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影视漫剧本

《新白娘子传奇》剧本(01-20集)(6)

时间:2012-07-27 20:54:09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人神魔PIA戏剧本网   阅读:10753   评论:1
内容摘要:第一集牭綘第二十集

第六集

 

陶掌柜:唉,你说这个天说晴就晴,变天跟变脸似的,老天爷在跟我们开玩笑,许大官人,你在想什么呀。
许 仙:唉,陶掌柜,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天兵天将。
陶掌柜:天兵天将。
许 仙:唉。
陶掌柜:没有啊,我说大官人,你到底在想什么呀。
许 仙:没事没事了,陶掌柜,我先回去一下呀。

白素贞:唉,这官人,真是太鬼迷心窍了。
许 仙:不灵呀,哎呀。
白素贞:官人,你回来了。
许 仙:回来了。
白素贞:你看你这样子的怎么回事呀。
许 仙:哎呀,都是我太糊涂了,不对,都是那个茅山道士不好,他一定要说我们家里有妖怪,如果不去掉会有灾难的,所以贩贰?br /> 白素贞:所以你就听他妖言乱语的,回来抓妖啦。
许 仙:嗯。
白素贞:你呀,不是太聪明就是太糊涂了,我不是跟你讲过很多次了吗,那些什么江湖道士的,都是妖言惑众骗人钱财的。
许 仙:我这是鬼迷心窍,花钱找挨骂,娘子,都是我不好,不应该不听你的话,这是你说的。
曲 调:《雨伞是媒红》
许 仙:鬼迷心窍太胡涂,错把西湖当太湖。
    白花银子三十两,买了三张鬼画符。
    妖道说得呱呱叫,谁知都是鸦鸦乌。
    都怪我忘恩负义欺娘子,情亏理却我不丈夫。
白素贞:欢喜冤家前生注,相逢有缘在西湖。
    金童玉女成婚配,我为妻来你为夫。
    志同道合行医道,济世活人在姑苏。
    你不该心猿意马耳根软,亲疏不分你太胡涂。
许 仙:娘子,我下次再也不会了。
小 青:许相公你。
白素贞:青儿,我叫你摘几朵花,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
小 青:姐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护着他,由他帮着外人来欺负我们,你也不管了,好,我现在罚你帮姐姐戴上,我不管你们了。
白素贞:青儿。
许 仙:娘子,青儿干嘛这么生气呀。
白素贞:没什么。
许 仙:不行,我一定要去找那个道士,拿回三十两银子。
白素贞:官人,你不要去。
许 仙:为什么。
白素贞:你要不回来的了,那个道士花样可多着呢,你吃不住他的。
许 仙:那……
白素贞:我去。
许 仙:你。



衙 役:往前走,往前走,哎,你们这顶轿子呆会再下。
白 福:为什么。
衙 役:你没看见到我们要下轿吗。
白 福:那你们也不能>这落轿,叫别人不能通过。
衙 役:等我们家夫人下了轿你们再下呀,这是礼数呀。
白 福:你们真是岂有此理,等我们过去你们再下轿,这才合适呀。
衙 役:你好大的胆子呀,你可知道我们家夫人是谁吗。
陈夫人:赵头。
衙 役:夫人。
陈夫人:不许乱招摇,还是先让人家过去再说吧。
衙 役:是,好吧,你们先过去吧。
白 福:本来就是嘛,起轿。
白素贞:白福。
白 福:娘娘。
白素贞:还是让他们先下轿吧。
白 福:娘娘,你。
白素耍何一瓜肴テ占肮郯菀幌拢就让他们先请好了。
白 福:是,那你们先请了。
衙 役:哼,说请,走啦走啦。
白 福:好了,休息一下。
轿夫甲:这位夫人是谁呀。
轿夫乙:他是我们苏州知府陈大人的夫人。
轿夫甲:她怎么也来怂妥庸垡舭 
轿夫乙:那还用问吗,不是求子就是安胎咯。
白素贞:白福啊,我们呆会再去普及观好了,我想先去拜拜观音菩萨,你们在这等我一会啊。
白 福:是。


陈夫人:请大慈大悲观音菩萨明鉴,请念在我陈门三代单传,私裆腥プ屿簦请大师赐我,早获灵儿,以接香烟。弟子将永感鸣谢,永生难忘。
白素贞:果然天赐灵儿,哎呀,好啊,花开并蒂。


王道陵:各位看到了没有,呆会我运功发作的时候呢,我叫的风你就站上去,我叫下一个的时候你就退出去,你就站进恕
各位明白了吗。
群 众:明白了。
王道陵:明白就好,注意点,我要发功了,风,站上去,快点快点,雷,雷,下去呀,雷,快,雷,雷。
群 众:哪来的雷呀。
王道陵:起来了,别装死了,等着五雷轰顶呀。
群 众:我起来似鹄础
王道陵:到你了,站上去,小心点,别吓着了,电!电!……
群 众:没有电啊,骗人的吧,哪来的电,根本就没有电嘛。
王道陵:是你在破坏贫道的法术,是吧。
白素贞:对,我是看不惯你骗人家的钱。
王道陵:谁骗谁的钱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白素贞:那我愿打你可愿挨。
王道陵:什么意思。
白素贞:你骗了我家官人三十两银子,现在还在这里招摇撞骗。
王道陵:你是替你丈夫讨债来了,你凭什么。
白素贞:就凭那三道灵符不灵。
王道:你可别忘记贫道现在的道行。
白素贞:有什么绝招尽管使出来。
王道陵:好,你等着,有本事就站出来。
白素贞:来吧。
王道陵:想要回银子的跟我来。
白素贞:善财难舍我要定了。
王道陵:弟子恭迎天君。
赵仙君:无端惊动本神为了何事。
王道陵:妖魔太猖狂,弟子降不住她,所以要请天君威严相助。
赵仙君:何方妖魔敢如此猖狂,快领本神君快去将她降伏。
王道陵:就是千年的蛇妖。
白素贞:弟子白素贞再次叩见天君。
赵仙君:原来是你,白娘子。
白素贞:正是弟子。
赵仙君:白娘子,你为何与他起争执来了,快起来回话快起来回话。
白素贞:谢天君,是他不该骗了我家官人三十两银子,所以我要向他讨回公道。
赵仙君:欠债还钱,你为何骗取人家丈夫的银钱,还抵赖不还呢。
王道陵:启禀天君,这三十两银子的事,你不清楚呀。
赵仙君:胡说,我乃上天财神,专管银钱之事,我有什么事情不清楚的,你们人间许多不肖之徒,往往假借神仙之名,到处设庙。
干些随便撵财的勾当,你以为本神不清楚吗。
王道陵:可是弟子一向是循规蹈矩的。
赵仙君:既然循规蹈矩,那就欠债还钱,把三十两银子还给人家,快。
王道陵:是。
白素贞:多谢天君相助。
赵仙君:不必客气,鱼帮水,水帮鱼嘛,你请回吧。
白素贞:是。
赵仙君:尔后不可胡乱惊动本神,否则加以重覆淮,知道吗。
王道陵:是,恭送天君。
赵仙君:哼,大惊小怪,走。
王道陵:哼,对娘们就轻声气,对我就猛打棍敲,什么玩意,白蛇,我跟你是没完没了的。


许 仙:娘子,你真是能干呀,那个道士流里流气的,我还真怕你覆换卣庑┮子呢。
白素贞:那怎么行,我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银子,怎么可以随便给人家骗去呢,而且那个道士一心要破坏我跟你的感情,还要给他钱。
哪有这个道理呀。
许 仙:嗯,这就叫做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娘子呀,我以后再也不会听那些人胡说八道了,我只听娘子一个人的。
白素贞:听我好吗。
许 仙:当然好了,而且还会发财呢。
白素贞:谁说的。
许 仙:哎,不是很多人说,听妻子话的人才会发财吗。
白素贞:胡说。
许 仙:是真的,有句话:欺妻一世穷,不负妻子又听她的话,这就是家和万事兴,那当然要发财了。
白素贞:官人到底是读书人,说起话来头头是道的。
小 青:可惜他做起事来糊里糊涂的,而耳根子又软,听是风就是雨。
白素贞:小青,你刚去哪了,我都找不到你。
小 青:我刚才帮姐摘樱桃去了,蛮好吃的,吃吃看。
白素贞:还好,就是不酸。
小 青:不酸,换一个。
许 仙:娘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是病了还是累了。
白素贞:我不知道,最近不晓得为什么老是想呕,可是又呕不出什么东西来。
许 仙:老是想呕,又爱吃酸的,娘子,你快坐下快坐下,我给你把把脉息看。
白素贞:我没病,看你的样子急的。
小 青:你看他说是风就是雨,我不管你们了。
白素贞:官人,我到底是怎么样了,瞧你的样子,你到底想哭还是想笑呀。
许 仙:我我是高兴高堑南肟扪健
白素贞:为什么。
许 仙:娘子,恭喜你。
白素贞:恭喜什么。
许 仙:你就要当母亲了。
白素贞:是真的。
许 仙:千真万真。
曲 调:《情与法》
许 仙:天降好音到许门,喜在眉头笑在心。
    一非灾来二非病,怀了我许家后代根,后代根。
天生麒麟原有种,人间凤凰在你身。
    生男生女我都爱,二人就是他双亲。
    从今以后要谨慎,举止行动加小心。
    待等怀胎足月后,合家欢度迎娇生,迎娇生!<
白素贞:官人,会不会是你看错了,让我空欢喜一场呀。
许 仙:哎呀,我可是姑苏名医,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看错呢,娘子,你放心,绝对没错。
白素贞:万一错了呢。
许 仙:错一个,赔十个。
白素贞:讨厌。
许 仙:哎<你不能打我,因为我快要当老爹了。


陶掌柜:要是祈求神灵保佑安胎生子啊,那我们这儿的人都喜欢去寒山寺了。
许 仙:就是那个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寒山寺呀。
陶掌柜:对对,很有名的。
许 仙:哎,为什么求儿子就要到那儿<烧香呢。
陶掌柜:因为我们这儿供的寒山跟石德两尊菩萨,就像两个童男一样。
许 仙:原来如此,哎,那应该叫做寒山石德寺才对呀。
陶掌柜:寒山石德寺,对对对对对。


小 青:快端午了,这是我跟姐姐一年一度的大节呀,<他人就好了,可以开开心心的去河边去看龙舟庆祝佳节,可是我跟姐姐。
唉,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很好的办法,要不然这样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许 仙:陶掌柜,你别再忙了,赶紧准备着回乡过节吧<
陶掌柜:这一年三节呀我要把账弄清楚,好向东家交代,这是干我们这一行应该有的规矩,我这就弄好了。
许 仙:反正你回去只是几天,也不急着这一回吧,这是我家娘子的一点心意,给大嫂和小孩添几个粽子。
陶掌柜:哎呀,这可不行呀,怎么能让东家娘子破费呢,我无论如何不能收的。
许 仙:哎,这可是我家娘子交代的,她说陶掌柜你在店里太辛苦了,这点小意思你要不收下,她可会生我的气的。
你也知道她生起气来,可不得了,凶来稀呀。
陶掌柜:这我可不信,我们东家娘子是出名的好人,大伙都管她叫活菩萨。
许 仙:那活菩萨给的你还不快收下,收下啦。
陶掌柜:好好,谢谢谢谢,那等我打福州回来的时候,再带点福州的粽子,我们福州的粽子跟宜兴的紫砂壶一样,天下有名。
许 仙:好,那你就快去快回了。
陶掌柜:大官人,这是账簿都结算好了,请过目一下。
许 仙:不用了,我信的过你,不用了,那就放在这好了。
陶掌柜:这逢年过节的都是合家团圆的日子,我们东家娘子那么能干,又天生的帮夫运,到时候你可要好好地谢谢人家。
许 仙:那是自然,要不是我家娘子的帮助,我许仙哪会有今日呀。

小 青:姐姐,我很不舒服呀。
白素贞:小青,你怎么了,脸上那么红。
小 青:现在快端午间了,我受不了,我身上好烫。
白素贞:不行,你的功力怕抵挡易。你还是上山去避一避好了。
小 青:对呀,我是要上山去,可是姐姐你呢。
白素贞:我的功力比你深一些,这些年来的端午节,我都熬过去了,应该没有问题的。
小 青:真的没有问题吗,姐姐,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不比从前了。
白素贞:我业溃我会小心的了。
小 青:要不然你就跟我一起上山去,等端午节过了我们再一起回来。
白素贞:不行啊,我们都走了,官人怎么想呢,那不是更要人家起疑心吗。
小 青:那告诉官人说你要回娘家过节走亲戚。
白素贞:他要是一起去的话,我怎么办,而且我们不是跟他讲过说我娘家都没有人了吗,还走什么亲戚呀。
许 仙:娘子,什么亲戚,娘子,你要走亲戚吗,带不带我去。
白素贞:是青儿她要去无锡找她姑妈,官人,你要去吗。
许 仙:那就不必了,小青,你代我问候一声呀。
小 青:谢谢官人,端午节过了,我立刻回来。
许 仙:哎,娘子,有没有给小青带够银子。
白素贞:这不用你操心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好了,小青,事不宜迟,你赶快走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 青:姐姐,这次陶掌柜他也要回家乡去了,那这里前前后后就只有你跟官人两个,那……
白素贞:你放心好了,就算你不在,我也会把饭做好的,等端午过了以后,你尽快赶回来就是了。
小 青:可是姐姐。
白素贞:怎么,青儿。
小 青:不知道怎么的,我总是觉得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好像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白素贞:最大的事就是怕你熬不过端午,现出原形,好了,快走,你身上越来越烫了。
小 青:姐姐,你要保重呀。
白素贞:我会的,我们彼此都小心就是了。
许 仙:娘子。
白素贞:来了。
小 青:快去吧,我走了。


白素贞:官人,你看你这身打扮的,你是要上山去打柴还是要上街去卖菜呀。
许 仙:不是卖菜而是买菜买端午节的菜呀。
白素贞:官人,其实你去忙咱们店里面的生意就好,这些事情交给我就好了。
许 仙:没关系,这些事情我全都会做,你不知道我从小就帮着姐做家事,什么挑水呀砍柴呀烧菜呀,我都会做。
有些菜呀烧得比我姐还要好呢。
白素贞:官人,眼看就快要过节了,其实你也该去走走亲戚才对呀。
许 仙:你是说去看我姐姐对不对。
白素贞:就是呀,我们离开杭州都那么久了,你也没回去过,再说我们结婚这么久了,我都还没见过你姐姐姐夫,真是不好意思。
许 仙:这也不能怪你,不过我已经打算好了,等节过完他们人都回来,我们就到杭州走一趟,去看我姐也顺便再游西湖。
白素贞:真的,还要去西湖。
许 仙:还要去拜谢月下老人呀。
白素贞:干嘛呀。
许 仙:感谢他给我们牵的红线呀,要不然凭我这个穷小子,怎么能娶到你这么好的妻子呢。
白素贞:官人,你觉得为妻好吗。
许 仙:当然好了,你知道他们在背后都管你叫什么。
白素贞:叫什么。
许 仙:活菩萨,菩萨就是神仙,那我跟娘子生活在一起,过的就是神仙的生活,这当然好了,娘子。
白素贞:官人。
许 仙:哎,不知道这个是男孩还是女孩
白素贞:那官人你是喜欢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许 仙:都要。
白素贞:怎么行呢,我怀的又不像是双胞胎,官人要是我生的是女孩,你喜欢吗。
许 仙:当然喜欢。
白素贞:为什么。
许 仙:为什么,娘子生的女儿就是我们许家的千金宝贝,为什么不喜欢。
白素贞:那要是男孩子呢。
许 仙:那就更好,谢天谢地。
白素贞:你看你吆,一听是男孩子就马上谢天谢地,你呀,都一样的,重男轻女。
许 仙:话不是这么说,我们许家三代单传人丁稀薄,我又没兄没弟,就只有一个姐,所以……
白素贞:官人,不用说了,其实为了许家的香烟后代,我也希望生个男孩子,只不过这种事情谁知道呢。
许 仙:对。
白素贞:官人,你姐姐她有几个小孩呀。
许 仙:没有呀,在我离开杭州的时候,还没有消息,不过,我早把娘子怀孕的消息写信告诉我姐了。
白素贞:你什么时候写的信呀。
许 仙:就在确定娘子怀胎的第二天呀。
白素贞:哎呀,官人,你真是嘴快啊。
许 仙:报喜嘛,当然要快咯。


李公甫:娘子,娘子,汉文来信了。
许娇容:他信上怎么说的,是不是还在苏州受苦啊。
李公甫:他在苏州弄的可热闹呢,讨媳妇开药铺还生孩子呢。
许娇容:我弟弟他生孩子啦,他什么时候成的亲,男孩还是女孩。
李公甫:他信上说他媳妇有喜了,还没生呢。
许娇容:还是让我自个看吧,你粗枝大叶的,走开走开,这个孩子。
李公甫:还孩子,他都快当了,后来居上比我这姐夫强多了。
许娇容:汉文呀他说呀,过了端午节说要带弟妹,来杭州看我们你呢,这么多年了这家伙现在才想到要回来看我们,早些时候干嘛了。
李公甫:哎呀,他早想回来也回不来呀,他又不是到那边去游山玩水,他是有官司在身呢,想到现在家立业来去自如呀。
已经要感谢老天爷的保佑啦。
许娇容:说的也是啊,感谢老天爷保佑,感谢老天爷的保佑。
李公甫:怎么啦,不舒服啊,肚子疼啊要不要去瞧医生。
许娇容:人家又没病嘛。
李公甫:哎呀,没病怎么会肚子疼呢,哎呀不要强撑着了,走走走,看医生去吧。
许娇容:哎哎哎,公甫,我怀孕了,知道了吧。
李公甫:哎呀,我李公甫也会有今日呀,哎呀谢谢谢谢。
许娇容:别闹别闹别闹。


白素贞:这端午节快到了,真是热的可怕呀。
许 仙:娘子,我去查探一下门户,马上回来陪你啊。
白素贞:哦。
许 仙:我全都查过了,今天晚上很好啊。
白素贞:什么好。
许 仙:好清静,里里外外就只有你跟我,我跟你两个人,其他的人都回家过节团圆,现在也该是到我们俩好好过节团圆了。
白素贞:官人,那里后面那边查看了没有。
许 仙:都看过了,娘子放心,哎,我们……。
白素贞:我们坐下来谈谈好了。
许 仙:都已经这么晚了,应该要早点休息,到床上讲话也是一样呀。
白素贞:官人,那你早点休息,<还是在这边坐坐好了。
许 仙:奇怪,平常都是一起休息的,为什么今天要不一样呢。
白素贞:常言说:上床夫妻下床君子,当然不一样了。
许 仙:对呀,我们是夫妻呀,难道你只要我做君子,不要我做夫妻啦。
白素贞:不,你不要误会,官人,<只不过想你坐下来,高高兴兴地聊一会嘛。
许 仙:好吧,聊什么。
白素贞:聊什么都可以呀,不过,不能说错话,说错话要罚的。
许 仙:要罚,罚什么。
白素贞:罚你今天晚上要老老实实的睡觉,不可以胡思乱想。
许 仙:我没有胡思乱想呀,而是我觉得今天一个人都不在,只有我跟你俩个人。
白素贞:哎,你说错话了,该罚。
许 仙:没错呀。
白素贞:刚才你不是说现在只有我们俩个人吗。
许 仙:对呀,不是连小青也到无锡去见她姑妈了吗。
白素贞:那我肚子里面的那个呢。
许 仙:他呀,哈哈哈。
白素贞:他不算是一个人吗。
许 仙:算,算,当然算了,说不定他将来还是我许家传宗接代的人呐。
白素贞:那就三个人咯,对不对。
许 仙:原来,哎,娘子,怎么你的手这么烫呀,你是不是生病了。
白素贞:没有,有孩子的人本来体温就比正常人高一点嘛,亏你还是大夫呢,这点常识都不懂。
许 仙:我本来就没有学过妇科嘛,咳,不懂。
白素贞:不懂就听我的了,千万不要乱来,免得动了胎气呀。
许 仙:好,好,那我现在。
白素贞:那你现在就找些有关妇科的书出来看看呀,看看有些什么事情我们要防着点的,要是还有空的话,你可以想一想,有什么名字。
可以为我们将来的孩子取一个的。
许 仙:这个主意好。
白素贞:官人,你也累了,早点上床睡吧。


吴玉莲:许大哥,许大哥。
许 仙:玉莲师妹,你怎么来了,请坐请坐。
吴玉莲:过端午节呀,我娘呀特意要我送一些粽子让你尝一尝。
许 仙:这怎么好意思呢。
吴玉莲:许大哥,你最近好不好。
许 仙:好,我好,师叔师娘他们 吧。
吴玉莲:谢谢,他们都很好,我告诉你呀,这些粽子都是我跟我娘亲手包的,你尝尝看保证比外面好吃。
许 仙:娘子娘子,玉莲师妹给我们送粽子来了。
吴玉莲:许大哥,不要那么大声嘛,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叫人多不好意思呀。
许 仙:没 系呀。
吴玉莲:对了,你娘子对你好不好。
许 仙:好,好累呀。
吴玉莲:好累,怎么会好累呢。
许 仙:她最近怀孕了所以比较辛苦。
吴玉莲:哦,你要当爹了,好棒呀,真是好消息,恭喜你呀许大哥。
白素贞:玉莲妹妹。
吴玉莲:许大嫂,先恭喜你了,你要当母亲了。
白素贞:谢谢,还早呢,玉莲妹妹好吗。
吴玉莲:很好呀。
白素贞:坐呀。
许 仙:来,娘子,这是师娘给我们送来的粽子。
吴玉莲:我告诉你们,这个呢,有一半是豆沙一半是火腿的,如果你们觉得好吃的话我下次再送来。
白素贞:不用了,够了够了,谢谢,玉莲妹妹,快要到中午了,你就留在这跟我们一块过节吧,也尝尝我做的菜呀。
许 仙:对,就留在这过节吧。
吴玉莲:不行不行,今天是端午节,家家都要团聚的,我怎么可以呆在外面呢,我走了,再见。
许 仙:再见。
白素贞:官人,想起什么开心的事情一直傻笑呀。
许 仙:没有没有什么,吃粽子去,来。
白素贞:官人,依你看来那个玉莲姑娘是不是很可爱呀。
许 仙:可爱,没什么可爱。
白素贞:谌耍这你就不对了,人家对你不错呀。
许 仙:不错,什么不错呀。
白素贞:你想呀,你落难到苏州,人家收留你,还对你这么好,这大热天的今天端午节,还冒大太阳给你送粽子来。
你说这样的人不可爱吗。
许 仙:你说的对,她是蛮可爱的。
白素贞:那她比起我呢。
许 仙:娘子,她怎么能跟你比,你是我的娘子,又是我的恩人,全天下的人也不能跟你比呀,你再乱说我要不高兴了。
白素贞:官人,你别不高兴了,我是逗着你玩的,快中午了,我们准备过节吧。


许 仙:来啦来啦,娘子,干嘛把窗户都关着,这不能透气啊。
白素贞:我就是怕外面的热气,所以才把门窗都关起来,官人,你就依我一回,好不好,谢谢。
许 仙:不用谢,你怕热就尽管把门窗都关起来好了,有不是什么大事情。
白素贞:我们就坐吧。
许 仙:哎,娘子,你先坐我去拿酒。
白素贞:官人,我看这酒还是不用了。
许 仙:这是你我夫妻第一次共度佳节,怎么能不小喝几杯,你先坐,我很快就回来。
白素贞:哎,官人。


郝江华:许老弟。
许 仙:郝大 ,你来的正好,就在这过节吧,我好敬你几杯呀。
郝江华:今个不行,改天再来打扰吧,我是专程来买雄黄好泡酒的,有吗。
许 仙:有有有,药铺要是连雄黄都没有,那不是要关门了吗,这够了吧。
郝江华:够了够了够了,是拿它来泡酒又不是当饭吃,多少钱。
许 仙:这么小的东西也要算钱,那我岂不是成了市侩了吗,你就笑钠吧。
郝江华: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许 仙:不用。
郝江华:对了,你这酒里面有没有加雄黄呀。
许 仙:没有呀。
郝江华:哎呀,雄黄可以解毒避邪伲快加点吧,这太少了起不了什么作用的,来。


标签:牧童蛇新白娘子传奇老公公全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