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影视漫剧本

《新白娘子传奇》剧本(01-20集)(20)

时间:2012-07-27 20:54:09   作者:独孤柒訷   来源:人神魔PIA戏剧本网   阅读:10753   评论:1
内容摘要:第一集牭綘第二十集

第二十集

小 青:船家,船家,船家。
船 家:姑娘,这么早你要上哪去啊。
小 青:我要去金山寺。
船 家:金山寺,哦对了,今天潮水汹猛的很,你上船的时候可得小心点啊。
小 青:不要紧,我水性好得很,可是今天是什么日子,为什么浪头会这么高。
船 家:姑娘,你一定打从外地来的吧,所以你不知道,这几天钱塘潮会高涨。
小 青:钱塘b。
船 家:是啊,每年八月中秋的前后啊,钱塘江的水都会高涨,有时候涨好几丈高呢。


白素贞:小青。
杜 威:娘娘早。
白素贞:早,有没有看到小青姑娘。
杜 威:没有啊,小青姑娘回来啦。
白素贞:嗯b昨天晚上跟我一块回来的。
杜 威:小青姑娘的伤好啦。
白素贞:好了,糟了,她一定是一个人上金山寺去了。

和尚:佛门净地,不可乱闯。
小 青:让开,要把然我不客气了。
白素贞:青儿,青儿。
小 青:姐姐。
白素贞:你怎么又忘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小 青:姐姐,青儿实在不忍心看你每天以泪洗面,伤心度日,既然法海不肯通融,让青儿去替你解决。
白素贞:不行,千万不能鲁莽,我们要为官人着想。
小 青:官人官人,你老是替他着想,他会知道b,可能他正在睡大觉。

许 仙:小师傅,外面是不是有女人在说话。
小和尚:哪来的女人一定是你听错了。

法 海:真是不知死活的妖孽,昨日放你们两个一条生路,今日竟然再来本寺骚扰,来人啊。
小和尚:是。
法 海:把她们给我轰出去。
小和尚:是。
小 青:放开。
白素贞:法海大禅师,我求你高抬贵手,就放我家官人出来吧。
小 青:姐姐,你这是何苦呢。
白素贞:青儿,跪下,跪下。
法 海:孽畜,竟敢在我金山之下污我佛门,出 
白素贞:大禅师,求你慈悲为怀,网开一面,放了我家官人吧,我白素贞明年一定捐献檀香,再塑我佛金身,求你大发慈悲。
法 海:不必在此多言,你夫许仙已经下定决心,在金山寺出家为僧,快死了这条心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贫僧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桑阿弥陀佛。
白素贞:不,不,大禅师,不。
小 青:姐姐。
白素贞:我家官人他不会轻易出家的,大禅师,我求求你,就放了我家官人出来吧。
小 青:姐姐,姐姐,你真是太痴心了。
白素贞:大禅师。
小 青:官人他怎么〉溃你为他受苦受累。
许 仙:娘子,娘子,娘子。
白素贞:是官人,放开我。
小 青:让开。
白素贞:官人。
小 青:相公。
许 仙:娘子,你快来救我。
白素贞:好。
小 青:相公。
白素贞:大禅师,你看到了,我家官人他并不想出家,大禅师,我求求你,你快放我家官人出来,让我们夫妻团聚吧。
法 海:想见他可以,有本事你给我跪下,一步一步的跪上宝塔。
小 青:岂有此理。
法 海:跪啊,跪啊,跪啊。
白素贞:好,我跪。
小 青:姐姐。
许 仙:娘子,不可以,不可以呀。
法 海:阿弥陀佛。
小 青:姐姐,你这是何苦啊,这是何苦嘛,姐姐。
白素贞:小青。
小 青:不要跪啊,姐姐,你起来。
白素贞:官人。
许 仙:不可以,不可以呀,不可以。
小 青:姐姐,你不要跪,你起来啊,姐姐,你起来嘛,你不要跪,不要管我,娘子,不要啊。
白素贞:官人,我来救你,我来救你了。
小 青:姐姐,你快点起来嘛。
白素贞:小青,你不要管我。
法 海:哈哈哈,孽畜就是孽畜,滚。
小 青:起来,你不要跪,你不要跪嘛,姐姐,快起来嘛。
许 仙:娘子,不要啦,不要啦。
白素贞:官人,我来救你了。
小 青:你起来,你不要跪,你不要理他,好不好,你起来呀,姐姐,你不要跪,我叫你不要跪呀。
许 仙:娘子,娘子,娘子,开门,开门,开门哪,开门。
小和尚:施主。
许 仙:小师傅,小师傅,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小和尚:我不能放你出去呀,施主。
小 青:起来。

白福:青姑娘这么急找我们什么事啊。

小 青:就算是把金山寺给翻了,你们也要把许仙给救出来。
白福:是,走啊。
许 仙:娘子,不可以呀,怎么会。
小 青:法海。
白素贞:小青,小青。
小 青:姐姐。
白素贞:小青,你撑一下。
小 青:姐b,你小心啊。
许 仙:娘子,娘子,娘子。
白素贞:小青,你怎么啦。
小 青:不要紧。
法 海:孽畜,你不知善解天意,发动妖孽水漫金山,害死了多少无辜的百姓,你们真是罪恶滔天啊。
白素贞:法海,你一再苦苦相逼,不肯放过我,只不过是当年一段微不足道的小过节,如今造成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你也难逃责任,事到如今,只有我们单打独斗面对面的解决这件事情。
小 青:不要,姐姐不要。
白素贞:没关系,你好好养伤替我照顾官人。
法 海:好,有种你就跟我来,哼。
 青:姐姐。
白素贞:法海,你身为出家人,既然不为苍天造福,反而只为一己之私而不顾道义,残害生灵,你不配为修行之人。
法 海:少废话,白素贞,你如今违反天条,作恶人间,实在是罪孽深重,如今你竟敢发动妖孽,使水漫金山寺,造成百姓的损伤家破人亡真是不可饶恕,老纳不把你除去难消心头之恨。
白素贞:你。
法 海:怎么样,你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准备受死吧。
许 仙:怎么会这样子的呢,小青受了伤,娘子生死不明,这该如何收拾呢,该死,真该死,我一个堂堂男子汉居然救不了她们,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算了,倒不如一了百了。
小和尚:施主,来来来,赶快跟我走。
许 仙:你有没有看到我家娘子,有没有,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告诉我家娘子在哪里,在哪里,你有没有看到我家娘子,娘子,刈樱娘子。
小和尚:施主,快走,快走吧。
许 仙:娘子,娘子,你有没有看到我家娘子,有没有看到,有没有看到。
小和尚:许施主,快走,快点,施主,施主,施主,从这小门出去以后就下山了,趁大师不在,你快走吧。
许 仙:小师父,谢谢
和尚:阿弥陀佛,你快走吧。

法 海:难道是文曲星,白素贞今天有文曲星在护着你,老纳就暂时放你一马,等文曲星投胎之后老纳再来收服你。
小 青:姐姐,姐姐,姐姐。
白素贞:小青,怎么样,你的伤要不要紧啊。
小 青夭灰紧,我还可以挺得住,姐姐,你呢,你没事吧。
白素贞:我没事,我还好。
小 青:法海呢。
白素贞:他走了。
小 青:是你把他打跑的。
白素贞:不是,是我肚里的孩子救了我的,小青。
小 青:姐姐。
白素贞:不行,我得找一个地方帮你疗伤,其它的事我们再从长计议好了。



灾 民:儿啊,你醒过来啊,我的心肝啊,你叫娘怎么办啊,你醒醒啊,你不能丢下娘。
许 仙:杜威。
杜 威:许大夫,你回来了,娘娘她为了找你,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你到底到哪里去了。
许 仙:我,我,娘娘,娘娘她人呢。
杜 威:她出去找你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呢。
许 仙: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呢,王顺,孙勇呢。
杜 威:他们早在镇江府淹水之前就走了。
许 仙:走了,走到哪去。
杜 威:我只知道他们是为了保护徐员外一家人逃离镇江府,至于去哪里这我就不清楚了。
许 仙:娘子,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万一你有什么三长两短,不,我一定要去找娘子,我不能够让她流浪在外。
杜 威:许相公,你上哪去。
许 仙:我要去找娘娘回来。
杜 威:你知道娘娘在哪里吗。
许 仙:不知道,纵然是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找回来。
杜 威:许相公,你要到哪里去找啊,许相公,许相公,你回来呀。


白素贞:小青。
小 青:姐姐。
白素贞:怎么样,伤势好一点吗。
小 青:我已经好了,谢谢你,姐姐。
白素贞:我们本来就是姐妹,应该互相帮助的嘛,谢什么呢,来。
小 青:姐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素贞:我想再去金山寺向法海要人。
小 青:没有用的,相公已经不在金山寺。
白素贞:官人不在金山寺,你怎么知道。
小 青:就在你追赶法海的时候,有一名金山寺的和尚跑来告诉我说官人已经离开了。
白素贞:这。

/ 仙:大叔,大叔。
路 人:什么事啊。
许 仙:你有没有看到我家娘子。
路 人:你家娘子是谁啊。
许 仙:白素贞。
大 叔:没有。
许 仙:娘子,你到底在哪里,你快回来啊。

小 青:姐姐,我们现在/么地方不好去,为什么偏要来这伤心之地,杭州呢。
白素贞:杭州有官人的姐姐在这里,这是他唯一的亲人,官人要是从金山下来找不到我们就一定会回到杭州这里来,到时候我们夫妻就可以团聚了。
小 青:那个混蛋许仙把你我害到这个地步了,你怎么还念着他嘛。
白素贞:小青,他是我相公,是我肚子里面孩子的父亲,这都是世界上最亲最亲的人,我又怎么能忘记他呢。
小 青:难道金山寺的事就可以忘掉吗。
白素贞:金山寺的事,错不在官人,只怪那法海。
小 青:法海杀人是许仙给的刀。
白素<:青儿,我不许你这样说,官人他,他不是坏人。
小 青:他不是坏人那我是坏人,那我走。
白素贞:小青,小青,我的苦处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这个时候,你怎么能够。
小 青:姐姐,我看你这个样子怎么得了,这么大个肚子。
白素贞:他,他倒<好,我在金山寺跟法海斗法的时候,我都不敢太用力,我就怕伤了我跟官人的孩子。
小 青:姐姐,我现在才知道,我跟你都不是妖怪,许仙才是妖怪。
白素贞:官人是妖怪。
小 青:他要不是妖怪他能把你迷成这样。
白素贞:青儿,你这张嘴,真<一把刀。
小 青:对,刀子嘴豆腐心。
白素贞:好了,我们走吧。
小 青:哎,他姐夫家我们又不是没有去过,为什么不飞去呢,偏要用走的。
白素贞:青儿,你又忘了,我就快足月了,再随便使用法术的话,我怕会伤了肚子里面的孩子。
小 青:好了好了,又是官人又是孩子的,我看你这个样子啊,还怎么可能修炼成仙。
白素贞:走吧。
曲 调:《想飞的水》
旁 白:失魂落魄在金山,愧对娇妻口难言
    西湖烟水无心赏,无限伤心在江南 伤心在江南
小 青:姐姐,我们到那儿去。
白素贞:有点口渴。
小 青:姐姐,你累了,就先坐一会,我去摘一点仙果来。
白素贞:好,青儿,青儿,你快来。
小 青:什么事啊姐姐。
白素贞:青儿,你看,那不是断桥吗。
小 青:对啊,那是断桥啊。
白素贞:断桥,就是当年我跟官人两个人相遇的地方。
小 青:一点也没错,我们倒霉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哼,名字就不吉利,叫什么断桥。
白素贞:名叫断桥,其实桥并没有断,这表示我跟嗳嘶箍梢栽傩前缘。
小 青:姐姐算了吧,桥还没断,许仙的情早已经断了,你就别再痴心妄想了,姐姐你累了,你坐一会,我去摘果子,你休息一下。
曲 调:《纠缠》
旁 白:桥呀桥未断来情未断,心呀心有灵犀自相牵,自相牵
    桥未断辔炊希心有灵犀自相牵
    天呀天公与人行方便,一呀一枝金钗续前缘
    续前缘,天公与人行方便
    一枝金钗续前缘,一枝金钗续前缘
许 仙:嗯,这不是娘子的金钗,娘子,娘子,娘子,娘子,娘子,娘子,娘子,娘子,娘子。
路人:你是怎么回事啊,神经病。
许 仙:对不起,对不起,娘子,娘子,娘子……。
白素贞:真的是他。
许 仙:娘子。
白素贞:果然是姻缘未断,官人。
许 仙:娘子。
白素贞:官人,官人。
许 仙:娘子。
白素贞:官人,官人。
许 仙:娘子。
白素贞:官人。
许 仙:娘子,娘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我不应该错听别人挑拨,误会娘子,更不应该到金山寺,害得娘子受这么大的苦。
白素贞:官人,不要这样说。
许 仙:娘子,你饶恕我吗,娘子,你能饶恕我吗。
白素贞:我都知道,我都知道,官人,你不要这样子,起来,官人。
许 仙:娘子。
小 青:许仙,你好大的胆子,你来得正好,我今天要你的命。
白素贞:青儿。
小 青:姐姐,你>要拦着我,我今天非杀了这无耻人不可。
白素贞:不行。
许 仙:小青姐,你听我说。
小 青:闭嘴,我不要再听你的花言巧语。
白素贞:住手,小青。
小 青:姐姐,你休想拦住我。
白素贞:不要这样子,你明明知道是法海。
小 青:法海差一点要了我的命,到现在我胸口还痛,这笔账,我要算在这个薄情人的头上。
白素贞:青儿。
小 青:姐姐,你被他害成这个样子,你还处处袒护着她。
白素贞:青儿,你要我说几次,金山寺的事不能怪官人。
小 青:不能<他,那好,你让他自己讲。
许 仙:怪我,都怪我,是我疑心太重,才会相信法海的话,把你们当做是妖怪。
小 青:妖怪,我是妖怪,怎么样,怎么样啊。
许 仙:那,那也要比法海好,我现在才知道,爱我最深是娘子,害我最深是法海,青姐,就请你看娘子的份上,饶了我一命吧。
小 青:犯下滔天大罪,三言两语就可以遮掩过去,那这世间还有公道吗,今天我就要用我手上这把宝剑为姐姐讨回公道。
白素贞:官人,这次你可是看清楚了,法海虽然是出家人,但是他也是心怀恶念,不会放过我的。
许 仙:娘子,我知错了。
小 青:哼,现在知道已经太晚了。
白素贞:青儿,小青你真的要杀官人吗。
小 青:他不是官人,他是仇人,我非杀他不可。
白素贞:他已经知错了,你还不能原谅他。
小 青:姐姐,你待他恩重如山,他却恩将仇报,这口气我咽不下。
许 仙:小青,娘子为了我,受的千辛万苦我是至死不忘,请你放心,从次以后我再也不会听别人的闲话,我要全心全意陪伴着娘子,白头谐老,如果我做不到就让天打雷劈。
白素贞:官人,我不许你这样说。
许 仙:娘子。
小 青夂摺
白素贞:官人。
小 青:姐姐,既然你们两个已经和好如初,那这片云雾就算是散了,我小青也不愿意在这里继续当恶人,就此告别。
白素贞:小青,你不能走,小青。
许 仙:娘子,娘子,你怎么啦,你千万要小心,你是有身孕的人当心肚子
白素贞:没事的。
小 青:姐姐你没事吧,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白素贞:没事的,你还要走吗。
许 仙:折腾了几天大家都累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白素贞:也好。
曲 调:《前世今生》
旁 白:断桥重逢天安排,夫妻对面各施拜。
    恩恩爱爱说别离,笑逐颜开扫云霾。

许 仙:饿。
白素贞:官人,饿就多吃一点。
许 仙:娘子你也多吃,你现在是两个人了。
小 青:我不要,我自己来。
白素贞:青儿。
小 牛何易约河惺致铮我自己也可以夹菜,不要别人帮我夹。
许 仙:没关系,没关系,青儿生我的气,我是可以体谅的,只盼别气太久才好。
小 青:我才不会生你的气呢,你以为我是那种肚量狭窄的人吗,我只是不习惯在这里夹来夹去的。
许 仙:那就好,那就好了,我们赶紧吃,吃完了以后我们回钱塘门去。
白、青:回钱塘门。
许 仙:这里离钱塘门还有一段路程,咱们赶紧在天黑之前赶回去。
小 青:我们要去钱塘门哪里啊。
许 仙:我姐姐姐夫家啊,镇江水患,咱们保安堂药铺也遭水淹,所有的堑倍几吨盍魉,我们现在是囊空如洗,一无所有了,只能暂时投奔姐姐姐夫了。
小 青:那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跟你姐姐姐夫一起住了。
许 仙:嗯,只是暂时住罢了,有钱了我们再搬出去。
小 青:唉呀,官人,其实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早在镇江水患之前,我们已经把钱……
白素贞:青儿。
许 仙:你们把钱怎么样。
白素贞:没有,官人,我们把钱放在一个地方,将来再去取回来就可以了。
许 仙:这真是太好了,娘子,你真是设想周到,来。
白素贞:不过官人,我们今天晚上还是没有地方住,我想还是要去打搅姐姐姐夫了。
许 仙:自己人说什么打搅,我自幼父母双亡,姐姐如母,姐夫如父,娘子,你不要见外才好。
白素贞:我怎么会见外呢,只是丑媳妇要见公婆了,我的内心好像感到惶惶不安。


许 仙:是啊,你瞧我多糊涂,我差点忘了,你跟姐姐姐夫素未谋面呐。
白素贞:嗯。
许 仙:不过娘子,你请宽心,我姐姐他个性善良随和,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娘子,你又这么温柔贤淑,貌美如花,他俩看到你呀,不知有多欢喜呀,事不宜迟,我们赶紧上路吧,不要耽搁杉淞耍小二,结帐了。
店小二:客官,总共是一两三钱。
许 仙:遭了,银子呢,怎么不见了。
白素贞:是不是刚才游湖的时候弄丢了。
许 仙:哎呀,有可能啊,糟糕,小哥,我叫许汉文,家就离这儿不远的钱塘门,饭钱可不可以赶明给你送过来
店小二:这样子啊,客官,没钱你就别装了。
小 青:唉,你这个人讲话怎么这么难听啊。
店小二:怎么,没钱你还想听好听的,你没看墙上写着几个大字啊,小本经营,恕不赊欠,客官,三位是不识字呢,还是睁眼的瞎子啊。
小 青:你这个人,梢欢ㄒ教训你。
白素贞:青儿,店家,你何必这样盛气凌人呢,出门在外,一时疏忽也是难免的,此一时急难,也非我所愿啊,我这里有一块祖传的玉佩,可不可以暂时抵押一下,明天早上我叫家丁送钱来取回。
店小二:这玉佩色泽好,可以可以。
小 青:谁说可以的,才不过一两三钱,用的着拿这个玉佩来做抵押吗,姐姐,你快收起来,我去去就回来。
白素贞:小青,你去干什么
小 青:我知道了。
许 仙:青儿上哪去。
白贞:没什么,可能去找钱去了。
许 仙:难道她在这儿也有朋友啊。
白素贞:嗯。
许 仙:哦,那她真是交友广阔啊。
小 青:五两银子,不用找了。
店小二:谢谢姑娘谢谢大爷谢谢谢谢。
小 青:我还没有把话讲完,剩下来的你府上的牲畜加点菜,叫他以后照子放亮点,不可以狗眼看人低,姐姐我们走。
白素贞:小青。
许 仙:唉,等等我,青儿,你还真行啊,居然在这儿也有朋友,你这位朋友肯定与你交情颇深。
小 青:这话怎么说。
许 仙:要不然,他怎么会肯借一袋银子呢。
白素贞:青儿,你还笑呢。
小 青:哦。
白素贞:你以后呀,少跟那些的朋友来往了。
小 青:好。
许 仙:娘子,你何出此言呢,天底下最难得的便是良朋益友,似这种雪中送炭的更是少见,为什么不让青儿结交呢。
白素贞:我的意思是朋友虽有通财之意,但是尽量不麻烦比较好啊。
许 仙:说的也是,青儿,那位朋友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在何处。
小 青:你问这干什么。
许 仙:等我们回到钱塘门之后,好派人专门把钱送还给他啊。
小 青:不急不急,我是想还是我亲自把钱送回来这样比较妥当。
许 仙:对,对,对,亲自拜访当面言谢,这才慎重啊,你瞧,我枉读诗书竟不及青儿周到了。


掌 柜:没钱啊,你来这里白吃白喝是不是啊。
张玉堂:我刚刚不是跟你说过,我的钱在路上叫人给扒了嘛。
掌 柜:那是你的事不关我的事,你说钱给人扒了,我看不是吧,我看是输光了,要不然是当孝子了去孝敬那些怡红院的姑娘,你说是不是啊,干什么,没钱还想打人哪,给我轰出去。
张玉堂:放手,迎宾客栈我又不是第一次来,我以前给你的赏钱随便哪一回都抵得过这次饭菜了。
掌 柜:赏钱是赏钱,那是你大爷高兴给的,饭钱是饭钱是你应该给的,你拿赏钱当饭钱,如果这样子的话,我干脆把店给关了算了,你们看看,拿赏钱当饭钱你们听过没有,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呢,给我赶出去,出去。
张玉堂:你,你给记住,我没想到你那么现实。


标签:牧童蛇新白娘子传奇老公公全集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11 - 2018 人神魔中文网(www.RenShenMo.com) 版权所有

声明:本站所有资源均为网友分享,侵权立删。

扫黄打非举报电话:12390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中国扫黄打非网    网络举报APP下载

  皖公网安备34122102000284号  皖ICP备12012172号-1