(高兴)真的?(犹豫)可是、可是夫子一会要过来检查的……被发现了可不好。
刘 璞:没关系,我跟夫子说了让我检查督促你,让他回去休息了。这不我就来了。
孙 润:(兴奋)这么好~~哇~~还有、还有荔枝虾球,糖醋鲤鱼……
刘 璞:你慢点,没人跟你抢。
孙 润:唔唔~~
刘 璞:我看看。抄了多少了?
孙 润:(委屈)唔唔~~~累死了都~~
刘 璞:瞧你,我帮你抄吧。
孙 润:唔~~恩恩~~(心想)哎,这子瑜兄为人可真~错,就是配我那姐姐可惜了,罢了罢
了,我改天瞒着老娘带他去享受一下,在他还没进入姐姐的魔爪之前~~(开口)陆
秉言跟白俊卿约我后天晚上吃酒,明儿个夫子偏让交文!幸亏子瑜兄你帮忙,十八
晚上我请你去妙红妆开眼。我可是犯著被我娘跟我姊姊剥皮的~。以后你去我也替
你瞒着,天地为证!够意思罢?
刘 璞:(宠溺)你啊——

(开门声)
龙 套:哎呦少爷!怎么现下才回来?
孙 润:啊!你吓死我了,怎么了?
龙 套:哈哈,夫人要你房里头说话~~
孙 润:(心想)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的?(慢慢走过去)娘,姐姐,你们这是怎么了?
孙寡妇:怎么这么晚才会来?用过晚饭没?
孙 润:孩儿已……
孙珠姨:娘,你看看玉郎这些日子都瘦成什么样了!哼!裴家那小蹄子,我早看她上不得台
面。论家世,论人品,玉郎哪一点不比魏家小子强了百倍!娘,我看倒是好事。看
她尖嘴猴腮的模样,一准是个妨夫克子的命!
孙寡妇:哼!这小贱人若当真进了咱家门,老娘一定收拾的她再不敢哼一声。(柔声)玉郎
。俗话说的好,天涯何处无芳草,凭咱家的门第,这城里大户的女儿,还不由着
你挑。

孙 润:啊?娘,这好端端的,跟裴小姐有什么干系?
孙珠姨:(吞吞吐吐)玉郎,你……当真不晓得?昨天,裴家那事情……满城人都知道了。
孙 。菏裁词虑椋
孙珠姨:还什么事?!就是姓裴的小狐狸跟魏家小子成亲那档子破事啊!

(船上)
刘 璞:(安慰)玉郎,表妹成亲的事情瞒着你是愚兄的不是。但是姻缘天定,本不由人。
你若要怪……
孙 润:(醉了,伤神)子瑜兄,你∈闭庋罗嗦??玉蝉小姐神仙人品,看不上我这草包
也是常情。若嫁了我,那才是几辈子的晦气。来来来,你先把这杯干了,再满上!
子瑜~~你下月初八真要娶我姊姊过门?
刘 璞:家父的意思是趁着明年试举前完婚。早晚的事情,还不如趁早办了。
孙 。海ㄉ敌Γ┕喜,恭喜。从此咱们可是真正的亲戚了~~
刘 璞:(苦笑)也只这一件事情可庆可贺……
孙 润:来来来~听曲儿!这可是京城有名的小绛仙,子瑜兄,你今夜可有了艳福了!

(破窗而入)
小绛仙:啊——
小杂役:别动!你若“肷老子就咔——切了你!
小绛仙:李郎!
刘 璞:(轻笑)
孙 润:(紧张)好说,好说,有话好好说……
小绛仙:二位公子莫要怪李郎~~李郎,李郎,你就放了刘公子罢,横竖这样也没用……刘公
子,你要怪就怪奴家,这也是逼不得已啊……±伤是粗人,没多少钱,妈妈、妈
妈,又,又硬要奴家出来接客……奴家实在是……实在是……不得已啊……
刘 璞:这位兄台,在下其实无意同你抢这位美人!
小杂役:此话当真!
刘 璞:自然是!在下心中早已有欢喜之人!又怎么会夺人之美呢?不过∥蝗缃裾庋,倒
要怎麽脱身?
小杂役:呸!!老子今儿豁出去,不信杀不出一条血路来!
刘 璞:其实在下倒有一计,用不了这麽大周折。只看壮士肯不肯相信在下。
小绛仙&小杂役:哦?
刘 璞:劳烦贤弟去跟妈妈说一声,就说我跟绛仙姑娘要河上泛舟。准备条小船。
小绛仙:刘公子,你大仁大义。奴家来生做牛做马,结草衔环也定要报了你的大恩大德~~
刘 璞:姑娘这话折杀刘某了,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倒是姑娘同这位侠士,情感动
天,刘某佩服。
孙 润:切~~

套: 不好了!那两位公子被船夫打下水了。
龙 套: 哎!有人落水了,快救人啊!
(咕咕咕~~)
刘 璞:玉郎,玉郎?!抓着我的手快上来!
孙 润:刘兄,呃,咕~~咳咳~~~你……你早说下水我就不来了!
刘 璞:呵呵……
孙 润:子瑜,你说的喜欢的人是谁啊,不会是我姐吧?(心想)子瑜从小到大接触的女子
也就只有姐姐了,娘,人家对姐姐死心踏地的压根就不用我盯着啊……

刘 璞:(嘀咕)不就是你么……
孙 润:啊?你说什么?
刘 璞:没什么?起风了,该回去了!
孙 润:(独白)那夜花船一别,子瑜一直不见人影,派来的书童说是病了!莫非是那夜…
不行,一定要抽空去看看。

(哭声,孙府)
孙 润:娘,姐姐,怎么了?哭得这般伤心?
孙寡妇:前厥奔淠橇蹊钡艉永锪耍正卧床不起,估计是要登天了,今儿早刘家派人来说要
把初八的婚期提前到后天。
孙珠姨:今儿都初一了,要赶紧想个法子退了才好。玉郎……
孙 润:怎么才落个水子瑜兄就病成这个样子了?
孙珠姨:玉郎,玉郎,你生病了不成?怎麽脸蜡白站在那里乱晃?……来人哪!你们都是死
人麽,快扶少爷坐下沏杯参茶来!
孙寡妇:我原想他也病的不是很重,就差人去探探,谁想,说都起不了床了,刘家还说不带
嫁妆,三朝送回,又不圆房,这么急,明摆着要你姐姐去守活寡嘛~~
孙 润:人家不是让不带嫁妆,还不圆房,三日送回么,对咱家够仁义了。
孙寡妇:(怒)小畜生你跑晕头了罢。仁义?!话是这样讲,轿子进了他家门,谁知道干什
麽啊!
孙 润:刘家都是斯文人,不会言而无信的。
孙寡妇:本来指望你帮你姐姐想个好法子变海看你这样子……哎~~玉郎,娘倒有个计划,
想同你商议。
孙 润:(心里毛毛的)什么计划?
孙寡妇:横竖刘家也答应只拜堂,不洞房的。三朝就送回。我想那刘家小子病成那样也折腾
不出什麽。但凡是都求个万全。如今要万全,不如……玉郎你就替烘㈡ⅲ去刘家
三天?
(摔下椅子)
孙 润:什么?娘,这使不得!
孙寡妇:怎麽使不得?你的相貌本来就跟你姐姐差不多么。新娘子行走坐卧连吃饭都在新房
里。我多叫几个丫鬟婆子跟著你,贴身的事情都不让他家的人做,穿不了!
孙喝螅壕退懔趵弦跟刘夫人不认得我,我同子瑜兄成天处一起,他能认不出?
孙寡妇:(果断)刘璞早八百年就病的人事不知了,恐怕拜堂都爬不起来呢。上了妆,又是
灯烛底下,明白人都认不清,何况他那样!
孙 润:(犹豫)只是……
孙寡妇:就这麽毫耍≡偎的愀刘璞同窗也有些情谊。这次就当是去看他一看。兴许是最後
一面了也未可知。
孙珠姨:就是就是,玉郎你也不想见姐姐守活寡吧?
孙 润:(败下阵)就依娘说的,我去便是了。

(婚礼)
媒 婆: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礼成——送入洞房啦——
刘老太:孩儿啊,来先揭了盖头,喝了这交杯酒。
刘 璞:咳咳……咳咳……
孙 润:(心想)啊~~
(掀开盖头之后)
刘 璞:哇……咳咳——咳咳——(心想)玉郎?怎么是你?
孙 润:子瑜兄……

刘老太:先把新娘子扶到预备下的新房里去。快把珍儿给我叫来!
龙 套:恭喜老祖宗,恭喜老祖宗,这个喜冲的好!冲的妙!
刘老太:(疑惑)明明刚才还病的厉害,怎的又这样说?
龙 套:大夫说被这冲天的喜气一冲,六腑的寒热之气中和 方才又咳了一阵,将老病根全
吐出来了。
刘老太:菩萨保佑,这……当真就没事了?
龙 套:大夫还说了,一碗人参鸡汤喝下去一补,小睡片刻,今晚洞房都没问题。
刘老太:我早说喜是冲对了。璞儿今天晚上……真没事啦?
龙 套:老祖宗放心 大夫可打了包票呢。
刘老太:去瞧瞧新娘子干什麽呢。就说我说的,刚才璞儿发病吓著她了。现下已经没事了,
天色也不早,让她安心睡下罢。新房里头,谁服侍著呢?
龙 套:新娘子已经睡下了,她家养娘让我来回老太太,劳烦挂念。新娘子说嫌人多了吵的
慌,把房里派的人都赶到外头来了,屋里头只有她自家带来的两个养娘吴嫂跟张妈
妈。
刘老太:好,你下去吧。
龙 套:是。

(刘璞房间)
刘老太:璞儿,病刚有些好,怎麽也不去床上躺著?
刘 璞:前几天吓著老祖宗了,睡的忒多了,正要下来活动活动。
刘老太:这新娘子你刚才一折腾不知道看清了没有。孙家的珠姨果然标致,我瞧她那身形样
貌,细致里头倒有些英气在,看模样不像她娘那样刁钻。(转换语气商量)璞儿,
依奶奶的意思,不如……
刘 璞:孙儿觉得,使不得啊。
刘老太:怎麽使不得,碗里锅里横竖都是你的。
刘 璞:只是……孙儿怕万一不稳便,日後有什麽麻烦惹出什麽干系闯出什麽祸事来。别的
尚且不说,爹娘那里都不好交代。
刘老太:奶奶让你做的,奶奶给你恢。
刘 璞:万一孙儿做错了事情……
刘老太:你能做错什麽事情。就是错了,奶奶也不怪你。
刘 璞:(笑~~)老祖宗这样讲,孙儿也只有照办了。

(新房)
龙 套:少夫人,老太太说了,养娘去吃酒了,让你自家睡了也不好。就叫璞少爷的妹妹慧
娘小姐来陪你做个伴,晚上睡不著也好说个话儿耍耍。
孙 润:(心想)啊?!我脂粉也洗了,钗环也卸了。明天一早,小姐看见被窝里是个男人
可怎生的好啊!我倒罢了,小姐这一夜睡下来,一世的名节岂不完了!(捏鼻子,
喊)请回老太太,奴,奴家自家睡著自在,请小姐回去罢。
龙 套:请好生安歇,奴婢告退了。
孙 润:幸好~~~
(有人进来了,掀被子,对孙润动手动脚)
孙 润:(惊,心想)谁?啊,这小姐也太胆大了吧,摸……摸哪里啊这是……
刘 璞:(柔声)玉郎是我……
孙 润:子……子、子瑜?!!你……你……
刘 璞:我什麽?

孙 润:怎麽是你?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么好了?你怎麽知道是我?你……我……你原来
是装的!!
刘 璞:哈……玉郎你的反应倒是挺快的嘛。
孙 润:是了,我说你怎麽好端端的病的快死了。不想娶我姊姊就想出这招。你倒舒坦,累
的我被娘弄成这不伦不类的样子,干这些个不尴尬的事……你你你……做甚麽?
刘 璞:做甚麽?呵呵,今儿晚上你说我做甚麽?
孙 润:(讪笑)子瑜兄说话越发的俏皮了。
刘 璞:(笑~~)我是奉了老祖宗的令,把生米变成熟饭。
孙 润:(尴尬)不要~~~~~~唔唔唔唔~~~~~

(事后)
龙 套:你说这事就这么着了?
龙 套:那还能怎么着,老爷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又说就当没养过少爷,一早死了!可老
太 不依啊,说璞少爷为官做宰,大学士府那麽气派,给咱家长脸了,不就这一点
小毛病么?用孙寡妇个道理,人要善变通。孙寡妇她都不愁,咱刘家又不只有璞儿
少爷一个男丁。
龙 套:那是,润少爷也入了翰林,没什么不登对的了.
龙 套:就是就是。

孙寡妇:(心事重重)玉郎啊!娘最近,有个事情一直在心里头没拐过弯儿来。
孙 润:恩?娘,什么事啊?
孙寡妇:哎,你说我究竟算是大学士的婆婆呢,还是丈母娘呢?


标签:鸳鸯谱家的夫妻  
上一篇:顺治VS董鄂妃
下一篇:湘灵与寒烟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