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影视漫剧本

《新白娘子传奇》剧本(01-20集)(9)

时间:2012-07-27 20:54:09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人神魔PIA戏剧本网   阅读:10753   评论:1
内容摘要:第一集牭綘第二十集

第九集

衙 役:许汉文,你不用再说了,你到底走还是不走。
许 仙:我,这……
白素贞:官人,我曾在,吕子庙里见过陈夫人,其实她。
许 仙:哎呀,娘子,我这一去要是诊断错误,不但声名扫地,要是闹出人命,就是连脑袋都保不住呀。
白素贞: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丝线过脉之后,你就铁口直断,然后呢将这让她服下,我保证她们母子均安。
衙 役:许大夫,你到底去还是不去呀,总该有个决定吧,我们也好回去向大人交差呀。
许 仙:好吧,你们先回去禀告知府大人,我整理一下诊疗箱,随后就到。
衙 役:许大夫,那我们就在外面等候你的大驾,你赶快准备,走。
许 仙:小青,你跟我一起去,万一到时候有什么不方便。
小 青:好啊。

陈夫人:救命呀,好痛呀。
陈 伦:许大夫,你不望不闻,仅凭过线切脉,你怎么降溃拙荆是因为什么原因而难产的呢。
小 青:陈大人,男女授受不亲呀,而且尊夫人她是难产,又不是生病,而我们许大夫他是个大男人,你叫他怎么去望怎么去闻嘛。
陈 伦:只要许大夫能够让拙荆顺利地生产,他怎么望怎么闻,我都不会去忌讳的。
陈夫人:大人,大人。
丫 环:夫人,夫人。
陈夫人:我受不了了。
陈 伦:快快快,把夫人扶起来,快点。
许 仙:不用了。
陈 伦:许大夫,拙荆她。
许 仙:陈大人,恭喜你。
陈 伦:许大夫,拙荆命在垂危,你竟然还恭喜我,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呀你。
许 仙:陈大人,请放心,尊夫人性命无碍,她只是因为孪生在腹,所以分娩的时候会比别人痛苦。
陈 伦:孪生。
许 仙:不错,而且还是一男一女。
陈 伦:哎呀,许大夫,只要能让拙荆能够平安顺利的生产恢劣谒腹中的胎儿是男是女,都不重要呀。
许 仙:小青,拿两颗我们保安堂特制的催胎丸给陈大人。
小 青:好。
陈 伦:许大夫,就这么两颗药丸就能……。
小 青:陈大人,你不要看这两颗药丸挺不起眼的,它可是我们保安堂,唤鹉崖虻牟淮秘方呀。
许 仙:陈大人,你只要将这两颗药丸,让尊夫人用温水服下,我保证她们母子平安,双喜临门。
小 青:嗯。
许 仙:小青,我们回去了。
小 青:好。
许 仙:告辞陈大人。
陈 伦:哎,许大夫,快快唬快去倒一杯温水来。
丫 环:是。

小 青:姐姐。
白素贞:小青,官人,你回来了啦。
许 仙:娘子,你肯定陈夫人怀的是双胞胎。
白素贞:官人,你放心,那个陈夫人她大腹翩翩,异与常态,她怀的一定是双胞胎。
许 仙:就算她怀的是双胞胎,你也不用一定坚持要我在陈大人面前断定是一男一女呀。
白素贞:这才能显示你的医术超群呀。
许 仙:话是不错,万一不是一男一女,那岂不是弄巧成拙吗。
白素贞:那个,那个陈夫人的肚子,左圆右平的并不对称,所以假如是双胞胎的话,就一定是一男一女的。
许 仙:也许你的论断是正确的,不过,我还是很担心。
白素贞:官人,你先坐下来歇一会,喝杯茶,我相信很快就有好消息的。
衙 役:许大夫,许大夫。
许 仙:是官差的声音,小青,你出去看看。
小 青:好,啊,这么多元宝。
许 仙:官爷,陈夫人真的已经平安生产啦。
衙 役:是呀,而且是一男一女,母子平安,许大夫,你真是神医呀,对了,我们大人特别交代,所是明天呀亲自登门道谢,还请,许大夫千万不要出远门呀。
白素贞:官爷,请你回禀陈大人,就说我们许大夫一定会亲自恭迎他的大驾光临的。
衙 役:是是是,我一定据实禀告给大人,告辞。
许 仙:娘子,你的医术比我高明多了,从今以后,你看我抓药,一定可以帮助更多人,脱离病情之苦。
白素贞:官人,你现在是苏州城的神医,上门求诊的病人怎么会同意我替他们来诊断呢。
小 青:就是嘛,如果姐姐看病,你抓药,那姐姐的苦心安排,岂不是白费了吗。
白素贞:小青。
小 青:我的意思是说,不管你们两个人谁抓药谁看病,都可以达到济世救人的目的,那又何必区分得那么清楚呢。
许 仙:说得也是。
白素贞:官人,明天知府大人要亲自来这里,登门致谢,这是我们保安堂的荣耀,也是一件大事,我想好好庆祝一下,你说好不好。



老乞婆:大爷,大爷,求求你行行好,给我一点,大爷,赏我一点吧,谢匦恍弧
小孙女:奶奶,奶奶,有包子呀。
老乞婆:有包子啊。
小孙女:嗯,奶奶,你吃。
老乞婆:乖孙女,你吃吧,奶奶不饿。
小孙女:没关系,我们两个,一人分一半。
老乞婆:你吃嘛。
小孙女:没关系。
仄蚱牛汉茫好。
小孙女:奶奶,奶奶,我的肚子好痛,奶奶。
老乞婆:啊,肚子痛。
小孙女:我的肚子好痛。
老乞婆:怎么会这样子呢。
小孙女:奶奶,我的肚子。
老乞婆:不怕,不怕,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我孙女儿肚子疼,鼐任颐茄健
乡亲们:好可怜呀,就是呀,怎么搞的,突然就这样了。
白素贞:是中毒的,请问是哪一位送她们过来的。
一乡亲:送她们来的那个人,刚才已经走了。
许 仙:娘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白素贞:各位,为了要挽救这对可怜的祖孙,我们本堂的义诊就到此为止了,要请各位原谅了。
乡亲们:好吧,那我们先走了,我们回去了。
白素贞:改天再来啊,官人,我是怕她们是中了鹤顶红的毒。
许 仙:啊?
白素贞:药铺的事情就麻烦你处理一下,我跟小青要到后面去救人了迟了就来不及了,小青,快进来。
小 青:哦。
许 仙:鹤顶红是天下第一剧毒,中者无救呀。

小 青:姐姐,她已经断气了,救不活了。
白素贞:救不活,也得救呀,小青,先把她们扶到你的房间里面去,用你的内丹把她们的鹤顶红的残毒吸出来,我再想办法把她们的魂魄给追回来。
小 青:可是,姐姐,那要耗费我们好大的功力呀,我们跟她们两个非亲非故,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救她们呢。
白素贞:先把人救活再说,有时间我再慢慢地告诉你为什么。
小 青:嗯。
白素校嚎臁
小 青:哦。

许 仙:奇怪,据医书上记载,鹤顶红只要一入口,就会随气血流串全身,中者无救呀,娘子明知道不可为,为什么还要救她们,我倒要过去看看,娘子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去救活她们,娘子,娘子。
求医者:许大夫,许大夫,快锌开门,救救我儿子,许大夫。
许 仙:来了。
小 孩:我肚子好痛呀。
求医者:许大夫,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求求你救救他吧。
许 仙:你先别着急,我马上替他诊治。
求医者:谢谢,谢谢。
许 仙:来,让我看看。
小 孩:好痛呀。
许 仙:小弟弟,是不是这里痛呀。
小 孩:是。
许 仙:他得的是急性绞肠痧。
求医者:有没有生命危险。
许 仙:幸亏发现的早,我开个方子,马上煎药让他服下,很快就会没事的。
求医者:谢谢许大夫, 谢许大夫。


白素贞:二位神君,请留步。
黑无常:白素贞,你来拦住我们的去路,究竟意欲何为。
白素贞:神君言重了,白素贞请二位留步,是想了解一件事。
白无常:哼,有什么话就快说,我们还要押着人回风都城去交差呢。
白素贞:请问二位神君,她们两人是阳寿已终呢,还是遭横祸枉死呀。
黑无常:你问这个干什么
白素贞:如果她们二位是阳寿已终的话,那白素贞就不敢强求什么,若是遭横祸枉死,<请二位神君,秉持上天有好生之德,让白素贞带她们回阳间吧。
白无常:哼,白素贞,她们是枉死,但是没有阎君的命令,谁也别想带她们走。
白素贞:神君,她们二人的生死关系着我家官人的一生命运,可不可请二位神君赏给白素贞一个薄面。
黑无常:白素贞,你既不是仙,又不是神,你凭什么要我们给你面子。
白素贞:二位神君,白素贞今天是一定要带她们,两个人回阳间的,如果二位不肯通融的话,那我只好得罪了。
白无常:白素贞,你上一次能够从枉死城里面救起许仙,那是因为你有观士音的普济链护身,并不是馗里的神兵神将奈何不了你,你不要自不量力。
白素贞:多说无益,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招吧。

小 青:总算大功告成了,为了救你们两个,至少耗费了我五十年的功力,姐姐,姐姐,你千万要把她们两个人的魂魄给找回来,要不然我五十年的功力,就白费了。
白素贞:小青。
小 青:姐姐,你把她们两个人的魂魄都找回来啦。
白素贞:嗯,你把她们尸身解毒了没有。
小 青:我办事你放心。
白素贞:好,那快把魂魄逼进她们的躯体,来。
小 青:嗯。
黑白无常:白素贞,站住。
白素贞:二位神君,请留步。
小孙女:奶奶,奶奶。
白素贞:你们来迟一步了。
白无常:白素贞,捉不到乞婆祖孙,只好带你回地狱里向阎君交差了。
白素贞:好,只要二位有能耐把我的魂魄逼出躯体的话,我就跟你们回地狱城去。

许 仙:一天服两次。
病 人:谢谢。
许 仙:累死我了,哎,对了,陶掌柜,娘子说要救活老婆婆她们祖孙,现在已经过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没有动静呢。
陶掌柜:是不是回家去了。
许 仙:如果娘子真的救活她们,那她真L煜碌谝簧褚搅恕
陶掌柜:哎。
许 仙:我回去看看。
陶掌柜:好。

小孙女:奶奶,我喂你吃,慢一点,慢一点哦。
白素贞:官人,你怎么啦。
许 仙:娘子,你快告诉我,快告诉我,你是怎么样怎么样,救活她们的。
白素贞:官人,你先不要管我是怎么救活她们的,等找出了杀人嫁祸的幕后主使人之后,我再把事情原原本本,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许 仙:你是说,有人毒害老婆婆和她的孙女,想要嫁祸我们保安堂。
白素贞:嗯,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明天就会有人到知府衙门,那里密告我们误解伤人。


白素贞:小青,你送婆婆和小妹妹,回去古庙那里,一路上小心,千万不要被人发现了。
小 青:好。
白素贞:还有,你要请人保护她们的安全。
小 青:嗯。
许 仙:哎,娘子,老婆婆眼睛看不见,如果将她们祖孙送回古庙行乞为生,我认为不太妥当。
白素贞:官人,为了查出那个幕后主使人,只好暂时委屈她们一下了,不过你放心,等事情过了之后,我就会医好老婆婆的眼睛的。
陶掌柜: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大官人,有好多官差要来搜查呀
小 青:又是他们上门来找茬,好,我去教训他们。
白素贞:小青,这件事让官人应付好了,你赶快带老婆婆从后面走吧。
小 青:嗯,来。
小孙女:奶奶,小心吆。
白素贞:官人,我回避一下。
许 仙:嗯,各位,请坐,请坐鸥魑灰淮笄逶绻饬伲不知道是哪一位得了急症,需要我在下效劳,保安堂三十天义诊,期限还未过,一切免费,各位不用客气,要看病的请到前面诊所吧。
张德安:许仙,你。
衙差头:许大夫,事情是这个样子的,三皇祖师会的会首郑泰生,郑大夫,今天一早就来衙门胖府大人禀告,说许大夫因为误诊而枉送人命,所以呢我特意前来了解一下,实际的情况,还请许大夫容许我四处搜查一下。
许 仙:请进。
衙差头:搜,是。
许 仙:官爷,你认为凭我许仙的医术,也会因为误诊而枉送人命吗。
衙差头:这个。
张德安:许仙,有道是,马有乱蹄,人有失手,长年行医难保不会误诊呀。
许 仙:张大夫,这么说你慈心堂,就曾经因为失手误诊病人,而枉送过人命咯。
张德安:许仙,你无凭无据血口喷人,我会到府衙去告你诽谤。
许 仙: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三皇祖师会检举我误诊,枉送人命,如果查无实据,那又该当如何
张德安:你。
衙差头:许大夫,我这次来呢,是例行公事虚应一下,如果你确定没有这回事,那我们就收班了。
许 仙:官爷,既然来了,就请你彻底的查清楚,如果真有其事,我愿意接受国法的制裁,否则就请苏州府三皇祖师会,还我一个公道。
衙 役:头儿,屋子里除了许夫人之外,没有任何的异状,头儿,属下已经查过了,后院没有任何的异状。
衙差头:郑泰生,如果你今天不提出俑龊侠淼慕馐停那你就难逃诬告之罪了。
郑泰生:可是,这,官爷,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衙差头:如果许大夫上衙门告你诽谤,那罪就更重了。
郑泰生:张大夫,这件事情怎么会,演变到这样。
张德安:就是,真是奇怪呀,怎么老乞婆祖孙的尸体,倜椿嵴也坏侥兀我看这其中必有蹊跷呀。
郑泰生:那该怎么办呀,这样子。
张德安:官爷,确实呀是有人看到把老乞婆祖孙送到保安堂来,诊断完了以后失踪了,所以我说这其中呀。
衙差头:张大夫,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当差的办事不利咯。
张德安:官爷,没没没这回事呀,我我是说你要是同意的话就麻烦差爷再搜一遍。
衙差头:这个,许大夫,为了杜绝呦呦众口,我看这还是再一次的。
许 仙:官爷,你是官我是民,你喜欢怎么搜怎么找,我一慨不在意,可是,他不行。
张德安:我是见证人我怎么不行啊。
许 仙:除非你立下责任契约书,愿意与检举人负连带责任,否则,只要你敢擅进一步,我马上控诉你擅闯民宅。
张德安:你。
伙计:老爷,老爷,不好了。
郑泰生:哎吆,你给我闭嘴,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呀,发生什么事情你快说。
伙 计:老爷,你是要我大声的说,还是要我小声的说呀。
郑泰生:这,这,这,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伙 计:老爷,老乞婆她们祖孙没有死,和平常一样在大街上行乞呢。
衙差ィ褐L┥,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明日上公堂向大人解释去吧,哼,许大夫,三番两次打搅,诸多不便,请你莫见怪。
许 仙:你也是奉命行事,我怎么会见怪呢。
衙差头:那我们就告辞了,收班了,走。
郑泰生:许大夫,许大夫,真的很抱歉呀,大人大量,大人大量。
许 仙:哪里。
白素贞:郑大夫,我家官人只是一届济世行医的后生小辈,不是什么大人,不过呢他还是有容人的雅量,只要你说出谁是杀人嫁祸的使作恿者,我家官人一定会在公堂上面,尽量地替你开脱罪责的。
郑泰生:这,这。


许 仙:娘子,既然郑大夫,诚心诚意的,向我们道歉,你又何必坚持要控诉他呢。
白素贞:官人。
曲 调:《雨伞是媒红》
白素贞:鹤顶剧毒害无辜,手段阴狠难宽恕。
    此人若是不诛除,不如掩门藏悬壶。
许 r:娘子菩萨慈心肠,轻言藏壶不应当。
    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必坚持上公堂。
白素贞:国法若是不伸张,鼠辈横行永猖狂。
    是非善恶要分明,不容恶人欺善良。
许 仙:人间原本是非多,圣贤也会有差错。
    只要知错能改过,留人余地劝回头。
白素贞:好吧,官人,我可以肯定,郑大夫他不是罪魁祸首,你可以原谅他,但是万一真的找到下毒的人,那官人,你可一定要把他送官就办呀。
许 仙:啊,这。


陈 伦:许大夫,本府虽然不善奇黄之术,但是听说鹤顶红是百毒之首,中者无救,所以本府想知道你是如何替老乞婆她们祖孙,化解鹤顶红之毒的,以利断案。
许 仙:老乞婆她们祖孙,中的是鹤顶红之毒,这是无可质疑的事实,至于如何挽回她们的性命,这……。
陈 伦:许大夫,本府只是想知道侵械脑委,以其勿枉勿纵,你不必担心本府会将你的医术外泄的。
许 仙:艺术公开,可以造福更多的人,这是一件好事。
陈 伦:既然你也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不肯说出解毒的方法呢。
许 仙:不是草民不肯说,而是草民也不知道,拙荆是用什么方法,替她们祖孙解毒的。
陈 伦:你是说,是尊夫人替老乞婆她们祖孙解的毒。
许 仙:是的。
陈 伦:这么说尊夫人的医术比你还高明了。
许 仙:不瞒大人,拙荆的医术实在比我高明多了,就来尊夫人孪生一男一女,也是她事先告诉我的。
陈 伦:哦,尊夫人的医术真的这么神气呀。
许 仙:我家娘子的医术确实比我高明,而且她有慈悲心肠,仁心济世,在乡亲邻里甚得称赞。
陈 伦:许大夫,本府希望开堂之日,尊夫人能够到公堂上说明一切。
许 仙:大人,这……
陈 伦:许大夫有何为难之处。
许 仙:大人,拙荆她为人疾恶如仇,又有狭义心肠,如果传她上堂,下毒的人肯定无所遁形,说不定还会影响三皇祖师会的声誉。
陈 伦:如果三皇祖师会真的与本案有关,本府决定严加就办决不宽待。
许 仙:大人,草民 知,三皇祖师会创社的宗旨,是为了研究医术药材为目的,确实也造福了不少苏州府的百姓,如果因为少数不肖之徒连累,而遭到解散的命运,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陈 伦:三皇祖师会如果包庇作奸犯科,理应接受国法的制裁,这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
许 仙:大 ,草民有个不情之请。
陈 伦:请说。
许 仙:请大人不要解散三皇祖师会,也请大人对下毒的人从轻发落。
陈 伦:许大夫,下毒之人是存心嫁祸栽赃,你为什么还要求本府,从轻发落呢。
许 仙:要是我不来到苏州城开药铺行医,也许这件事就 会发生,所以我也该负一点责任,再说如果下毒之人能够因此改过谦善,也是功德一件,何乐而不为呢。
陈 伦:许大夫,你的恻隐之心和宽大的胸怀真是人间少有,好,只要尊夫人答应不提起控诉,本府就从轻发落下毒之人,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衙 役:启禀 人,这瓷瓶里面装的是鹤顶红,是属下从三皇祖师会里面搜出来的。


许 仙:娘子,知府大人要你上公堂鉴定瓷瓶里装的是不是鹤顶红,我希望。
小 青:不用鉴定了,瓷瓶是我从会馆拿来的,里面装的确实是鹤顶红,不会错的。
许 仙:哎呀,小青,你怎么可以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呢。
小 青:我,我,我是跟踪张德安,跟郑泰生他们两个人到会馆追查下毒的人的下落,无意中才发现的,所以我就顺手拿来,交给官差,叫他拿回去给知府大人,当做办案的证物。
许 仙:小青,查访案情,找寻犯罪证据菏枪俑的责任,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小 青:你,我也是好心好意的替你洗刷冤屈,你既然狗咬吕洞宾,说我多管闲事,我要不是看在我姐姐的份上。
白素贞:小青。
小 青:姐姐,像他这种黑白是非不分的人,根本不值得我们。
白素贞:小青,嚎凇
小 青:姐姐,我。
白素贞:小青,什么都不要说了,这里面没你的事你进房去吧。
小 青:哼。
白素贞:官人,小青个性比较急躁,所以才会这样出言不逊地顶撞你,不过她也是出于一片好心,你不要怪她。
许 仙:我连栽赃嫁祸想把我们赶出苏州城的人都原谅了,又怎么会怪她呢。
白素贞:官人,你真的可以原谅栽赃嫁祸给你的人吗。
许 仙:我是想原谅,可是我又不想违背你的意思。
白素贞:官人,与人为善本来就是一种美德,只要那个下毒的人,能够悔过谦善的话,我是不会坚持己见的。
许 仙:是真的。
白素贞:嗯。
许 仙:娘子,你太好了。


小 青:许仙,你好过分,如果我不是看在我跟我姐姐的情份上,我恨不得一口把你吞进我的肚子里。
勾住你的魂魄,让你永世不得超生。
炙卣辏赫飧鲂∏嘁舱媸堑模说她两句话居然就气成这个样子,小青,小青,你去哪里。


标签:牧童蛇新白娘子传奇老公公全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